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文章

      教会音乐作为福音的模拟 教会音乐作为福音的模拟
        规训:通往成熟之途(下) 规训:通往成熟之途(下)
          规训:通往成熟之途(上) 规训:通往成熟之途(上)
            崇拜与音乐的人本化趋势(下) 崇拜与音乐的人本化趋势(下)
              崇拜与音乐的人本化趋势(上) 崇拜与音乐的人本化趋势(上)

            热门文章

            最新文章

            计划崇拜(六)

            发布者: hibiscuspiggy 发布时间:2017-07-13 人气:129 评论(0条) 收藏(0次) 文字大小:[ 默认 小字 大字 ]
            计划崇拜(六)
            以器乐编曲带来融合及多元

            正如前文所讨论到的主题重复与对比,乐器也可用以制造出织体(texture)上的合一(融合)或令人焕然一新的对比(变化)。许多教会的崇拜都设有不同的小组:敬拜队、诗班、风琴师及管弦乐团等——但很多时他们在崇拜的参与是完全毫无关系的。虽然这样的分工有着许多实际的原因——不同的曲目、练习时间的问题、不同的风格——理想的情况就是能够将这些音乐单位聚合在一起,愈频密愈理想,以致在每次崇拜中达至音乐上的调和,并能在音乐事工上拥有共同目标。

            融合。有很多方法都可达至器乐上的融合。诗班可为一首赞美短诗或圣诗唱出附加高音或和音。风琴师可为赞美短诗弹奏简单及延长和弦,带来的织体可比合成器键盘所能提供的更为丰富。敬拜队的节奏小组可以为圣诗加上轻声的伴奏,加强圣诗的节奏感。传道书四章12节提到「三股合成的绳子,不容易折断」,而这个原理亦可应用在崇拜之中——当许多乐手的绳子都编织在一起,结果将会加强了整体的崇拜经验。

            变化。这不是说要所有小组都一直活跃地同时弹奏。事实上,这种没有变化的编曲很快便会令人感到厌倦。相反,要辨认出哪一件乐器或哪一个小组是最适合带领不同的诗歌的,而让主领及伴奏乐器自然流畅地将诗歌首接一首地弹奏出来。例如:在一组共有三首相同音调的诗歌组曲之中,音调已将诗歌连起来了,以致有空间在器乐编曲上作些变化:钢琴可主领第一首诗歌,结他便主领第二首,而风琴可带领第三首。另一个可能性,就是运用清唱来对比连续的器乐织体。即使是同一首歌,也可有不同的配器。例如:敬拜队可带领诗歌的第一及第二节,而第三节就让安静的结他拨弦来带领,而在第四节,敬拜队再次加入,而风琴及小号可奏出附加高音。在此,亦正如在其他部分一样,设计者的想象力及经验都可令崇拜被编排得自然流畅,令人有耳目一新之感,但又不会令敬拜者分心。

            转调

            由一个音调转到另一个音调可令情感得到提升,更重要的是可令流程更加顺畅,天衣无缝地串连起赞美组曲。

            在同一首诗歌中转调,而不是在诗歌与诗歌之间转调。如果是要达至一组天衣无缝的音乐组曲的话,在诗歌与诗歌之间断开了便是很明显的问题了。当然,乐手可在不同音调的诗歌之间转调作过门,这样便不会在音乐上有停顿的时刻,但这样做仍有两件事情在强调两首诗歌的分野:诗歌的过门及音调的改变。不遇,在第一首诗歌期间转调便可令第一首诗歌完结在与第二首诗歌相同的音调,令诗歌的转变点平均地分布在组曲之中(两首连续的诗歌必须是相距不超过一度及第一首诗歌的音域是有利于转调的)。想象一下每次转调及每次过渡到另一首诗歌都是一级阶梯:在诗歌与诗歌之间转调即一次连弹跳两级,但如果在一首诗歌进行期间转调,就是一次只上一级而已。

            计划转调。诗歌的音调在崇拜计划中是很重要的因素;虽不及歌词的功用及诗歌素质那么重要,但当有两首诗歌都合适在崇拜中颂唱,便应选择其中音调较有利于转调的那一首。为此原因,富有经验的崇拜计划者必须要将他或她的曲目中的诗歌的音调及诗歌的音域等都记熟或分门别类,以致可对任何诗歌组合转调的可能性有所掌握。至于那些在正式带领时才决定转调的敬拜队,可能需要在之前确定转调的公式。例如:敬拜队可决定每次转调必定是转到高半度或一度。由结他主导的乐队或会选择转到结他容易弹奏的音调:E,(F),?,A,(B),C或D。如果乐队有小号及色士风,可保持在降号的音调:Eb,F,Gb,Ab,Bb,C,Db。

            令不同程序之间更顺畅

            当崇拜的结构已定好,便可作最后的调节——通常是在练习时——填补任何在不同元素之间剩余下来的空白位置。

            转接。要清楚发展某个特定的部分,可用转接的语句。说话时亦可加上音乐过门。诗歌的前奏与尾句可能需要因应不同元素需要的时间而作出增减。例如:当要转接到一首新诗歌或较难唱的诗歌,便要使用较长的前奏去建立音调、速度及旋律。但在两首大家都耳熟能详的诗歌例如:塔特尔(Carl Tu ttle)的〈和撒那〉(Hosanna)以及穆林斯(Rich Mullins)的〈神啊,祢是我的神〉(O God, You Are My God)之间,便可能不需要使用过门或前奏了。

            除去死寂时刻。我们的注意力应多放在如何除去没有预期的安静或电台称之为「停播寂静」(dead air)的时刻。再没有比以下情况更会打击崇拜的动量了:会众好像要没完没了地等待讲员调较麦克风、领会者努力回想接下来是什么程序、又或是敬拜队正在决定谁人会先开始下一首诗歌等。这并不是纯粹有关动量的问题,这亦会令会众注意了崇拜的运作技巧,而不是崇拜的目的,以及在崇拜群体中制造不安的感觉。

            当然,安静与没有预期的死寂时刻是完全不同的、亦应该是崇拜中常有的元素。有太多教会,尤以现代崇拜风格的为甚,并没有为敬拜者提供空间、让他们去聆听神「微小的声音」。正如麦肯泰尔 (Marilyn Chandler McEntyre) 所说:

            历世教会一直以来都有沿用默想形式、这似乎是告诉我们一些有关于神的知识知是只可在安静中临到我们——是有意识及时间充裕的安静,容让神圣的空间被敞开,让那至圣者进入。如将那安静的空间填满——即使看来是无伤大雅、招呼周到的寒暄问谈,又或是全神贯注地处理永无休止的责任——都会预先排除了与那会在「绝对安静」中说话的圣道亲密地相遇的一些机会。9

            练习转接部分。大部分练习时间应该用以练习转接的部分。要紧记,我们的目的是要协助会众崇拜;复杂的鼓声或色士风热情的接驳句并不会构成或影响崇拜经验,但唐突的停顿、不顺畅的转调以及强差人意的速度便会影响会众的崇拜经验。



            该文章转载自:敬拜Guide Book——现代敬拜带领指南 舒尔 Greg Scheer 著 刘凝慧 译

            我们仅推送有助于敬拜者生命成长以及司琴技巧提升的高品质内容

            请扫一扫关注赞美诗网微信公众号

            wechat-code
            上一篇文章: 计划崇拜(五)
            下一篇文章: 计划崇拜(七)
            您将会是第一位在这里发表评论的人哦:)
            微信公众号
            客户端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