推荐文章

      二十一世纪之方向——圣诗(上) 二十一世纪之方向——圣诗(上)
        二十一世纪之方向——诗篇 二十一世纪之方向——诗篇
          二十一世纪之方向——诗班 二十一世纪之方向——诗班
            二十一世纪之方向——实践 二十一世纪之方向——实践
              教会音乐作为福音的模拟 教会音乐作为福音的模拟

            热门文章

            最新文章

            敬拜在圣经里的角色

            发布者: bonnie_wings 发布时间:2016-02-23 人气:7419 评论(0条) 收藏(1次) 文字大小:[ 默认 小字 大字 ]
            敬拜在圣经里的角色

            达拉斯神学院与神的荣耀

            不只七十五年了,达拉斯神学院在神学上非常强调神的荣耀,始终如一,并以颂荣(doxology,字面意义为“神的荣耀”)的概念为中心。我们看重神的救恩,但同样重要的是,我们也拒绝所谓的“救赎中心论”(redempto-centrism)[1],这论点认为圣经里最重要的就是神拯救人的工作。

            神救赎堕落人类的荣耀工作本身不是目的,而是神更大的永恒工作的一部分,这工作以显明祂超然的荣耀为中心。

            这是保罗以弗所书引言的重点,这段引言值得注意。神在基督耶稣里施行大事,把荣耀的救恩带给堕落的人类,为了使神的大荣耀得着称赞。这句话值得一说再说:救恩本身不是目的,赞美神方为至善。根据保罗的说法,神在祂子民生命中的工作,乃是以赞美祂的荣耀为中心。换句话说,神救赎人的神圣目标是要人敬拜神。

            使徒保罗在以弗所书一章3~6节写得层次分明:

            愿颂赞归与我们主耶稣基督的父神,

            祂在基督里各处[2],曾赐给我们天上各样属灵的福气。

            就如神从创立世界以前,在基督里拣选了我们,

            使我们在祂面前成为圣洁,无有瑕疵。

            又因爱我们,就按着自己意旨所喜悦的,

            预定我们,藉着耶稣基督得儿子的名分,

            使祂荣耀的恩典得着称赞。

            这恩典是祂在爱子里所赐给我们的。

            这段经文令人称奇。

            这些经文也提出让有些人困扰的大问题。“预定”是什么意思?神怎能在“创立世界以前”就拣选了我们?神为什么拣选了某些人,而不拣选别人?


            哪里提到敬拜了?

            不过有时候,这讨论忽略了一项中心议题。这段的开头说:“愿颂赞归与我们主耶稣基督的父神。”新约里的颂赞一词,等于诗篇里的赞美。颂赞神(意即称祂为“可称颂的”)就是赞美神。[3] 然后这段经文达到高潮,“使祂荣耀的恩典得着称赞。”

            你看出模式了吗?“愿颂赞归与……神”(一3)……“使祂荣耀的恩典得着称赞”(一6)。

            这段经文的开头与结束,都要求信徒敬拜神。

            接下来的第7~12节一整段,也谈到敬拜的伟大目标。这一段有关神的拯救,是新约里相当重要的观念。救恩是在基督里的,是恩典,都靠神。我们读到“祂的血”“祂旨意的奥秘”“日期满足的时候”“一切所有的都在基督里”“基业”“预定”(又来了!),“照着祂旨意”等等有力(有时令人困扰)的观念时,发现使徒表明:首要的事为敬拜神。

            再看本段最后一句:叫祂的荣耀,从我们这首先在基督里有盼望的人,可以得着称赞(一12)。

            我们的救恩(尽管何等荣耀)并非神的最终目的,而是要归更多荣耀给神。这就是敬拜的主题,这就是颂荣

            使徒这两段话虽然写得好,却还没有结束这个主题。他在第13~14节申述另一论点,强调圣灵在救恩里的角色。圣灵不仅为信徒印上印记,也是信徒终必得赎的凭据。而且,正如第3~7节的父神与第8~12节的神子一样,第13~14节的圣灵工作也为了使人敬拜神,毕竟话说回来,一切都为了“使祂的荣耀得着称赞”(一14)。

            同样的句子出现三次(弗一6、12、14),保罗这封卓越书信的前三段话,都以呼召人敬拜神作结束。我们的救恩非常奇妙,但它不是目的。我们的救恩(我们也日益察觉它实在奇妙)单单只有一个目标,就是我们应该使祂的荣耀得着称赞。因此,敬拜是保罗达以弗所人书最重要的议题!

            不是靠恩典得救,不是教会的奥秘,不是拆毁隔断恳求的墙,不是属灵恩赐,不是妻子顺服丈夫,不是穿上主的军装。最重要的议题是敬拜!


