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文章

      二十一世纪之方向——圣诗(上) 二十一世纪之方向——圣诗(上)
        二十一世纪之方向——诗篇 二十一世纪之方向——诗篇
          二十一世纪之方向——诗班 二十一世纪之方向——诗班
            二十一世纪之方向——实践 二十一世纪之方向——实践
              教会音乐作为福音的模拟 教会音乐作为福音的模拟

            热门文章

            最新文章

            二十一世纪之方向——诗篇

            发布者: hibiscuspiggy 发布时间:2017-08-17 人气:1082 评论(0条) 收藏(0次) 文字大小:[ 默认 小字 大字 ]
            二十一世纪之方向——诗篇
            三、诗篇

            就音乐而言,诗班最首要应是领导和支持会众唱颂:诗篇(章)、圣诗(颂词)和灵歌,以及其他可能采用的声乐作品如崇拜乐章和任何合唱短歌。

            保罗提及的唱颂诗篇乃指独特类别的歌,应该被视为教会其中一种标准的音乐,但它并不是我们社会欣然接受的那一种。唱颂诗篇,我们需要涉及很大量的经文(并不是合唱短歌那种只单独立采用的某一节),唱颂时需要采用吟唱(cantillation)。奇怪的是,有些教会对于他们能够忠于原义释经而自豪,却很少认真地看待唱颂诗篇之相关经节。昔日这情况并非经常如是。约翰•加尔文(John Calvin)领导的日内瓦(Genevan)改革就走往反向的极端,不允许在教会中唱颂任何非经文的歌。出自「人类创作」的圣诗大部分被禁止;只有诗篇和颂歌(诗篇以外的经文诗歌,即是,「神圣创作」的素材,才会被允许使用!若果我们要成为合/属乎圣经的百姓并尊重经文的原意,在唱颂诗篇以外,我们实在别无他选。

            唱颂诗篇首个要越过的阻障、是使用吟诵音(reciting note)去处理诗篇中众多的文字。当技巧被常规化后,这理应成为适当的音乐表达模式。这代表需要练习和熟练。有礼仪传统的教会已有唱素歌的习惯(虽然这并非意味自然爱好唱颂诗篇)。同样,致力「在圣灵里歌唱」的灵恩教会也应悦纳单调的吟诵。但对于其余的人来说,只用单音来唱颂的意念需要慢慢习惯。诗班在这里可以成为很大助力。也许把吟唱实践纳入崇拜之前,要计划拨用整年的崇拜预习去学习。在每周的崇拜预习中,最少四个星期,以单音唱颂一首短的诗篇。只有两节的诗篇117篇是个好开始。其他只有五节的诗篇,比如诗篇100篇,会是下个选择。当吟唱熟习后,就可以开始使用简单的诗篇颂调(psalm tone)。若细心学习这种吟诵素歌风格,再加上长时间的操练,唱颂诗篇最终会变得如说话般自然。

            最上乘的吟唱,就是精炼的说话。吟唱之节奏和前进速度,一定要颇为从容地唱出,使文字保留如普通说话时的抑扬顿挫和语调色彩。若是较大型的诗班,最好用比正常说话较慢的速度和较有规律的方法来吟诵,不要在非重音的音节上加上重音,或在逗号后断句,虽然在这些地方一丁点的延长是有帮助的。若某一经节非常长而需要换气,通常会在逗号之后。可尝试在句号、分号和冒号后分句。在句与句之间要自然穿插出入,好让不觉得突兀。使用平均的中声区的音高。男女声可以齐唱或对唱(antiponal singing)每一节。有时候也可以使用启应的方法(responsorial arrangement,独/领唱者与诗班轮流唱)。因为此类音乐不是为美感教化,或情感满足,我们就从要「干点实事」中释放出来。这种音乐属另一类别,因为它的目的是盛载文字,赋予文字平常没有的深度和色彩。

            一旦吟诵方式受普遍接纳,就应采用其中一种发展较为成熟的诗篇编曲。可供选择的很多,多于我们能够在这里处理的。但可以让我们一同考虑以贵格利(Gregorian)日课对唱诗篇颂调开始。使用这类型的颂调其中一组非常实用的出版就是由克若克(Richard Crocker)编订的《甲年升阶诗篇》(Gradual Psalms: Year A)、《乙年升阶诗篇》、《丙年升阶诗篇》。1若会众使用,复制各诗篇也受到准许。在其序言提供完整指示如何唱颂它们。诗篇的节数可以由独唱者、诗班或全体会众唱颂。应句(antiphon)(或称为重句)可以由整体会众唱出,有伴奏、无伴奏皆可。下述之诗篇首先以印刷版面列出(例二十二),之后是如实的记谱(例二十三)。请比较二者。

