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文章

      二十一世纪之方向——圣诗(上) 二十一世纪之方向——圣诗(上)
        二十一世纪之方向——诗篇 二十一世纪之方向——诗篇
          二十一世纪之方向——诗班 二十一世纪之方向——诗班
            二十一世纪之方向——实践 二十一世纪之方向——实践
              教会音乐作为福音的模拟 教会音乐作为福音的模拟

            热门文章

            最新文章

            准备就绪(下)

            发布者: hibiscuspiggy 发布时间:2017-03-28 人气:2613 评论(0条) 收藏(0次) 文字大小:[ 默认 小字 大字 ]
            准备就绪(下)
            留意细节

            人们常说:「魔鬼就在细节里」。若在最初令大家兴致勃勃的崇拜大计,最终因为不理会在预备过程中所需要的细节而泡汤,那真是极之可惜了。

            为音响效果、台上空间及音响系统作出必须的改动

            音响效果。
            很多历史悠久的教堂建筑是为了诗班与风琴而设的,两者都因着较长的余音而获得最佳效果。现代音乐则需要较少余音,因为这样才可准确地透过音响系统进行操作。更复杂的是,会众的颂唱所需要的是在他们附近设有许多反射声音的表面,否则,他们会感到只有自己在歌唱。这并不是可容易地作出平衡的。一般来说,教会需要在会众范围设置一些表面坚硬的东西,而在通道上可摆放柔软的地毯,再在平衡的墙壁所构成的大区域加设吸音物料以将其加以划分。向声学专家请教这些事情是明智的做法。

            台上空闻。台上范围通常需要为设立敬拜队而稍作改动。教会的建筑通常都表达了有关对崇拜的价值观,所以当重整这个空间时,切忌宣告了不明智的神学立场,例如:将水礼盆以爵士鼓代替;相反,要低调地为敬拜队腾出空间——人、乐器、扩音器及良好的视觉效果,以保持完整的崇拜空间。

            音响系统。教会的音响系统早已臭名远播,是一切不安,矛盾及失败的来源。我也数不清有多少次,敬拜队的演奏失败,皆因混音太差;我又试过因音响控制员太迟缓,而需要亲自接驳系统;我亦试过因教会缺乏资金,我要用自己的时间,对音响系统作大检修。我更经历过因产生了令人极之痛苦的回授(feedback)噪音,乐手及会众均需要停唱——用手掩着耳朵,本能地低下头来闪避,有些人更因着那令人痛苦的分贝而大声喊叫呢!如果「魔鬼」就在细节里,许多教会的音响系统都可算是被鬼附着了!我不能说得更苦口婆心了:请投资在优质的音响系统上及训练操作系统的人。不然,敬拜队必注定失败,而崇拜亦必会出现令人分心的情况,受到严重的影响。

            资金。教会的音响效果、台上空间及音响系统都存在很多变数,颇难一概而论,但有两样却是经验法则;备有足够资金及聘请专业人士。有一次,一间教会邀请我对他们的音响系统作出改进的建议,我便向他们介绍了一位我信任的专家,在某一个星期日早上,那专家在那教会测试了他所建议的系统,教会领袖认为有点昂贵(美金七千元,其实都是中等质素的系统),亦不够完美。在其他专业建议逐一被拒绝后,有一个会友自愿以六千元安装一套音响系统。其实,那套音响系统会较适合用于摇滚音乐或舞厅之中,而当某一个主日早上,会友到达教会后,看到两个约有一辆小型汽车般大小的喇叭高挂在教会那富有历史气质的墙上,大家都立即有心脏病发的感觉。不只如此,那套系统的声音亦很差动!在往后两年,那些喇叭被体积较小型号所代替,亦增设了等化器及回授控制器。到了最后,那「较平宜」及由义工安装的系统比原来的建议多花了美金三千元,这不但效率更低,而如有部件坏了,亦不知道应该找谁负责。我说出这个故事,是希望令你相信有时你需要接受一个事实,正如诗篇一三九篇6节所言;「这样的知识奇妙,是我不能测的,至高,是我不能及的。」要将金钱运用在专业声学工程师、建筑师,或音响设计师身上,而不要让满腔热诚的义工弄得一团糟。

