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文章

      二十一世纪之方向——圣诗(上) 二十一世纪之方向——圣诗(上)
        二十一世纪之方向——诗篇 二十一世纪之方向——诗篇
          二十一世纪之方向——诗班 二十一世纪之方向——诗班
            二十一世纪之方向——实践 二十一世纪之方向——实践
              教会音乐作为福音的模拟 教会音乐作为福音的模拟

            热门文章

            最新文章

            敬拜赞美冲击的再思与建议

            发布者: 亚萨 发布时间:2013-05-07 人气:11622 评论(0条) 收藏(4次) 文字大小:[ 默认 小字 大字 ]

            前言

            「普世」(Ecumenical)、「宣教」(Missionary)、「礼仪」(Liturgical),以及「灵恩」(Charismatic)四项运动,乃影响二十世纪基督教会最为深远的议题。

            其中,对于台湾基督长老教会礼拜影响最为直接,也最为显著的,莫过于「灵恩」与「敬拜赞美」。因从公元二〇〇〇年起,世上以灵恩和敬拜赞美方式礼拜的教会,已自八〇年代的一亿信徒,暴增到现在的二亿五千万。虽进入二十一世纪后,灵恩运动的热潮似乎有退烧的现象,然「敬拜赞美」却日渐兴盛,甚至比起二十世纪有过之而无不及。

            为此,有人称「灵恩」与「敬拜赞美」为「第二改教运动」,亦有人称之为「第三势力」。其所指的三个势力,分别为第一势力的天主教,第二势力的改革宗,第三势力则是灵恩运动与敬拜赞美。眼见灵恩运动与敬拜赞美的快速发展,再回顾教会历史上的宗教改革,走灵恩运动和敬拜赞美的教会,极有可能会在「第三势力」的态势下,形成一种另类的「宗教改革」。敬拜赞美在台湾的崛起,「敬拜赞美」在台湾的发展,可说是追随着美国的「灵恩运动」与韩国教会的「敬拜赞美」风潮而起。撇开灵恩议题不谈,「敬拜赞美」的出现,根据韩国河用仁宣教师所言:「此一全名为『万国敬拜与赞美』的活动,乃于一九八七年一月,由汉城的一群基督徒发起。」事实上,在此之前,这样的聚会形式,早在一九八四年,美国就已经在「纯全音乐」(Integrity Music)的理想下,发展出美国式的「敬拜赞美」。他们秉持以赛亚书六十一章十一节:「使公义和赞美在万民中发出」之经文为基础,号召基督徒展现共同敬拜的生活,从中经验上帝的同在。为推广其所坚持的理想,不但大量发行敬拜赞美的音乐带,还组织许多「国际敬拜」(Worship International)团队,前往世界各地,展开「敬拜赞美」的服事。在此同时,亦训练了为数众多的志同道合者,成为「敬拜赞美」的种子事奉者。韩国教会的「敬拜赞美」,即受此影响而来。

            相较由美国「纯全音乐」所发展而出的「敬拜赞美」,与韩国式的「敬拜赞美」,两者在时间上有着前因后果的关联,前者乃成立于一九八四年;后者则开始于一九八七年,前后只相差三年。然美国式的「敬拜赞美」比较随性、自由且略带灵恩的味道;韩国的「敬拜赞美」较属于团队的带领,其音乐、诗歌及敬拜的形式,也几乎源自于美国,但却充满了祷告的味道。敬拜赞美之所以进入台湾,其主要原因,乃一九八〇年代,正当韩国教会大复兴之时,基督教台北和撒那事奉中心的总干事章启明长老,有鉴于韩国因祷告和敬拜赞美所带来教会的兴旺,而台湾的教会却死气沉沉,教势始终难以进展,乃与韩国的宣教师河用仁商洽,想仿效韩国教会复兴的模式,来尝试刺激台湾教会的增长。在征得河用仁宣教师的同意后,「敬拜赞美」终于在一九八九年,由韩国引进台湾。敬拜赞美冲击的建议,「敬拜赞美」登陆台湾迄今,虽只有短短十几年的时间,然他们却使力地用文宣攻势大加宣传,还策划各种训练活动,号召各大教派的教会人士参与。到目前为止,相关的大型聚会,已在台湾各地举行过无数场次。尤有甚者,他们还致力于「万国敬拜赞美」节庆的推展,同时利用假期举办「敬拜赞美学校」,号召年轻人投入训练和事奉。学员在受到新鲜、非传统礼拜方式的刺激之后,乃将所学,整套的搬回到教会「依样画葫芦」,造成传统礼拜与敬拜赞美格格不入,甚至成为教会的困扰。事实上,只短短接受几天的训练,连礼拜是怎样一回事都还弄不清楚的情况下,就要上台带领人敬拜上帝,实在有点唐突。虽是如此,敬拜赞美所带来的冲击,对于长久以来僵化的传统礼拜,的确有着反省、思考与刺激更新的作用。若您的教会也正在「敬拜赞美」,那就请务必注意礼拜仪式与文化之原则:

