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文章

      二十一世纪之方向——圣诗(上) 二十一世纪之方向——圣诗(上)
        二十一世纪之方向——诗篇 二十一世纪之方向——诗篇
          二十一世纪之方向——诗班 二十一世纪之方向——诗班
            二十一世纪之方向——实践 二十一世纪之方向——实践
              教会音乐作为福音的模拟 教会音乐作为福音的模拟

            热门文章

            最新文章

            《敬拜的真义》第五章 单要敬拜永恒的神

            发布者: bonnie_wings 发布时间:2015-10-13 人气:3615 评论(0条) 收藏(0次) 文字大小:[ 默认 小字 大字 ]
            《敬拜的真义》第五章 单要敬拜永恒的神

            “岂不知你们是神的殿,神的灵住在你们里头吗?若有人毁坏神的殿,神必要毁坏那人,因为神的殿是圣的,这殿就是你们。”

            “人不可自欺。你们中间若有人在这世界自以为有智慧,倒不如变作愚拙,好成为有智慧的。因这世界的智慧,在神看是愚拙。如经上记着说:‘主叫有智慧的,中了自己的诡计。’又说:‘主知道智慧人的意念是虚妄的。’所以无论谁,都不可拿人夸口,因为万有全是你们的。或保罗,或亚波罗,或矶法,或世界,或生,或死,或现今的事,或将来的事,全是你们的。并且你们是属基督的;基督又是属神的。”(林前三16-23)

            这是个高举科技的世代。有很多关于敬拜的想法,都反映出我们其实意图以只为现在而活(here-and-now)这种短视的观念,来代替神那崇高的永恒观。

            在传讲神话语的侍奉中,我从没被那些真科学流行的言论动摇过,我倒曾经向那些企图将神摈出宇宙的假科学主义观念提出质疑。对我来说,我绝不会敬拜一个与永恒无关的神。

            科学提供给我们的答案十分有限,科学家虽能延长我们的寿命若干年,但其中的生命意义,可能一个基督徒比爱因斯坦知道的还多。举例来说,我们知道在世生存的意义和目的,也知道我们所相信的有永恒的价值。

            我承认我曾经研究过第四度空间的理论,但我亦已经放弃了。我不反对科学,也不反对它对事物相互关系的研究精神,更不会无知地去跟科学家辩论。我的态度是科学家有他们的工作范围,我也有的。当然我会高兴看见他们研究有成果,而且我很希望他们能早日研究出医治心脏病的方法,因我不少好友都是死于突发性心脏病的,但请注意肉体短暂的生命跟信徒和神之间永恒的关系,两者在意义上有很大的差别。或许你可以抢救一个肚泻的婴儿,又在他青年时治好他的天花病,甚至在他五十岁心脏病发作时,把他抢救过来。但你所做的有什么意义?就是他能活到九十岁,若仍未认识神,也不知道为什么生存,你所做的只不过是延长了一只泥塑乌龟的寿命而已。他的生命既没有神,也未经重生,就像一只无壳、无尾巴的两足乌龟般,依然不知道生命的意义。

            感谢神!我找着神的应许,祂的恩典是直到永远的。我和那些用单纯信心相信圣经真理的人一样,相信神从起初创造天地万物,又按祂自己的形象造人,将生气吹入人的鼻孔里,并对他说:“现在你要活在我面前来敬拜我。”

            是的,这些单纯相信神的基督徒会告诉你神创造美丽的花朵和晓唱歌的鸟儿是让人去欣赏的。然而,科学家们却持不同的观点来否定这事实,他们力言雀鸟歌唱是另有原因。

            “那些唱歌的都是雄鸟,它们是要吸引雌鸟来交配和繁殖后代,这纯粹是生理上的需要。”

