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文章

      二十一世纪之方向——圣诗(上) 二十一世纪之方向——圣诗(上)
        二十一世纪之方向——诗篇 二十一世纪之方向——诗篇
          二十一世纪之方向——诗班 二十一世纪之方向——诗班
            二十一世纪之方向——实践 二十一世纪之方向——实践
              教会音乐作为福音的模拟 教会音乐作为福音的模拟

            热门文章

            最新文章

            带领敬拜 -《我活着,为要敬拜祢》

            发布者: bonnie_wings 发布时间:2015-11-23 人气:6626 评论(0条) 收藏(2次) 文字大小:[ 默认 小字 大字 ]
            带领敬拜 -《我活着,为要敬拜祢》

            我坐在教会后面想着自己的事,当我向外望,看着外面的人们敬拜时,我注意到前面有些激情的人,正挥舞着色彩鲜艳的旗子。记得我告诉自己,绝对不能做那一类的事情,那不适合我。当下我心头一惊,感觉神在催促我回应祂,以挥舞旗子来敬拜祂。老实说,原本我是先一笑置之,心想这是自己的想法在搞怪,但我渐渐地确信那是主在说话。我挣扎了一会儿,求神不要让我做这种事,而我们那时正巧又唱着,“献上胜于一首歌,因为歌曲本身并非祢所要求的”,我知道该怎么做了,我离开座位走到前面,从颜色较朴素的旗子里选了一支,然后开始挥舞,我能感觉到所有朋友都睁大眼睛,盯着我的后脑勺。当我挥舞旗子的时候,我深感被释放了,并且能尽情地自由敬拜,我的心以前所未有的方式被搅动着来更深入地敬拜神。

            那晚神教我一些重要的功课。第一课,真实的敬拜包含谦卑自己并且愿意屈膝。我虽然深深尊敬那些以挥舞旗子来敬拜的基督徒,但挥舞旗子的艺术对我个人来说,从来不具吸引力。我其实不止一次地告诉自己我绝不做那种事,但我相信主要以挥舞旗子来测试我是否爱祂,就算在朋友面前会看起来很愚蠢。我在许多场合里唱过,“我还要为变得比这看来更愚蠢”这句歌词,但这次主挑战我,看我是否已经准备好不是唱唱说变得愚蠢而已,而是真的表现得很愚蠢。

            第二课,神提醒我去找出祂渴望以何方式被敬拜,并且顺服。以弗所书五章10节如此挑战说:“总要察验何为主所喜悦的事。”我们需要成为寻求神旨意的人,并且顺服。最首要的是,包含我们全部的生命,也影响我们所作的选择,它也包含我们联合聚会的敬拜方式,无论是主日聚会、青年聚会,或是小组聚会。如大卫·彼德森(David Peterson)在他那本很棒的书《遇见神》(Engaging with God)中所说:“敬拜永活的真神,实质是必须与祂相遇,由祂开始,也只有祂才有办法。”

            教会现今迫切地需要被神恩膏的敬拜领袖,他们对于圣灵的带领很敏感。傅士德(Richard Foster)提及敬拜如下:

            唯有当神的灵触摸到人的灵,我们的内心才会被点燃,我们可以使用所有对的技巧与方法,我们可以有可能是最好的聚会,但直到被圣灵触摸后,才是真正敬拜主。

            我们无法敬拜,除非圣灵打开我们的眼睛来看见耶稣,因此,敬拜一直都是种回应。经上说:“我们爱,因为神先爱我们。”(约翰一书四章19节)我们的敬拜需要由圣灵来带领;事实上,讲到应该由圣灵来当我们的敬拜领袖,我有很多可讲。所以带领敬拜,并非只是将一些最受欢迎的歌曲凑在一起而已,如果我们不小心,用自己的方式而非祂的方式来到神面前,那么我们会错失圣灵在聚会中的计划。

            开始与回应

            敬拜带领有两种方式:开始与回应。身为敬拜领袖,我渴望藉由回应祂正在做的工作,带领神的百姓唱诗。耶稣说:“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们:子凭着自己不能作什么,惟有看见父所作的,子才能作;父所作的事,子也照样作。”(约翰福音五章19节)这就是为何圣灵必须是那位终极的敬拜领袖。麦特·雷德曼说:“我们视圣灵为敬拜领袖时,我们会比以前更了解,我们无法‘促使’敬拜发生。”但太多时候我们都试着这么做,我们掉入一种思考模式,想藉着将音乐弹大声一点或快一点,或者是使用一些最近最受欢迎的歌曲,以为这样就会有一次美好的敬拜。我们以自己的力量开始敬拜,但这不能是带领敬拜的模式。敬拜不只是唱歌或跳舞而已,如我们所见,是一颗关乎回应神的心。