            1. 仪式的原则:敬拜赞美虽拥有丰富的舞蹈和肢体语言,也有热情、感性、具现代化的音乐和诗歌,心灵短时间内就可在激情中得着奔放,甚至引起会众间的共鸣,年轻人也易于接受的情况下固然可喜。但这种效应,在礼拜的程序原则和逻辑脉络下,必须精心设计,才不致因过于激情而出现「临时起义」的「意外」仪式,造成礼拜的脱序。仪式进行时,绝不能孤立或抽离于整体礼拜的脉络之外,否则将会失去礼拜的整体性。就礼拜的程序原则而言,现行的「敬拜赞美」方式只能算是礼拜的一部分,并不能将之视为礼拜的全部。一场完整的礼拜,其礼拜程序的设计与安排乃不可或缺。因为,礼拜仪式本身,不但可促使我们体验灵里的自由,同时也是导引我们与上帝建立关系的重要『规则』。但敬拜赞美常自立一格,独立于主日礼拜之外,致使礼拜分成两阶段进行,这样的话,并不合乎礼拜仪式的逻辑。端此,将之设计、导入整个礼拜程序当中,使之有逻辑、有连贯、充满仪式的象征意义,让会众「有迹可寻」的敬拜下去绝不可少。毕竟,礼拜的进行,除了赞美之外,更为重要的,还必须要有认罪、祈求、立志,以及领受祝福与差遣等,才算完整。

            2. 文化的原则:敬拜赞美从国外「进口」以后,如此的礼拜和音乐,称得上是继主流教派的礼拜方式全盘西化后,另一种礼拜文化的「殖民主义」。因为在「敬拜赞美」进行时,其所用的乐器、诗歌,几乎全由西方引进。虽说这些「东西」是从韩国模仿而来。其实,诸如此类的礼拜形式,还是韩国教会模仿西方国家成为「二手货仪式」后,再将之全盘引进台湾,导致我们成了「三手货」仪式的教会。这样的结果,真有如致力于本土音乐与礼拜教育多年的骆维道牧师,在<借『道成肉身的音乐』礼拜:我的使命>一文中所言:「我们的教会有如『香蕉的教会』,所用的音乐是『拷贝的音乐』,所读的神学是『翻译的神学』,所用的礼拜仪式是『二手货的仪式』(second hand liturgy)。」当然,骆牧师并不否定二手货亦有其重要的功能,但如何在自己的文化脉络中建构出自己的礼拜与音乐,来和上帝建立美好的关系,是他所殷切盼望的。当敬拜赞美团体力图扬弃传统的圣诗时,教会为了因应聚会的需要,无不卯足全劲,尽力找寻感人、动听、好学、好唱、好记的诗歌供会众唱颂。但在寻找时,负责选歌的人,往往对于礼拜的真正意义不甚了解,且对于圣诗学也一知半解。要领人归主来敬拜上帝,除了得具备礼拜和圣诗的学问外,也必须注意到与他文化共处与对话的重要。因为如此,才能展现出主内一家的和谐画面。今天,在多元文化的情况下,普世教协正致力于普世教会的合一,以及更新礼拜的功课时,我们绝不能忽略本土文化,只偏重于西方的礼拜音乐。基于此,如何处在自己文化的立场上,与他文化产生良好的互动,相辅相成,与上帝和他人建立起美好的关系,着实是我们所当努力的功课。目前,虽有诸多教会群起反省与思考这个严肃的课题,但仍有不少「敬拜赞美」的教会领导者,严重缺乏普世礼拜与音乐的观念,依然偏重西洋的礼拜和音乐,甚为可惜。

            结语:如前所述,「敬拜赞美」于一九八九年进入台湾后,礼拜与音乐着实受到相当大的冲击,传统的礼拜仪式不再受到重视,圣诗学的真义也被忽略,连传统的教会音乐也被弃之一旁,导致教会之间的代沟与隔阂日渐加深。有鉴于此,如何勇于面对敬拜赞美所带来的冲击,从礼拜神学与教会音乐之历史和现代的角度,提出适切的反省与建议,乃身为一位基督徒所责无旁贷的。吾人在此以〈敬拜赞美冲击的再思与建议〉一文,提出反省性的建议,并非站在本位主义上,蒸馏出自己的看法,来否定「敬拜赞美」的礼拜方式;也非以「嗤之以鼻」的态度,看轻其礼拜的价值;而是想借此呼吁,当大家潜心于敬拜赞美的热潮时,必须了解礼拜、音乐、仪式与文化的真义,才不至于因「敬拜赞美」受到欢迎,就将之绝对化,进而忘却或抛弃传统的礼拜。身为传统基督徒的我们,当要能更进一步从传统与新兴的礼拜仪式差异中,汲取相异于长老教会礼拜的优点,用开阔的心,接纳多方面的礼拜方式,才不致在敬拜赞美的洪流当中迷失自己。

            该文章转载自:胡忠铭牧师

            我们仅推送有助于敬拜者生命成长以及司琴技巧提升的高品质内容

            请扫一扫关注赞美诗网微信公众号

            wechat-code
            上一篇文章: 一个美国母亲和她的中国儿子的动人故事
            下一篇文章: 为什么不能「敬拜成瘾」?
            您将会是第一位在这里发表评论的人哦:)
            微信公众号
            客户端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