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文章

      二十一世纪之方向——圣诗(上) 二十一世纪之方向——圣诗(上)
        二十一世纪之方向——诗篇 二十一世纪之方向——诗篇
          二十一世纪之方向——诗班 二十一世纪之方向——诗班
            二十一世纪之方向——实践 二十一世纪之方向——实践
              教会音乐作为福音的模拟 教会音乐作为福音的模拟

            热门文章

            最新文章

            二十一世纪之方向——圣诗(上)

            发布者: hibiscuspiggy 发布时间:2017-08-22 人气:596 评论(0条) 收藏(0次) 文字大小:[ 默认 小字 大字 ]
            二十一世纪之方向——圣诗(上)
            四、圣诗(Hymns)

            在诗篇、圣诗和灵歌中,圣诗唱颂是最普及的。但它们在各处教会中正在式微,在某些地方教会群体中消失了它们的踪影。这种对圣诗颂唱的不满而叛离是不幸的。尽管世俗文化的方向持续,若要教会保持健康,圣诗唱颂应被恢复到它正当的位置上。圣诗唱颂是圣经中的训令,是不容忽视的。

            圣诗唱颂的圣经基础

            毫不出奇,在圣经中记录了很多圣诗,这是因为透过诗词去表达神学真理,往往比用命题式的宣告为佳。圣经中充满了艺术形式。

            上帝子民经常通过唱颂圣诗来感化、教化人,并表达对上帝的赞美与尊崇。这种断言是有确实的根据:包括在圣经中超过二百处明显有关歌唱的记载、犹太人音乐习惯、新约的基督徒、初期教会和我们主耶稣的范例。

            举例来说,在旧约中较为人熟悉的诗歌是摩西之歌(申32章)。在申命记31章,圣经记载耶和华对摩西说:「现在你要写一篇歌,教导以色列人,传给他们……」在同一章的稍后处我们可以看到:「当日摩西就写了一篇歌,教导以色列人。」其他旧约的诗歌包括《米利暗之歌》(出15章),「以色列啊,你们要听!」——希伯来语为Shema(Hear,O Israel)(申6章及民15章),《底波拉与巴拉之歌》(士5章),《大卫遗言》(撒下23章),以及《哈拿之歌》(撒上2章)。还有很多例子。

            诗篇当然是我们最熟悉的,以及它在圣经中占有最多的篇幅。它们是由上帝圣灵感动而写成的特类圣诗。作为希伯来文的诗集,诗篇用于圣殿崇拜和会堂中,为教会所拥有最丰富的诗歌文辞单一来源是其特色。

            我们也可以在新约中找到很多圣诗的例子。其中包括,例如《马利亚之歌》(〈尊主颂〉,路1:46-55),《撒迦利亚之歌》(〈撒迦利亚颂/祝福颂〉,路1:68-79),以及《西面之歌》(《西面颂》,路2:29-32)都在很多教会中经常定时颂唱。其他不那么广受认识的如:罗马书15:9、希伯来书2:6-8、提摩太前书3:16、提摩太后书2:11-13、启示录5:9-10。

            由于旧约所覆盖的时间比较长,在使用那圣诗宝库上展现出一致、全面和发展成熟。然而,新约只让我们看到那要形成极度丰富圣诗传统的开端。

            初期教会的基督徒的圣诗唱颂,都仿效旧约的形式和主耶稣的模范。以主耶稣在最后晚餐使用圣诗为例。马太福音廿六章和马可福音十四章记载,在他们离开逾越节晚餐(神圣示范的时刻)之前,耶稣和祂的门徒唱了诗。毫无疑问这首诗是赞美诗篇(Hallel Psalms,114-118篇),传统上是在逾越节唱的。

            新约中还有三处有关圣诗的例子,说明圣经中和初期教会都使用圣诗。首先是保罗在以费所书5:14引用一首圣诗:「你这睡着的人当醒过来,从死里复活!基督就要光照你了。」其次是保罗在同章第19节继续说:「当用诗章、颂词、灵歌彼此对 说,口唱心和的赞美主。」在歌罗西书3:16他更直接写出:「当用各样的智慧,把基督的道理丰丰富富地存在心里,用诗章、颂诗、灵歌,彼此教导,互相劝戒,心被恩感,歌颂上帝。」第三,保罗在哥林多教会中唱颂圣诗的实践:「……你们聚会崇拜的时候,有人献诗歌……」(林前14:26,现代中文译本)。