            《升阶诗篇》(Gradual Psalms)的姊妹篇《素歌诗篇集》(The Plainsong Psalter)是由礼顿(James Litton)所编辑的。2这本手册有特别清晰的排版和版面。它包括了全部150篇诗篇,按其编号顺序排列。

            一种与贵格利诗篇颂调类似、但较为简单的唱法,名为萨伦(Sarum,英格兰的Salisbury之拉丁文名称)颂调。巴睿特(James E. Barrett)的《诗篇诗集——给领唱者和会众的升阶诗篇》中已采用这些曲调,并加上创作的应句。3诗集中给指挥和唱颂者有清楚的诗篇唱颂指示。下述(例二十四)是从巴睿特的书中复印出来的一页。跟着(例二十五)则是同一首原整的版本。

            一种朴素的诗篇曲调可以四部来颂唱,是简化了的安立根素歌。此种音乐可以在《圣诗集1982》(The Hymnal 1982)伴奏版本第一集崇拜乐章部分中找到。4经文可用一个或多个吟诵音唱出,或者以混声四部唱出,直至一行最末一个重音节,以终止音唱出。文字和音乐会以下列方式印出(例二十六)。例二十七是颂唱时的记谱( transcription )。

            正规的安立根颂调会是另一可能性。单式颂调(single chant)在音乐重复前会唱完诗篇的一节,而复式颂调(double chant)则是双倍长度,好使在音乐重复前会唱完两节。这类的颂调会比较困难。它们往往是以合唱方式表达,因此最好是由诗班唱出。其中一个好的资源是《安立根诗篇颂调集》(The Anglican Chant Psalter),5由维顿(Alice Wyton)编辑。请看例二十八及例二十九。

            一个近期最令人注目的诗篇颂唱发展,就是法国音乐理论家海旺莱拉(Suzanne Haik-Vantoura)声称已发现圣经中的音乐本相/原貌。她把希伯来文字(马所拉本,主后九世纪)旁的重音翻译成音乐记谱法。这些旋律音域比较狭窄,但却相当简朴。6就其默想性和富操练性而言,它优美得叫人无法忘怀。很多希伯来文的圣经经文,包括雅歌和全部150篇诗篇都制备乐谱,对诗班和会众的颂唱很有用。它们还制备录音,以及用英文写的教本(1991),和由韦拉(John Wheeler)研究海旺荼拉如何诠释希伯来文重音记号而写的文章并因应制成的录像。7

            其他诗篇编曲种类也包括由法国的约里讷(Joseph Gelineau)8和泰泽群体9所发展的。另外也有好些编曲好像由费睿斯(Evertt Frese)创作的《将临期诗篇》(Advent Psalms)、10艾力逊(John Erickson)的《供唱颂的诗篇》(Psalms for Singing),11以及由World Library Publication,Inc.出版的《给领唱者的诗篇》(Psalms for the Cantor)12可供应用。

            另一诗篇唱颂可行方法就是韵律诗篇。韵律诗篇是把诗篇意译成有韵脚和格律、可配上圣诗曲调颂唱的诗歌。韵律诗篇不能如散文般较准确地把希伯来文翻译过来。它们是可用的,不过只为求变化之故。其中一个例子是由韦伯(Christopher L. Webber)所创作的《新韵律诗篇集》(A New Metrical Psalter)。13请看例三十。请留意它是中乐律(86 86)并可以Azmon(O for a Thousand Tongues to Sing)来颂唱。

            若会众已明白诗篇唱颂的必要,正如它们在旧约中的使用证明、使徒保罗的支持、主在最后晚餐的终结时采纳了一诗篇、(新约)初期教会的实践等,会众就会更认真地对待唱颂诗篇。会众需受教导唱颂而非朗读诗篇是正常的,乃因诗篇原本是为唱颂而写。配合一个悉心设计的教育计划,唱颂诗篇可以再次成为满有力量的会众诗歌——其本意就如此。坚决的领导、会众的开放并多年恒常在崇拜中实践诗篇唱颂,带来原动力和能力,使唱颂经文成为使上帝圣徒成熟的又一途径。若果我们不期望诗篇唱颂的音乐作为「自我娱乐的音乐」,而视之为合乎圣经的音乐/属灵规划的话,唱颂诗篇会经历一个满有能力的恢复。当恢复发生,音乐事工就会朝向门训上帝子民迈进了一大步。


            该文章转载自:圣乐事工(下) 门训音乐事工——二十一世纪之方向 Calvin Johansson 著 伍德贤 译

            我们仅推送有助于敬拜者生命成长以及司琴技巧提升的高品质内容

            请扫一扫关注赞美诗网微信公众号

            wechat-code
            上一篇文章: 诗篇与敬拜生命之旅
            下一篇文章: 二十一世纪之方向——圣诗(上)
            您将会是第一位在这里发表评论的人哦:)
            微信公众号
            客户端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