            降卑与升高

            腓立比书二章5~11节描述可称颂的救主道成肉身——祂的降卑,祂的受苦,祂的死亡,接着是祂荣耀的升高。保罗在这里描述受苦的仆人(这主题先在以赛亚书五十二章13节至五十三章12节发展过),祂自己卑微,顺服天父,以至于“死在十字架上”(腓二8)。然而降卑之后,就有升高。

            十字架之前七个世纪,以赛亚就得到这项启示了。“我的仆人行事必有智慧,必被高举上升,且成为至高”(赛五十二13)。

            保罗在腓立比书二章7节所用的“奴仆”一词,最好视为来自以赛亚在以赛亚书中所用的“我的仆人”。先知以赛亚用了三个词来描述主的忠仆日后升高的情景:“高举”“上升”“成为至高”。这些词可能暗示升高的三个阶段:祂的复活,升天,得荣耀。但这三个词更可能是按希伯来诗的形式而相连,目的是为了强调。[4]

            两个字相连表达一个概念,称为“二词一义”(hendiadys)。例如以赛亚书五十三章3节,“祂被藐视,被人厌弃。”那句话并非陈述两个概念,好像祂既被藐视,又被厌弃;而是一个概念:祂被全然厌弃。

            在以赛亚书五十二章13节这句话里,我们有所谓的“三词一义”(hendiatris)[5]!祂的升高势必非常荣耀,甚至两个同义词也承载不了祂那无比荣耀意义的重量。这“三重”(triple)用法有如以赛亚的就职大异象中,撒拉弗环绕天上宝座时重复三次“圣哉”(六3)。发光的天使[6] 把希伯来文qādôš说了三次让以赛亚听见,意在将神的圣洁提升到无上的境地——祂的圣洁远非人类语言所能表达。[7] 同样地,耶稣基督这位顺服的仆人将来的荣耀,也远非我们所能理解。

            “〔祂〕必被高举上升,且成为至高”(赛五十二13)意思是说,祂的荣耀无法形容。

            保罗在腓立比书第二章也坚持这荣耀至高无上,第9~11节写得层次分明:

            所以,神将祂升为至高,

            又赐给祂那超乎万名之上的名,

            叫一切在天上的、

            地上的、

            和地底下的,

            因耶稣的名,无不屈膝,

            无不口称耶稣基督为主,

            使荣耀归与父神。

            再一次,这一切的目标是为了敬拜神,受苦仆人(也是顺服的儿子)的升高是毫无限制的。最后,每个人都要屈膝,口里承认被高举的基督。这一切都将“使祂的荣耀得着称赞”

            这就是倪安德(Joachim Neander)的圣诗的含义,他写道:“凡有生命气息/都来向祂献上赞美”![8]

            赞美归与我主,

            全能者,万有的君王!

            我的心赞美主,

            救赎我,赐给我安康!

            听见的人,

            到圣殿亲近真神,

            与我同来敬拜颂扬!

            ——倪安德


            人的首要目的

            你看见了吗?救主耶稣救赎我们,这工作本身不是目的,而是神达到更大目标的奇妙手段,为要彰显祂的荣耀。神的荣耀是一切圣经神学的最崇高主题。

            《威斯敏斯特简要信仰问答》(Westminster Shorter Catechism)的话就对了。它问:“人的首要目的是什么?”向来没有比这更好的答案:“人的首要目的是荣耀神,永远以祂为乐。”

            * 我们受造是为了敬拜神。

            * 我们蒙救赎是为了敬拜神。

            * 我们将在祂面前永远活着,是为了敬拜神。

            弗瑞姆(John Frame)这么说:“救赎是手段,敬拜是目标。就某种意义而言,敬拜是每件事的重心。它是历史的目的,是整个基督徒的目标。敬拜不是基督徒生活的一部分,而是全部,有如祭司向神献上的祭。当我们以教会的身份聚集,我们的敬拜时间就不只是另一件事的前置作业;相反地,这是我们作为基督身体的存在目的。”[9]

            我儿可瑞把这有力的观念配上音乐,写成《来到祢的宝座前》(To Your Throne)这首诗歌。

            神啊,我们来到祢的宝座前,

            渴望听祢慈爱的话说,“做得好。”

            神啊,我们来到祢的宝座前,

            我们的心切慕尊圣子为大!

            我们不求人的称赞,

            也不逃避身处的痛苦,

            却要荣耀至高主,

            永远以祂为乐,

            是我们的首要目的![10]

            这也是我们提过的倪安德圣诗的心境。《赞美全能神》(Praise to the Lord, the Almighty)第四节歌词如下:

            凡在我里面的,

            都要向主赞美敬拜!

            凡有生命气息,

            都要献上尊崇爱戴!

