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文章

      二十一世纪之方向——圣诗(上) 二十一世纪之方向——圣诗(上)
        二十一世纪之方向——诗篇 二十一世纪之方向——诗篇
          二十一世纪之方向——诗班 二十一世纪之方向——诗班
            二十一世纪之方向——实践 二十一世纪之方向——实践
              教会音乐作为福音的模拟 教会音乐作为福音的模拟

            热门文章

            最新文章

            敬拜分阶段吗?

            发布者: hibiscuspiggy 发布时间:2016-04-28 人气:5327 评论(0条) 收藏(1次) 文字大小:[ 默认 小字 大字 ]
            敬拜分阶段吗?
            敬拜上帝
            在祂荣美圣洁殿中!
            屈膝主脚前,
            宣扬主光荣;
            献上完全顺服
            甘心乐意心灵,
            同来敬拜祂;
            同尊主圣名!
            ----蒙塞尔 (John S.B. Monsell)与费奇(Tom Fettke),"Adoration" © Lillenas Publishing Co.
            (译按:中译取自《世纪颂赞》357首,<敬拜上帝>)

            我自许没有人比我更爱诗篇这卷书,但有时候,我听到取自诗篇而与基督教崇拜有关的概念,却令我感到不安。其中一个,据我儿可瑞告诉我,是颇受欢迎的敬拜主领特会上很常强调的教导。事实上,这教导现在几乎被视为当代崇拜(Contemporary worship)的金科玉律了,但它仍是一项误解。我说的是,认为诗篇指示敬拜神有「阶段」或「步骤」的观念。今天,很多敬拜主领相信运用这些步骤,就能带领众人从现在所处的地方进到我们所期望的地方。

            柯渥(Judson Cornwall)在他《敬拜的真谛》(Let Us Worship)一书中表达这观点。1他以诗篇第一百篇为教学样本,主张这首诗篇提出敬拜神有三、四个步骤。第4节是这项说法的关键:「当称谢进入衪的门,当赞美进入衪的院。当感谢衪,称颂衪的名。」

            柯渥在论述中,视第4节的钥字为敬拜中与神愈来愈亲密的渐进步骤。

            称谢。在这个阶段,会众可以唱见证方面的诗歌而乐在其中。当他们处于这阶段,是在「祭司们居住的帐棚」里,却还没准备好要接近神。
            赞美。在这里,他们从感谢神过去的恩恵,转为赞美衪今日的慈爱,这是更重要的元素。现在他们处于较大的外院,因此可能需要唱很久才能带他们向前行。
            感谢。现在众人已进到圣所。先前他们为自己而唱,如今在圣所里则歌颂神。
            称颂他的名。最后,一切思绪都在神身上;众人如今来到神面前,可以细细体会衪的同在了。2


            这种说法有几件事令人不安,更别提这项教导是以假定的圣殿模式为基础了。我们不是活在旧约世界的犹太人,也不在耶路撒冷圣殿敬拜神。但是,即便我们是古代的希伯来人,也在圣殿敬拜,柯渥等人所描述的敬拜计划也不符合诗篇第一百篇的意思。

            这项看法的问题

            这种说法的问题在于它是出自作者的想法,却不存在于圣经。这里有的,是再熟悉不过的灵意解经(把不在圣经里的意思读进去),而非按字义解经(把经文的意思解释出来)。柯渥以这节经文作出的论点,根本不在经文里。

            诗篇一百篇4节是希伯来诗的佳句。正如所有的希伯来诗一样,对仗(parallelism)是它的结构形式。3通常英文版的每节有两行诗,对不熟悉此道的人而言,这两行似乎有点重复累赘。其实第二行是强化、塑造第一行的语意,达成的方式形形色色。不过,某些经节(像这一节)有三行,彼此也相互加强。

            柯渥等人看到这节有某种「进程」。他说,诗人心里想的是会幕,因此敬拜者从门进到外院,然后进到神的面前。4但是,以这节经文作为当代敬拜主领该用的样本,就大有问题。我在这论点上着墨甚多,只因为它在当代敬拜研讨会中太常大力强调了。

            这些是凸显的争议:

            第一,如果这节经文的意思是,敬拜主领把人从「外面」带到「里面」(意思是神的面前),那么我们需要记住,从前真正能进到至圣所的只有一位,就是大祭司。即便是他,也只能在宗教年的至圣日(即「赎罪日」)进去(利十六;二十三26~32;民二十九7~11)。祭司并不带领任何人进入至圣所,那是只有他才能进入的神圣区域,因此,诗篇第一百篇这节经文不能指带领人一步步来到神面前。那些是他们不可能跨出的步伐! 

            第二,这项说法误以为「门」和「院」两字有别。进人祂的门等于进入衪的院,不是各自独立的阶段;穿过门,就是进入院。5没有哪种歌是在门里唱,而另一种是在院里唱的。一个人穿过「门」,就是在「院」里了。

            第三,在诗篇一百篇4节中,「称谢」、「赞美」、「感谢」、「称颂」都是同义词!若主张这些词里有神所定的进程,这样的想法有误。其实,第一个字「称谢」是动词「感谢」的名词形式。这些词描写的正是同一件事——敬拜神! 