            我倒有一个疑问:“为什么雀鸟不是吱吱喳喳地叫便算了,却是要歌唱,而且唱得清脆和谐,仿如竖琴的美妙清音?”我相信答案非常清楚,因为是神使它们歌唱。

            我想假如我是一只雄鸟,我会翻筋斗或耍各种不同的花样去吸引雌鸟,但为什么它要唱得那么动听?因为它的创造主是宇宙的总音乐指挥、作曲家,祂把竖琴放进它的小小喉咙里,又给它披一身羽毛,吩咐它说:“飞去歌唱吧!”感谢主!它们都听命顺服,从它们被造起,便一直歌唱赞美神。

            也许科学家会抗议说:“不!”但我的心却告诉我这是真的;圣经也宣告这是真的:“神造万物,各按其时成为美好。”(传三11)

            同样,树木结果是神对人类的恩赐,不过科学家们只会耸一耸肩膀,说:“树木结果自然是为了结出种子来繁殖更多果实。”我却要问:“树木结果只是为着繁殖那么简单吗?”

            “你有看到背后神对人的赐福及帮助吗?”神造了果实便对人类说:“享用这些果子吧!”

            神创造田野间的走兽供人类剥皮做衣服,又造绵羊让人剪毛织衣,好穿着取暖。还有神创造卑微的蚕虫,给它们桑叶作食物,使它们吐丝蜕变成蚕茧,人类又可剥茧抽丝制成我们所喜爱的丝绸。我虽然不是什么世界十大杰出穿着的人士,但我还是觉得丝质比化学纤维制的领带要好。

            天下万物都有它的存在目的,相信它们都是神赐给我们享用的,那种喜乐和满足是大得难以形容的。

            世上最有智慧的,就是那些深深认识神的人。那些配称为真正圣贤名哲的人,都会承认创造、生命和永恒等问题的答案,是属于神学范畴而非科学上的。当你一切以神为起点,你便能从一个合宜的角度去了解万事万物的因果和本相。

            我希望你明白我以下所讲的一番话。有些福音派的基督徒染上了一个坏习惯,就是过分受那些享有学位及荣誉的“知识分子”影响。我们必须平衡这种过分崇尚知识及成就的偏差。

            作为基督徒,我们理当尊重科学的研究,欣赏那些长期研究而得的学术成就,但我们必须时刻在心中存记神的智慧及诫命。无论我们在学术研究上受过多少教育及训练,最终必发现这些都不过是浩瀚真理海洋中的一粟罢了!一个单纯的基督徒信主或许只有几天,但他却已找到真理的中心,通晓许多奥秘事,并且可以宣告说他已认识神了。

            认识本来就是一门高深的学问,不是世上任何教师能完全教导的,因为没有基督生命的教师,就像是一个局外人,从外往内看,结果只是一知半解。然而,奇妙的地方就在这里,一个原是失丧、不被宽恕的罪人,藉着信心及神的恩典成为神的儿女,现在他是从内往外观看了!

            我们无意轻看知识分子的学术成就,但我们的研究和努力若单单为了世界是不够的。

            关键就在神那里,祂是我们努力的方向和目标,凭着信心,祂至终必定为我们开启所有研究之门。

            若果我们对生命有任何持久的了解,这必定是从神而来的。首先我们因着神的自我启示,得以知晓祂就是那位托着万有的统治者。我们以此为出发点,便能进一步体察神那伟大永恒的旨意。神按自己的形象造男造女,现在又藉着祂的救赎计划拯救、挽回我们,叫我们爱祂、敬拜祂,直到永远。

            神说:“我按自己的形象造人,叫他在一切地上走兽、空中飞鸟、海中的鱼等受造物之上。得蒙救赎的人甚至比天上的天使还要尊贵,他们可以坦然无惧地来到我的跟前敬拜我、仰望我的面,直到永远。”

            神是唯一可信的根基,喜乐的应许是属于那些信祂的人的。我十七岁信主,在这之前,我不晓得什么是在神里面的爱、盼望、信心和真理。可惜的是,今天仍有千万人像昔日的我一样失丧、没有神,既不知道生存的意义,也不知来生的盼望。