            如有需要,更改崇拜程序或开设新的崇拜

            许多时,新音乐风格可以很容易加插在崇拜之中,例如,将一首赞颂的圣诗以几首敬拜赞美短诗代替。但是,有时我们必须改动崇拜聚会的结构,以适应新音乐的实际运作或其流程。我会在第四章「融合结构及风格」一节中探讨这个话题。

            在某些情况下,当风格上的转变来得很激烈——所有音乐都是新风格的音乐,或那些改变预计会惹来争议——那就可能需要考虑开设一个全新的崇拜聚会。虽然教会增长的专家鼓励每场新的崇拜服会都应提供一个新的敬拜「餐单项目」,我相信在多堂崇拜聚会中使用不同音乐风格是需要很小心地进行的。许多教会尝试说服自己,以为进行一个使用现代音乐风格的新崇拜聚会,便可接触到他们小区内那些失丧的人,但其实真正的动机是避免自己人因音乐而对立,而真正在「外展」中接触到的人可能只是其他教会的会友。

            虽然每当新的音乐风格成为众矢之的时,有很多实际原因去开设新的崇拜,但我相信最终结果都会是灾难性的。这要何时才能停止呢?在战后婴儿潮出生的人,他们的「现代」崇拜在很多福音派教会已经变成「传统」崇拜,而X世代现已紧咬着新的崇拜风格不放,说到底,每一代岂不都应以他们最喜爱的音乐用于崇拜中?我们真的希望鼓励教会等待年长一辈都死去之后,才可以尝试崭新及令人雀跃的崇拜?我但愿不是如此,我祈愿耶稣基督的教会,会按照神设立教会的原意运作,就是尊重不同年代的人,大家在爱中彼此顺服(包括他们的音乐喜好),又对改变存包容及忍耐。

            落实运作细节

            究竟应该更改崇拜程序抑或新增一场崇拜,都有极多运作上的细节需要考虑:敬拜队在什么时间上落台阶?敬拜队的成员是否也是诗班员或是儿童主日学导师,以致他们在敬拜队的事奉,必须在崇拜中某个时间之前完成?如新增一场崇拜,两堂崇拜之间有否充足时间,让停车场及礼堂的人群疏散及重新安顿参与下一场的人?设立多个但不同形式的崇拜会否影响到会友对主日学的选择(例如:「我想参加X主日学,但它的时间刚刚是Y崇拜聚会的时间」)?多堂崇拜对义工乐手会产生什么影响?

            歌词投影、印刷及版权

            新的崇拜音乐需要新的音乐来源,这可能意味着要在长凳上摆放多一本圣诗补充本,甚或购买新的圣诗集,但我们通常都需要将诗歌即在程序表或投影在银幕上。哪个是更好的方法?这并没有正确答案,但确实有些事情是我们需要加以考虑的。

            使用圣诗集、诗歌本或圣诗补充本的好处就是,我们在提供新音乐的同时,可令那些习惯了颂唱诗集的会众有熟悉的感觉。有人曾说,当人们使用诗集时,在他们手中的便是以音乐形式表达出来的普世教会,但将歌词投影在银幕,给人的感觉便欠缺了那历史的真实性,而只是「光影的玩意」——是很快便被取替的瞬间光影。从没有那么哲学的角度来看,购买一本印刷正本,便不需为每一首歌缴付版权费。这样做亦允许现场即兴选曲—一例如:要回应崇拜中或在诗歌颂唱会中发生的一些事情等。但长远来说,选择是会受到限制的。如使用投影银幕或将歌词即在程序表中,可每次都加入新曲目,但诗集或诗歌本一旦被选用后,直到这本诗集功成身退之日,所有曲目便已被锁定了。