            因此,若想用这段圣经作为歌唱时、或崇拜的各阶段应遵循的步骤模式,那就错了(不管用意多么好)。

            名词「称谢」和动词「感谢」的希伯来文所指的,其实不是我们通常认为的感恩。这些译名是迁就英文语法。希伯来文字根yada的基本含义是公开承认,6正如多年前韦斯特曼(Claus Westermann)所指出的。 7 

            指的是同一件事

            诗篇一百篇4节这三行的每一钥字都描述同样的事,而非不同或渐进的阶段。「敬拜」的层次不比「赞美」高,「赞美」的阶段也不比「称谢」高。这节的重点是以几种方式来述说同一概念,为要把这论点说得更有力。没有什么比赞美神更奇妙,没有什么比公开承认衪的作为和奇事更高尚,没有什么比敬拜衪更崇高。但这些都是同一件事。

            敬拜主领常常以这节经文作为脚本或秘诀,使音乐崇拜能有效进展。他们假定「称谢和讃美的诗歌」要大声活泼,接着进到缓慢深省的「敬拜诗歌」。以这种方式变换诗歌风格,能在崇拜中有效运用各种音乐风格与内容,这是毋庸置疑的,但那想法不应该取自这段经文。

            坦然无惧地前来敬拜

            常用来支持「崇拜分阶段」观点的两项论调或许是:它行得通,而且符合新约「坦然无惧」的主题。第一个想法不容争辩。我们都同意,巧妙安排的乐思与模式能在敬拜神的人当中蒙圣灵重用。变换风格是巧妙计划的一部分,能蒙神赐福。

            第二,我们也同意,教会时代所用的崇拜模式,有一新向度是圣殿崇拜时代所没有的。这与一份新的坦然无惧感有关,是以钉十字架、复活、升天的主耶稣基督的祭司事奉为基础,这是希伯来书的一大重要教导。耶稣是比亚伦更好的祭司,衪的约比神藉由摩西所颁的更好,而我们接近永生神的方式,也比旧约时代所能想象的更奇妙。正如希伯来书作者所鼓励我们的,「所以我们只管坦然无惧的,来到施恩的宝座前」(来四16)。

            弗瑞姆谈到圣经崇拜的这项重要议题时说:「从旧约到新约的改变之大,意味崇拜也将有所改变。教会身为基督里的新以色列,也以类似旧约的方式敬拜,因为旧约的每项仪式都在基督里应验了。我们也有一个约、一项祭司职分、各样的祭、一个会幕、割礼、赎罪、各节期,但我们的实际作法却大有不同,因为这些熟悉的事物如今都在基督里了,也单单在衪里面。我们敬拜基督,是以衪一次献祭救赎功成为前提,这是旧约犹太人殷殷期盼的。」8 

            有些事的确会改变,但不变的是圣经经文的意义。诗篇第一百篇是一道活力充沛的呼召,要我们喜乐敬拜永生神,并以各种方式呼吁信徒赞美、敬拜、感谢衪。但这首诗篇并没有说崇拜要分阶段,它只是说,神的位格和作为都要求衪的子民真实敬拜衪。实际上,仔细阅读这诗篇,可以看出不只神的子民当来赞美祂,地上的万族也是。我们为什么要传福音、从事普世宣教?为了使更多人认识基督,与神的子民一同赞美敬拜衪。

            因此让我们忘了那些步骤,单单敬拜衪吧! 

            附注

            1 Judson Cornwall, Let Us Worship(North Brunswick, N. J.:Bridge-Logos,1983),中译本:《敬拜的真谛》(以琳) 。

            2这是改写柯渥的第十七章,「敬拜的引导」(同上,153-58页)(中文版《敬拜的真谛》,131-35页)。为了对这位虔诚人表示公平,我应该说,他并不确定这节经文谈的步骤是三或四个,但他认定有步骤这观念。他写道:「假如领会的人成功地把会众引至外院及圣所,这时会众当中便会出现属灵的回响。不是出于思想和情感的反应,而是从人的灵发出深刻的敬虔态度」(中文版,134页)。

            3 参拙著 : And I Will Praise Him, chapter 4,"Poetry--The Language of the Psalms." 

            4 Cornwall, Let Us Worship, 155. 

            5 古代迦南和以色列的城门是牢固的大建筑物,因此人可以「坐在城门边」(参:得四1),这说法真的是指坐在城墙大门要塞的凹处。有人也许坚称诗篇一百篇4节的「衪的门」是指耶路撒冷的城门,在这情况下,人先进城以后才进圣殿,但这不是柯渥等人所说的。他提及「门」时写道:「会幕周围是祭司们居住的帐棚,他们没有进入会幕之前,还不能开始敬拜,因此我们也不能。假如领会的人明白唱那些关于个人经验的诗歌,只是等于在会幕外面,他便能将会众的注意力逐渐集中」(《敬拜的真谛》,133页)。

            6 Allen, And I Will Praise Him, chapter 5,"Praise-The Center of the Psalms." 

            7 Claus Westermann, The Praise of God in the Psalms, trans. Keith R. Crim(Richmond, Va.:John Knox, 1965), 30. 

            8 Frame, Worship in Spirit and Truth, 29. 
            该文章转载自:《敬拜新视野》 艾荣恩(Ronald B. Allen)

            我们仅推送有助于敬拜者生命成长以及司琴技巧提升的高品质内容

            请扫一扫关注赞美诗网微信公众号

            wechat-code
            上一篇文章: 有效的沟通
            下一篇文章: 领唱者
            您将会是第一位在这里发表评论的人哦:)
            微信公众号
            客户端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