            最近我认识一位南非退休的主教,我们聊到他的退休计划,他说他一直在问神:“要我做什么才会祝福?”几个月来他都这样祷告,但有次神对他说话时他发现,他一直问错问题,他反而需要问神:“主,正在做什么是我可以祝福的?”问题听起来很像,但却是天壤之别,与其冲在前头,做着看似是最好的事情,他知道必须要等候,并且观察神正在做什么,然后他所要做的就只是参与其中。当我们带领敬拜时,也需要问同样的问题。针对这点,苏鲍伯(Bob Sorge)说得很有道理:

            神尊荣那些谨慎进入祂同在的领袖,等候祂开始向我们动工,接着帮助人们来主动回应主,这种模式比较没有做作的倾向,因为被视为负责推动人们来敬拜的是圣灵,而非敬拜领袖或乐手。

            我们大多都知道,带领敬拜时要激起人们来回应的压力,或许我们知道使用哪首歌曲会让人举起手,但这终究只是空洞的敬拜。敬拜领袖真正的角色是,首先要回应神在当下的工作,这意味着有时会有比较奇特的走向,神的意念高过我们的意念。

            我记得几年前在英国东北部的一场聚会里带领敬拜时,约有一千位左右的年轻人挤在大帐棚里,当我认为敬拜要结束时,我转向主领聚会的麦克·派拉维奇,等他来作结束祷告然后讲道,但他建议我们等候,因为他感觉还有更多事情要发生,我们等了一下然后开始唱起,“赞美主,我的灵,赞美主”这简单的副歌,一阵子后乐团停了下来,但那群年轻人继续唱着。乐团离开舞台,麦克与我坐在一旁,参与在他们当中,奇妙的事情接着发生了,一阵寂静后,某人开始唱起另一首歌曲,然后大家用灵歌唱了一段时间,随后他们开始高声欢呼赞美神。随后圣洁的寂静再次临到会场,过一会新的旋律和歌曲开始充满在空气中,我们回应神,经历了一段不可思议的时光;天堂的水闸门敞开,神以极大能的方式浇灌祂的灵,我们如此敬拜了至少四十五分钟,奇妙的是没人在台上带领,没人对会众说接着要做什么,圣灵带领我们,一千位年轻人一同参与来回应,我永远不会忘记那晚发生的事,也提醒我总是需要以神的方式来带领,有时这代表让出空间给神来动工。

            有时带领敬拜需要有力道,快速地一首接着一首,有时需要放开油门然后等候,看接着要发生什么事,我们需要一直问一个问题:“主,正在做什么?”带领乐团、记和弦及歌词、观察会众的反应,这些压力会使我们忘记这个问题,我发现当我持续问这个问题时,通常有个想法会浮现,有时是一首不同的歌曲,有时是一段可以唱出来的歌词。当我试着顺服来相信神正在说的,常常某样东西被开启,使我更深入地遇见神。

            我想要说当我每次踏出顺服的脚步时,每件事都美好地进行,可惜那不是真的。像我们教会的人就会对你说,曾经发生过几次灾难。有几次当我感觉神在我内心放了一段歌词,我就大声地反复一唱再唱,但没人真的回应。有时我会用灵歌敬拜,遗忘了所有人,因为是提姆在带领而非圣灵在带领,所以似乎还是没什么用。

            不久之后,麦克向我提到,不用尝试强迫用灵歌敬拜,他觉得我过度强调了,但就是不如预期,我感激他真诚的建议。我发现我有个根深蒂固的想法,以为好的敬拜一定要有灵歌,无论是一首歌曲、一段灵歌,或是用方言唱歌,我皆试着促使它发生。这个启示让我学到,我们可以简单地唱首歌曲,一首接着一首,并且拥有美好的敬拜神时间,我们不必每次都要唱新的旋律,了解这点也帮助我能放轻松,从此以后我也觉得更有信心踏出去。当我带领其他人,神也一直信实地带领我,关键在于学习听主的声音并且顺服,有时事情会错得离谱,但没有关系,我们站起来并且重新开始,持续试着跟随主。