            投影歌词在银幕上是最富弹性的做法,尤其是现代音乐风格的曲目都转换得很快。许多人辩称投影银幕让人抬起头来,是歌唱时较佳的姿势,双手亦可以较自由在崇拜中表达自己。某方面来说,这确是最方便的选择,亦令许多教会都因此受惠。但是,这并不是对每间教会来说都是全无问题的做法。投影银幕是很碍眼的。银幕的装置方式可能已尽量对礼堂环境有较少的影响,但最终都会出现一个白色的大银幕,影响了礼堂的美感。再者,银幕都极其昂贵,普通的都要几千美元;你可以这价钱买到很多诗集及印制很多程序表了!使用银幕亦需要很多工夫去预备每周全新的崇拜简报。使用投影系统亦可能会为崇拜带来一些技术上不稳定的情况,可能会影响颂唱:控制投影片的人可能在转换投影片的时候太慢或播放了错的投影片,亦可能会出现打错字的情况,又或电脑可能会受到病毒入侵。你的诗集上一次出现问题又是何时呢?

            印刷诗歌在程序表中或在歌纸上是第三个选择,是在诗集与投影机之间的折衷方法。就好像诗集一样,这个方法是可以因应个人视力而调整距离的;如遇到有近视或视力欠佳的人士,投影机便成为一个严重的问题。现时的影印机及扫描器的功能先进,要将乐谱印在程序表上,而不只是歌词,亦非难事!程序表可以让人顺序地看,就像阅读一样,会众亦可较清晰崇拜的流程。跟投影机一样,这个方法有利于颂唱任何诗歌,但亦需要时间及工夫去预备。

            编制诗歌本。如果你认为每周预备及印刷歌词,既浪费教会资源又不环保,你可能会考虑自家编制诗歌本,许多教会在会众席都放有活页夹,储满了许多会众经常颂唱的诗歌——当教会颂唱一首新歌时,该诗歌便会给放进文件夹中。当然,诗歌本亦需要一定的时间去处理及更新。

            购买音乐版权。2如果你投影歌词,印在程序表上或自家编制歌本,在法律上,你都需要申领版权来使用受版权法保障的歌曲。这种版权在本质上允许你「出版」那首歌,就像你已为你的诗集中每一首歌所购得的版权一样。

            要每间教会跟个别出版商联络、拟订合约及付款,几乎是不可能的事。这时,版权中介人便可发挥功用了。教会可购买合乎成本效益的一篮子版权计划,印刷或投影成干上万的诗歌。版权中介人向教会收取年费,然后根据教会汇报的使用率,将年费摊分给出版商及作曲者。大部分敬拜赞美诗歌的版权都可从国际基督教版权授权机构(Christian Copyright and Licensing Incorporated,www.ccli.com)购得。GIA、Hope及其他天主教及个别宗派资源(包括侯根(Marty Haugen),贝尔(John Bell)及泰泽团体(Taize)等)都属One License.net管理(www. onelicense. net)。

            这些版权只包括重用歌词及音乐,供会众颂唱;并不包括合唱音乐、诗歌本或影印音乐供乐手使用。

            成立督导、计划及收集意见的委员会

            我必须坦诚:我并不熟衷于委员会会议。我花过很多小时,坐在会议桌边,不耐烦地转玩铅笔,因为小组的进度慢如蜗牛。但是,我亦见过「独行」的崇拜计划者,我知道那样有多危险。崇拜委员会可为会众对某项崇拜改变将有如何反应提出意见,那些委员可在你踏足危险之地时,成为支持你的声音。他们亦可协助「脑震荡」及策划的过程。如果合二人之力比一人大,更何况是四或八人!委员会的成员可以加倍地延伸音乐传道的可触及之处,在会众中收集每一个角落的意见。最后,崇拜委员会可给予大家一定程度的保护,在问题发生时分散热力。如你教会仍未有崇拜委员会,赶快成立一个吧!

            附注:

            1.Charles Arn, "Selling Your New idea," Leadership Journal(Spring 1999) : 15.

            2译者按:此部分有关诗歌版权法的内容是有关在北美的情况。
            该文章转载自:敬拜Guide Book——现代敬拜带领指南 舒尔 Greg Scheer 著 刘凝慧 译

            我们仅推送有助于敬拜者生命成长以及司琴技巧提升的高品质内容

            请扫一扫关注赞美诗网微信公众号

            wechat-code
            上一篇文章: 准备就绪(中)
            下一篇文章: 在成长中敬拜
            您将会是第一位在这里发表评论的人哦:)
            微信公众号
            客户端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