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文章

      二十一世纪之方向——圣诗(上) 二十一世纪之方向——圣诗(上)
        二十一世纪之方向——诗篇 二十一世纪之方向——诗篇
          二十一世纪之方向——诗班 二十一世纪之方向——诗班
            二十一世纪之方向——实践 二十一世纪之方向——实践
              教会音乐作为福音的模拟 教会音乐作为福音的模拟

            热门文章

            最新文章

            艺术领导文化

            发布者: hibiscuspiggy 发布时间:2017-03-06 人气:2153 评论(0条) 收藏(0次) 文字大小:[ 默认 小字 大字 ]
            艺术领导文化
            艺术形式影响文化

            艺术比任何一个文化要素更强力地塑造我们的世界:电影、杂志、电台、电视、唱片、报纸、录像、文学著作和各类型音乐的影响力真无与伦比。直至二十世纪还可以视艺术为文化的反映。这再不能解释现时艺术在社会享有之地位。艺术已变得越来越有影响力,如水银泻地,无处不在,它代替了已往哲学、神学甚至最近期的科学。现代艺术家「代表那可能是塑造文化模式及社会态度最强劲的单一力量」。1若此观点可被承认的话,可理解地,沙特(Jean-Paul Sartre)、贝克特(Samuel Beckett)或赫勒(Joseph Heller)几位透过他们的文学著作或戏剧中的语言反复教诲特定的哲学立场。然而,所有艺术家的作品背后总反映着他们的哲学观点。艺术家基本富想象力的前设,借着甚至是形式层面所固有的(如音符、乐句、形态、和声、空间或默静)向受众传递。然后,人们则透过他们对艺术作品的认知理解和与之互动而受改变或影响。

            艺术家

            艺术家是形象的创作者,因为他们改变我们对世界之理解。他们带来价值观、信念与观念,对我们社会生活所倚赖的象征与神话提供焦点、推动力及诉求。2例如「乐与怒」音乐(rock 'n' roll)在二次大战后的诞生,流行音乐展示了难以置信的能力,改变了青年的道德规范、社会结构及审美触觉。披头四(Beatles)说「我们的音乐可以引致情绪波动、行为失控、反叛以至革命」3所言非虚。虽然摇滚乐是其中一个较显而易见并影响文化的强劲艺术表达,然而所有艺术家都有某些影响。艺术家如凯治(Cage)、德库宁(de Kooning)、连侬(Lennon)及卡缪(Camus)都在社会塑造方面各有其一定的角色。

            媒体艺术因着它们实时传播的潜力,也曾对社会塑造有很大的影响。电影、电视和录像使我们习惯了较少着重实质,更多着重形象。它们传递的价值与标准经常都给宣传成比生命更重要,也成了社会的价值与标准。艺术家的个人表达使他们成为现今文化的先知。

            艺术的力量

            「将国家歌曲的制作交给我,我可不在乎谁制订它的法律。」4依照字面解释,上面的宣述或许会太强烈了一点,然而它蕴含着深邃的真理。虽然一个C大三和弦、绿色、或一个「但」字看来很中性,但组合起来放在一个相类语法元素的结构里,它们会发展成有观点的实体。我们未必能识认出来,但它确实就在那里。所有艺术作品和媒体公演都传递信息:它们扩大或缩小我们,升高或贬低我们,丰富或掠夺我们。虽然它们不能强迫我们成为我们所不愿意的,但它们比独裁者的法令更具影响力,因为艺术形式从内里改变我们,影响我们心思意念,我们无法不被重复的歌词及音乐、歌词的内容及音乐的特质改变。我们被同化了。诚然「今天人们学得最到家的不是他们的老师以为自己所教的,或他们的牧师以为自己所讲的,而是他们的文化所培育出来的。」5推动艺术的一些前设竟成为推动我们家庭、学校、政府及企业的前设,指导我们的思想,塑造我们的理念,影响我们的判断。无人能幸免于它们的魔咒——也没有什么能脱离它们的监视。

            艺术具有以其形象塑造我们的潜力是可以理解的。举例来说,一些研究显示大多数美国青年在中学期之六年内大概会花10,500小时听摇滚乐,比他们用在学校的时间还多出近三成!6据美国国家人文学科基金(National Endowment for the Humanities)提供,在1986年用于资助文化活动的金钱比资助运动还要多。7我们对各种艺术形式的接触异常地多。我们——尤其是青年——的价值观、标准、道德及伦理,都掌握在艺术家的手上。我们趋向于成为艺术作品所引介的形式和内容。在实际塑造及实践信仰上,它们比其他东西关系更大。无论是电影、电视、文学作品或教会音乐,艺术家的信息是不会受忽略的。

            摇滚乐的影响

            在我们文化中的音乐,影响二十世纪后期教会音乐最深的是摇滚乐。无可置疑,那也是世上最流行的音乐形式。事实上,两位圣殿大学(Temple University)的社会科学家曾计划进行一个摇滚乐的研究项目,却因为在学生中找不到符合不喜欢此类音乐此一标准之对照组人选而被迫放弃!8