            牧师与先知

            诗歌领唱和敬拜领袖有着极大的差别,任何有音乐性的人都可以唱几首歌曲。教会的敬拜领唱若要有生气,则需要受圣灵带领的敬拜领袖,并非只是个优秀的音乐家。带领敬拜有两个方面需要保持健康的平衡,即同时具有牧师和先知的特性,我们大多天生只倾向其中一种特性,需要将这两项结合。

            首先,如同牧师般,敬拜领袖需要确保其他人可以参与,带领敬拜并非敬拜时供别人观看而已。我参加过一些敬拜乐团自己很享受的聚会,他们一直用灵歌和先知性的歌曲敬拜,好像明天没机会再敬拜了,完全没注意到没人参与在那当中;会众被遗忘了。我曾参加过一场聚会,敬拜主领带领超过五十分钟的敬拜,没有唱到一首大家知道的歌曲,整场音乐他唱着不一样的歌曲、大力地敬拜,有些人觉得那是最美妙的敬拜,但其他人则无法理解到底在做什么,最后就离开了。我们带敬拜需要让人容易参与其中,因此有颗牧者的心是很重要的,正常敬拜中,有时张开眼睛观察会众的状况是很重要的。

            艾迪·埃斯皮诺萨(Eddie Espinosa)用了一个贴切的比喻,他说不好的敬拜就像邀请一群朋友围桌吃饭,当大家到了的时候,看见餐桌摆设得很漂亮,但只有主人的盘子里有食物。等大家坐定,主人大口地吃了起来,描述每一口的味道,讲解食物到底有多么美味。一顿饭下来,主人说得口沫横飞。假如我们在这种场景里会认为这很奇怪。同样地,不能期待人来到教会只是来听我们说神有多好,以及祂正在做些什么奇妙的事情,却又不给他们机会参与其中,我们的敬拜必须考虑到会众。

            亚萨在诗篇第七十八篇如此描述国王大卫:

            “又拣选他的仆人大卫,从羊圈中将他召来,叫他不再跟从那些带奶的母羊,为要牧养自己的百姓雅各和自己的产业以色列。于是,他按心中的纯正牧养他们,用手中的巧妙引导他们。”(第70~72节)

            所有的敬拜领袖都有着同样的呼召,我们被呼召来服事神的百姓。不是因为有机会上台,不是一个音乐的嗜好,而是被呼召来服事。

            有了这个观念后,我们还需要了解,必须有先知预言性的空间。危险的是,我们热诚地融入他人,因此迎合了他们的每个渴望。任何一位曾在教会里带领过敬拜的人,对这个经典要求场景会很熟悉:“‘向主欢呼’(Shout to the Lord)是我最喜欢的歌曲,我们今晚会唱吧?这将对我意义非凡。”有时人们用尽所有正确的技巧,使我们觉得如果我们不唱哪首歌曲,就会让他们失望。但假使我们只选择人们想要唱的歌曲,或大家觉得舒服的方式来带领,一切很快就会变得非常了无新意。有时,当神动工时,或许可能会觉得不舒服。我参加过神大大动工的聚会,甚至让我感到害怕。当这一切发生时,我们不应该感到惊讶,祂掌权,而且知道祂正在做什么,有时我们需要放手来相信祂。

            当我们跟随神的心意,祂就会带领我们扩张我们敬拜的范围,持续伸展对教会来说是很重要的,人们或许会挣扎、抗拒,但改变是必要的,我们需要尽可能地敏锐于人们的感受,也要抵挡讨好他人的试探。先知预言性或许是指有时使用不同的音乐风格,可能包含鼓励人们唱灵歌,唱一首新歌——他们自己对神专属的新歌。开始带入新形态的敬拜时或许不容易,但加上许多鼓励和祷告,可以带领教会更深度地来经历神的同在。

            维持牧师与先知两端的张力拉扯是很重要的,具先知预言性但缺乏牧者的心,是进入第三层天享受美妙的时刻,但一个钟头以后,发现大家都已经回家了。具有牧者的心但缺乏先知预言性,可能代表我们大家将聚集在一起,但不知道往哪里去,敬拜很快就变得枯燥了。同时具有牧师和先知的特性,能带领会众一起进入一趟旅程,更深入地欣赏并且回应那位神。


            该文章转载自:提姆修著《我活着,为要敬拜祢》

            我们仅推送有助于敬拜者生命成长以及司琴技巧提升的高品质内容

            请扫一扫关注赞美诗网微信公众号

            wechat-code
            上一篇文章: 套鼓的组合
            下一篇文章: 套鼓的记谱法
            您将会是第一位在这里发表评论的人哦:)
            微信公众号
            客户端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