            我刚提到的那些信徒是圣徒,是神的子民,他们看世界比科学家看的单纯和美丽得多,他们说:“我们知道自己相信的是什么;知道活在世上是要敬拜神,并以祂为乐;知道神为爱祂的人在永恒中所预备的一切。”他们知道这些重要、永恒的事情,但这些事对那些只晓得在今世知识库中寻找答案的人,却是隐藏了。

            今天世上大部分人都没有真理,没有神和没有盼望,他们花一生精力在个人的追寻上,但却不知自己正在什么光景、在做什么、要往哪里去。令人惋惜的是,他们用借来的时间、金钱和精力盲目寻索,但他们自己也知道,一切会在他们死亡的一刻烟消云散,到头来,他们会茫然叹说:“我们在人生路的什么地方失去了神。”

            人失去神会怎样呢?很明显地,他们忙于找其他东西来敬拜。人被造时原比其他受造物更像神,但现在却变得最不像神;人本来是要彰显神的荣耀,现在却羞涩沉郁地瑟缩在山洞里,显露的只是自己的罪孽。这可说是世上最大的悲剧。人被造时本被赋予了敬拜、赞颂神荣耀的心灵,现在竟无声无息地瑟缩在山洞中。他心中不再有爱和光。没有神,他就只是在这黑暗世途中摸黑前行,跌跌碰碰,最后以一坯土坟为归宿。

            一位享誉盛名的加拿大籍作家,一次就现代世界局势接受电台访问。访问时,有人问他一个尖锐的问题:“你认为在现代社会和文明中,我们所犯最严重的错误是什么?”

            他迅速而一针见血地回答说:“我认为我们最大的错误就是相信自己比世上任何事物都来得重要,是那位全能神的宠儿,最能讨祂的欢心。”

            噢,亲爱的弟兄姊妹,人在最初被造时确是神所喜悦、宇宙所爱顾的,今天依然是这样。

            自从我认识基督耶稣来到世间是要做我的救主后,我便以圣经上神的启示作为我行事为人的原则,即使有人聪敏捷思、雄辩滔滔,也不能打动我,影响我跟神的关系。事实上,信与不信、无助与肯定,以及人与神观点之间的分别往往在于人面对死亡的一刻,才显明出来。

            听说约翰·卫斯理临终时仍想唱诗,但他那时差不多九十岁了,几乎发不出声音来。

            他过去为了建立教会,曾策马纵骄,驰骋千里,在一天之内讲道三四次。他的神学观点是属于亚米念派(Arminian),但在亲友围绕他床前时,他竟唱出那首古老的加尔文派(Calvinist)诗歌。

            当我还有生命气息,我要赞美创造主宰;

            即使死亡步步紧迫,我灵仍要歌颂不怠。

            因此,我不以任何神学学派自居,若果加尔文派的以撒·华滋能够写出这样赞美神的诗歌,而亚米念派的约翰·卫斯理可以把它唱出来;那么,他们会在未来的荣耀中相遇和拥抱,那我又何必介意是属于哪一派的。

            我被造是为了敬拜、赞美神;我被拯救是为了敬拜神及永远以祂为乐。

            弟兄姊妹,这是最基本的观念,正因如此,我们才会竭力传福音,叫未信的人接受耶稣基督的救赎。神叫人归向基督并不单是要人活得更好。祂造我们是去敬拜祂,祂期待人认识祂的救赎,并以敬拜和赞美回应祂。

            该文章转载自:陶恕著《敬拜的真义》

            我们仅推送有助于敬拜者生命成长以及司琴技巧提升的高品质内容

            请扫一扫关注赞美诗网微信公众号

            wechat-code
            上一篇文章: 《敬拜的真义》第四章 为教会而生
            下一篇文章: 《敬拜的真义》第六章 神可敬畏的临格
            您将会是第一位在这里发表评论的人哦:)
            微信公众号
            客户端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