            圣诗唱颂是上帝给祂选民计划的一部分。我们可以在第一个例子(弗5:14)中看见上帝运用圣诗给我们启示。在第二个例子(弗5:19和西3:16),保罗指示我们运用圣诗去赞美上帝以及教化圣徒。从第三个例子(林前14:26)我们知道初期教会在崇拜中唱圣诗的历史事实。

            技术特色

            保罗书信的时代,「颂词(圣诗)」的希腊文hymnos是指一首诗,通常以唱颂来赞美某位神明。从研究一些尚存、献给异教神明的希腊文圣诗,可以帮助我们像保罗一样明白「颂词」这个词语。「颂词」是个通称,重点在于对某一神明表示尊敬、服从和效忠。它会经常提及某些有关该神明的事实,或尝试谋求神明的支持,又或挑战聆听者去行动。

            一些研究有关保罗时代非基督教的希腊文圣诗,发现它们是诗体文字表达,其文字经过细心润色,并且具相当的理性,并着重思维才智。这成为后来的方向:需要理性、头脑心志、理解(悟性)、好的形式,这都成为圣诗独特的标记。圣诗首要受关注的是否艺术性地体现其理性内容,以致基于其具体客观价值,在演唱中带来情感的冲击。

            保罗是个周游列国、饱览群书的学者,可能已经听过流传至今的某一首希腊圣诗。最少他也会熟悉「圣诗」这个形式。我们可以肯定经圣灵的默示和指引,他在写作圣经时明智而有知识地使用hymnos(圣诗/颂词)这词语。保罗透过写作去表达特别的神圣目的。

            这个用意是要确保崇拜群体,经常唱颂具悟性的音乐——透过理性对全人说话的歌曲。保罗所使用的文字是指歌曲必须显出学者的深度、艺术家的创意、宗教热心者的热诚。上帝心意的中心是:富艺术性地造成而有理性的内涵。

            理智和感情

            任何人基于任何原因尝试贬低唱颂圣诗的价值,而宁以歌曲,例如越发流行的合唱短歌及重句(refrains)来代替圣诗的,他们应当细心思想保罗在哥林多前书14章的论述。合唱短歌(chorus)偏向在音乐上和文字上重复,易学易记。它们着重情感(emotion)、感觉(feeling)和情绪(sentiment)。圣诗也同样可以富感情的,是因为其文辞的深度;相反地,合唱短歌以牺牲内容的深度来换取情绪的流露。那对形式的「滥情本能」、把它眼圣诗分别开来。在哥林多前书14章保罗建立情感与理性的对照。他正在讨论说方言和翻方言的问题。其论点是,这种使人着迷的声音若没有被翻出来,就不能造就人。虽然是受感而发,讲方言若缺乏理性(把方言翻成本土语言),就没有什么值得称许的地方。这种受感而发是好的——但不可缺乏理性。其后保罗也明显地偏向理性,他指出:「但在教会中,宁可用悟性说五句教导人的话,强如说万句方言。」(林前14:19)。他偏好较理性的,也表现于以弗所书5:19和歌罗西书3:16有关音乐形式的记载。两种形式:诗篇和圣诗,着重于理智;只有一种形式——灵歌——着重情感。音乐形式当然同时具理性与感性,但有不同的程度。在崇拜中比较恰当的是取得一个平衡,就是理性多于感性。较理智化的圣诗比起较情绪化的合唱短歌该更受支持。圣诗中在理性与感性独特的平衡,使之成为赞美、劝诫、启迪、尊崇、督责、教导和叙述的卓越媒介。

            圣诗的属灵优点

            圣诗带来较明显的属灵益处是:

            1.圣诗这形式给崇拜带来理智,同时容让情感流露。
            2.圣诗把理论、教义和命题式的真理转化成强而有力的美学和艺术形式。
            3.圣诗展示基督教信仰里神学原则间的相互关系。
            4.圣诗能够系统化圣经中伟大教义的教导或检视(重温)。
            5.圣诗容让敬拜群体重述故事(即我们信仰的历史层面)并常同时指向弥赛亚时代。
            6.优秀的圣诗展示一个浓缩/广泛的神学内容,并有能力把当中特定的重点,以相关的语言处境化地表现出来。
            7.好的圣诗十分配合基督教的崇拜,因为它们是以上帝而非自我为中心。
            8.伟大的圣诗可以灵活地处理多方面的神学重点,但同时维持以上帝为中心的主体。
            9.圣诗是唯一的会众音乐形式,可以透彻而系统地欢庆那构成我们信仰基石的圣经历史事件循环。
            10.圣诗作为会众的音乐,需要那使基督徒成熟的精神和属灵规训特质之的操练。

            圣诗对教会最大的贡献,是其在一富情感的形式中活现圣经中的材料。它们透过艺术形式的情感语调、迫切性和色彩去强调内容的展示。它们是「会众的艺术」。是上帝子民集体的圣经/音乐形式。没有其他形式可作这样广泛的声称。

            当用心思而热切地唱出圣诗的时候,每一个人彷佛被提升进入另一个境界:真理受激奋变得热情。这犹如单单文字变得不足够时,我们便需要唱出来。圣经内容配上创意音乐,是无可匹敌的配搭。

            熟悉圣诗的方法

            使圣诗成为可接受的音乐形式之关键,是使弟兄姊妹熟悉它们。会众唱颂他们熟悉的音乐,他们熟悉自己所唱的。很少时候他们会反对唱颂《大哉圣名歌》(普44首,调名Coronation)。但相类似的圣诗如《颂赞受辱耶稣歌》(普598首,调用In Babilone)则未被即时接受。会众并不熟悉它们。

            下述开列出一些实际建议去帮助会众唱熟一首圣诗。这里绝非已穷尽了所有方法,这些建议也不应被视为死板的「如何去做」程式。下列建议只在提供一些概括的指引:

            1.制订一个暂时的计划,指出要跟进事项。实践计划时,有需要便修正之。
            2.计划必须包括牧者同工和会众代表。他们的理解和支持有利计划的进展。
            3.制订一个长期计划。尝试提问:「作为属神的子民,我们在未来五年圣诗颂唱发展上,该作些什么?」
            4.制订一个特定的一年计划。当中包括会选用的圣诗和实际运用在初步推介、学习和巩固它们的方法。
            5.在这个一年的计划中,列举期望教会各部参予的部分。并在初拟阶段已邀请各部领袖加入一同策划。
            6.认真学好五首圣诗比肤浅认识二十五首圣诗好。
            7.首先以歌词作为选诗原则。采用神学丰富的诗歌,而避免那些软弱无力、平凡或教义上有问题的诗歌。
            8.如果找不到合适的音乐去配合所选择的歌词,尝试找其它的调子(tune setting),或暂时把所选的诗歌搁置,然后重新进行一次拣选程序。歌词与曲调必须经详细审视,小心配合。
            9.只选择那些可以长久成为教会曲目之圣诗。
            10.请牧者在讲道和默想中融合圣诗中的圣经/神学内容,但必须指出歌名。
            11.在教牧同工、圣经教师团、小组组长、主日学教师和诗班领袖中传阅有关新圣诗的文章。同时在课程、崇拜、教会通讯和程序表中使用这些文章。可以透过海报和告示版提高会众关注这些文章。尽量避免运用如「正规」、「古典」、「古老好诗」、「宗派的」和「沉重的」等词语。
            12.鼓励使用圣诗歌词作为个人灵修资料,把它们以无乐谱的诗体形式刊登印在教会刊物、程序表或通讯上。
            13.让会众、同工和音乐工作者准备好接受圣诗学习旅程。同时让他们知道将会采用哪种方法学习圣诗。
            14.切勿让会众对某一圣诗有差劲的经历。每次接触都必须是成功的。一次完全负面的学习新圣诗经历,会使会众丧失将来学习不熟悉的圣诗之意愿。
            15.大约用八个礼拜巧妙而持续连贯地去介绍一首圣诗。那就是,会众在首次尝试颂唱新圣诗以先,必须预先对该圣诗曲调有某程度的认识。这种认识可以透过非正式的学习,在不经意的情况下让会众学习了该首曲调。
            16.新曲调可以作为序乐、奉献曲、殿乐的一部分而介绍给会众。
            17.教会乐团可以奏出根据新圣诗曲调写成的序乐或奉献曲。
            18.在某一情况下,诗班可以在崇拜始礼的欢呼、进堂咏、宣召、祈祷前或祝福时唱颂新圣诗某一节。
            19.圣诗也可以编为诗班圣颂献唱。但诗歌不可以过分「改编」至令会众无法认得出该首圣诗的曲调,也不可编成浪漫、煽情或流行操控的样式以致削弱音乐的力量。
            20.圣诗以独唱唱出。
            21.圣诗可以由乐器独奏,作为序乐或奉献曲。
            22.若圣诗有副歌(例如《大地好风光》,《生命圣诗》444,调名Dix),会众可以唱副歌,而诗班(或独唱者)唱出诗节。尤其是在最初阶段会众视为新的材料,应该分阶段教导。
            23.在介绍期过后(大约四至八礼拜),会众第一次唱颂该首圣诗,需留意下列各项:
            应保持该首圣诗所容许、最有活力的速度。
            预先与伴奏者练习。
            伴奏者应该把整首圣诗完整地弹奏一次作为前奏。
            诗班(必须预先练习好)在每节都只唱主音。
            调较圣诗在实际可行的唱颂音域内。
            使用乐器如小号来加强旋律部分。
            养成习惯唱颂圣诗的每一节。若漏唱部分会使歌词的意思不完整。
            鼓励会众去唱。不要令他们对「新」圣诗感觉到大惊小怪。
            24.在某些情况下,新的音乐可以在主日学、周三晚间聚会中或在主日崇拜前学习。善用这些机会创造有利条件。
            25.当会众学习了一首新的圣诗后,要尽量常加使用,尤其是在首六个月。目的是要使这些圣诗成为会众崇拜生活的常规部分。
            26.连续重复唱颂圣诗,会变得井然有序地更有节庆风。透过分部、诗班和乐器的附加高音、合奏、转调、和声变奏和清唱某些节数等都可以加强新圣诗的欢庆色彩。除非圣诗先唱好,否则但求精心设计会带来损害。当谨慎处理。
            27.让每一节的文辞引发其所用的伴奏方式。
            28.鼓励教会中不同的组织、小组和班别采用一首圣诗作为神学/音乐的标记。
            29.鼓励会众使用创造力的恩赐去创作新圣诗的曲与词。在某些特定的场合中使用这些细致分程度的作品。
            30.间中把整个崇拜设计成圣诗节。这是一个好的方式去体验基督教丰富的神学、圣经和音乐遗产。

            为那些幸运地有机会给会众作仔细指导和预习的,下述由戴维斯爵士(Sir Walford Davies)有一些有趣的建议。他所提的大纲只是一个建议的处理模式,对某些特定会众和特定圣诗,是可以灵活和适当地采用。请留意他所用verse即诗节(stanza)。他建议预习的处理如下。请唱:

            第一节(verse)的第一句
            第二节的第一句
            第二节的第二句
            第三节的头两句
            第一节的第三句
            第二节的第四句
            整个第四节

            这种预习方法可能骤眼看来有点烦扰,但却有效,因为它从只学习第一节推展开去:先重复同一乐句而再唱不同的节数,是一个很好的记忆训练;最重要的,它维持活泼有趣。14

            对于某些特别难唱的圣诗曲调,上述的处理方式并未能为会众提供足够的重复学唱机会。在这种程况下,就要把整个学习分成二至三次的预习。一旦他们通过了「学音」的阶段,要真正使这首圣诗成为他们长久的曲目,将会是另一个挑战。惟愿那圣诗是此品类中最好而拥有深度特色者,如此就可用几次预习去学习其歌词与音乐。15



            该文章转载自:圣乐事工(下) 门训音乐事工——二十一世纪之方向 Calvin Johansson 着 伍德贤 译

            我们仅推送有助于敬拜者生命成长以及司琴技巧提升的高品质内容

            请扫一扫关注赞美诗网微信公众号

            wechat-code
            上一篇文章: 二十一世纪之方向——诗篇
            下一篇文章:没有了
            您将会是第一位在这里发表评论的人哦:)
            微信公众号
            客户端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