            摇滚乐不单是二十世纪下半叶流行的文化现象,它更是在道德、伦理、社会及美学之革命上单一最大的宣传者,在其中我们找到自己。根据罗拔?伯特逊(Robert Pattison)表示,摇滚乐的基本假设源自浪漫主义及泛神论。9其开创潮流的作曲家实质运用的前设是虚无主义(或类似的思想)。摇滚乐「有意扩大代沟(并)使儿童与家长疏离」(Jefferson Airplane/Starship)。10它推销反叛思想(Alice Cooper),11暴力和侵略行为(Allen Lanier)。12根据「崩乐」(Punk Rock)的经理马金?麦罗伦(Malcolm McLaren)谓,「乐与怒」音乐是属于异教思想的,它真正的意义是:「性、颠覆及时尚。」13一直以来备受重视的圣经一神观被表达「新道德观」的歌词及音乐所摒弃。摇滚乐推崇吸毒、不正当的性关系及色情读物;的确,毒品和性是「摇滚乐首要的饮食法则」。14冰(安非他命)、可卡因、大麻、红中(速可巴比妥,Seconal)、吗啡、迷幻药及海洛英之使用,配合毒品般的听觉与视觉科技,加上堕落及淫秽的性影像,致令大部分的印刷媒体都不会出版这类的歌词。15摇滚乐的诉求是一个「对性欲粗野、无度的诉求」。16的确,摇滚乐的目标听来似乎难以置信:是「将宇宙吸纳而变成上帝」。17上帝「在泛神论者的宇宙性高潮中被彻底除掉」。18

            摇滚乐的音乐及文字内容

            以基督教的观点——正面的和反面的——谈及摇滚乐的文字很多,其处理总是流于表面化,特别是那些相信基督徒应避开那些「世俗」版本的摇滚乐,但接纳「基督教」版本的。这些评论大都倾向于根据其歌词、艺人的生活作风及音乐包装的美工方面,较少提及音乐本身。

            这些音乐大都未被挑战的原因,是因为许多人主观地认为这些音乐的音符、和声及节奏并不含有世界观、道德精神或人生观。他们认为音乐并不反映道德、哲学或神学立场。就是这样,教会便幼稚而过分简单地将传播媒介(音乐)及传播信息(歌词)分拆开了。有些基督徒接纳摇滚乐的音乐(或由此而衍生出的版本)同时却否定其歌词!事实上,这种二分法是不可行的。无论是哪类别,基督徒的摇滚乐始终是摇滚乐,因为它所传的信息依然相同,只不过是从酒吧、舞厅及俱乐部转到圣坛而已。我们不单供给虚无主义的摇滚乐手一个可以兜售他们货品的场地,我们还代他们办理呢!

            摇滚乐的音乐与歌词都是前设相同的产品。其精神是由音乐本身的特色所发出来的,并承托着歌词。「我是个敌基督,我是个无政府主义者。」(Johnny Rotten)19占?摩理臣(Jim Morrison)的哲学也相似:「世上并无规条,世上并无法律。」20著名的艺术史学家洛麦卡(H. R. Rookmaaker)指出非理智的音乐呈现「重击节奏及叫喊声,每个句子、每个节拍都充满着对一切西方价值观愤怒的辱骂,如果这些都可以被称为音乐、文化或行为的价值观的话。」21他继续指出:「他们的抗议既在音乐中,也在歌词里,任何人认为这全然低俗,只不过是娱乐罢了的,他们其实从来没有用耳朵去聆听。」22

            摇滚乐音乐的实质和风格是与其歌词息息相关的。一些乐曲的音乐效果正如其歌词同样猥亵,好像下述的乐队Anti-Nowhere League,de Sade及Throbbing Gristle;又有如Prince的"Purple Rain",Judas Priest的"Eat Me Alive",Motley Crue的"Ten Seconds to Love”及Sheena Easton的"Suger Walls”。并不只是将歌词放进任何的音乐中,它们是统一的整体。即使将一些较得体或文雅的歌词放进相同的音乐或音乐风格中都是没有效果的,因为不管歌词怎样,音乐仍旧传递着猥亵的信息。

            摇滚歌曲的音乐运用狂暴、麻痹、粗鄙、生涩、迷惑、反叛、极端重复、无创造性、无纪律性及混乱的响声等混合声响效果来否定圣经的标准。假如听众听不到这些,是因为摇滚乐使他们审美鉴赏力变得迟钝了。这些无政府主义(煽动叛乱)及粗鄙的摇滚乐作曲方法制造了一些无品味、不客气、粗鲁、不分皂白、杂乱无章、疯狂及放荡不羁的音乐。小提琴家艾萨克?史顿(Isaac Stem)论及现时那些刺耳及粗暴的流行音乐时表示他忧虑「它对青年心智的影响。其中有些接纳暴力及暴力的呼吁。我接受不了这类音乐。我认为艺术是使我们从最糟的情绪的奴役中释放出来,而不是滋生憎恨的温床。」23