            神的百姓,

            欢喜地赞美真神,

            再同心同声说“阿们”。

            我喜欢倪安德把“赞美”和“爱戴”(adore)两字并用,他捕捉到《威斯敏斯特简要信仰问答》的精神了:“人的首要目的是荣耀神,永远以祂为乐。”


            如宝石般珍贵的崇拜

            我稍早提过,我在奥勒冈州波特兰的西方神学院教书时,和波若合著《崇拜:重寻失落的宝石》一书,书名改编自陶恕的《福音派教会失落的崇拜宝石》(The Missing Jewel of Worship in the Evangelical Church),那本小册子收集了他对加拿大牧师们的演说。我们的想法是,人们正寻求这颗宝石,却还有漫漫长路要走。书的封面由柯林斯(Britt Taylor Collins)设计,赢得一项设计大奖。封面画有一颗深陷硬壳里的心,其中一瓣碎裂些许,露出里头光耀夺目的多面体宝石,后面还有许多尚未开始碎裂过程的石心。

            今天也许有点难以相信,可是当年我们的书发行时,有些人认为福音派出版社发行以崇拜为题的书,就算不构成威胁,也很怪异。

            有人甚至因为慕诺玛出版社(Multnomah Press)发行我们讲崇拜的书而视它为“嫌犯”,有些书店为了这个“自由派”题目而打包退还那家出版社的所有书目!“崇拜”在一九八二年可不是“热门”题目,有些地区甚至还禁止谈论呢!那时福音派谈这主题的书非常少,不只一人写信给我、或和我谈到写这么“自由派”的题目一事。

            波若非常坚定地写下:崇拜是内心的事,而非一种艺术状态。我俩都认为这是圣经对崇拜这主题最关切的一点。“在整个基督教崇拜的历史中,我们观察到艺术形式经常不断修改。初代基督教崇拜一开始没什么形式,主要由早期信主的人从犹太教崇拜仪式带过来的。接着就添上精致装饰,最后弄得繁文缛节,使起初的宗旨变得模糊不清或全然失落了。然后,想炼净崇拜的改革随之而来,于是这循环重新开始。我们似乎需要不断重新发现这功课:崇拜原本不是一种艺术状态,而是一种内心状态。我们所说的内心状态,指的是信徒的敬拜生活背后那精力旺盛的渴慕。”[11]


            【敬拜的目的】


            附注

            1 我很喜欢回想一九六四年刚进达拉斯神学院就读时的情景,第一堂神学课首次听到教授强调神的荣耀而非救赎。那时的授课老师为现任校长华甫德(John F. Walvoord).

            2 新英皇钦定本(和英皇钦定本一样)都用强调字体表示圣经译者附加的字。因此本节的“各处”是插入字;更严谨的读法为,“祂在基督里,曾赐给我们天上各样属灵的福气。”〔译按:同中文和合本〕

            3 请看拙著《我还要赞美祂:诗篇崇拜指引》(And I Will Praise Him: A Guide to Worship in the Psalms; reprint, Grand Rapids: Kregel, 1999)第五章,<赞美——诗篇的中心>(Praise-The Center of the Psalms)。在那一章,我谈到诗篇这卷书里表达“赞美”的多个希伯来字。字虽各异,却都有两项共通点:圣经的赞美是公开的,圣经的赞美也是由人声发出的。另参本书第七章(颂赞之美)。

            4 参Earl D. Radmacher, Ronald B. Allen, and H. Wayne House, eds., The Nelson Study Bible (Nashville: Nelson, 1997), 1197.

            5 二词一义(hendiadys)这词来自两个希腊字,意思是“二(词)传达一(观念)”。我自创“三词一义”(hendiatris)这个字,意思则为“三(词)传达一(观念)”。

            6 以赛亚书六章2节的撒拉弗(seraphim)一字,意为“燃烧者”,源于希伯来文的动词,即“燃烧”之意。

            7 我们将在第五章(我们所敬拜的神)中,再谈以赛亚书第六章。

            8 这些歌词取自《赞美全能神》,由倪安德(1650-1680)作词,温沃思(Catherine Winkworth, 1827-1878)英译。〔译按:中译歌词取自《新灵粮诗选》63首〕

            9 Frame, Worship in Spirit and Truth, 11.

            10 Craig H. Allen, “To Your Throne,” ©1992 Craig H. Allen (ALLENMUSIC).

            11 Allen and Borror, Worship! Rediscovering the Missing Jewel, 23.

            该文章转载自:Ronald B. Allen著《敬拜新视野》

            我们仅推送有助于敬拜者生命成长以及司琴技巧提升的高品质内容

            请扫一扫关注赞美诗网微信公众号

            wechat-code
            上一篇文章: 鼓励会众预备心参加敬拜
            下一篇文章: 小乐团的“全备”乐音
            您将会是第一位在这里发表评论的人哦:)
            微信公众号
            客户端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