            无论是设计或预设的,自觉或不自觉的,作曲家对现实的看法影响素材的选择。作曲家的前设首先由音乐传给听众,然后才是歌词。这些假设可能只是提议、暗示或感觉,而且可能在不知不觉间被吸收了。但也可能有明知故犯者,明白其底蕴仍特意热切地吸取的。我们不能幼稚地以为摇滚乐手的人生观只限于他们自己,因为他们的艺术形式只不过是他们个人价值体系的延伸而已。其实,我们文化中最流行的音乐与基督徒的标准并不兼容。

            文化模塑教会

            教会不能免于文化的进程。如罗马公教的梵二会议(1962-1965)、圣公宗的兰柏会议或无数为普世宣教的会议都需要面对二十世纪文化带来的挑战与改变。无论是有关种族隔离政策、对性的态度、伦理或传福音方法的问题,文化都有它的意见、说法,而教会已受到影响。

            历史上,教会过往的教义备受攻击的例子屡见不鲜。最显而易见的是婚前性行为与同性恋问题。社会普遍否定教会传统立场的权威是无可争辩的事实(fait accompli)。对此,教会似乎力量微弱,或甚至无能为力,因为数千年来所接纳并明确地依据圣经教导的标准已自社会的道德观中被一抹而空,不屑一顾。因教会无能力去阻止潮流或逆流而上,艺术便成了主导。教会能够做的最多只是守护着其信徒群体的价值体系。

            虽然如此,教会仍是被文化中不断转变的标准所诱惑,适应世界的讨论开展了:议会、会议及研讨会相继召开去研究如何采纳或适应这些转变。文化彷佛不单操控了会议的议程,同时也操控了结果。教会有如昔日的以色列人一样,发现文化并非那么中性的;巴力并未死去。

            因此,文化实在有潜力去削弱教会。世俗化的影响触及教会生活每一层面:其布道、教导与崇拜。某些宗派发现他们对性、说谎、救恩、欺骗、秘密会社、慈善、堕胎及学校祈祷的立场受到攻击。由民歌弥撒到可乐及薯片圣餐到福音性娱乐,教会不能摆脱与世界纠缠不清的争拗(lovers' quarrel with the world)。

            注:

            1. John p. Newport,Biblical Philosophy and the Modern Mind (Fort Worth Southwestern Baptist Theological Seminary,1986),81.

            2. Susan Sontag,Against Interpretation (New York : Dell,1961),293-304.

            3. Circus (June 30,1981),pp. 21-22.

            4. Andrew Fletcher,Conversation Concerning a Right Regulation of Government for the Common Good of Mankind (1703) ; 引于Nat Shapiro,comp.,An Encyclopedia of Quotations About Music (New York : Da Capo,1977),235.

            5. George Gerbner引于William F. Fore,Image and Impact (New York : Friendship,1970),8.

            6. U. S. News and World Report (October 28,1985),46.

            7. William M. Brailsford,”Ex Humanitas Veritas,"Genesis 2 (April-May ]988) : 10.

            8. Robert pattison,The Triumph of Vulgarity (New York : Oxford University,1987),9.

            9. 同前,v-xii,12-29.

            10. Dan peters and Steve Peters,Why Knock Rock? (Minneapolis : Bethany House,1984),105.

            11.同前,105..

            12.同前,106.

            13.同前,107.

            14. Pattison,Triumph,120.

            15.访问佛罗里达州州长Bob Martinez有关「淫亵歌词是否触犯法例」“Should Dirty Lyrics Be Against the Law?,”U. S. News and World Report,25 June 1990,24.

            16. Allan Bloom,The Closing of the American Mind (New York : Simon and Schuster,1987),73.

            17. Pattison,Triumph ,108.

            18.同前,111.

            19. David A. Noebel,Rock 'N’ Roll A Prerevolutionary Form of Cultural Subversion (Tulsa : American Christian College,n. d.),10.

            20.同前,3.

            21. H. R. Rookmaaker,Modern Art and the Death of a Culture (Downers Grove,III.: InterVarsity, 1970),188.

            22.同前,190.

            23.米利暗·韩(Miriam Horn)与以撒·史顿(Isaac Stem)谈论「以音乐陶醉你的孩子」“Enchanting Your Child With Music,"U. S. News and World Report,13 August 1990,67.


            该文章转载自:圣乐事工(下) 门训音乐事工——二十一世纪之方向 Calvin Johansson 著 伍德贤 译

            我们仅推送有助于敬拜者生命成长以及司琴技巧提升的高品质内容

            请扫一扫关注赞美诗网微信公众号

            wechat-code
            上一篇文章: 教会与文化
            下一篇文章: 认识我们的文化
            您将会是第一位在这里发表评论的人哦:)
            微信公众号
            客户端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