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文章

      二十一世纪之方向——圣诗(上) 二十一世纪之方向——圣诗(上)
        二十一世纪之方向——诗篇 二十一世纪之方向——诗篇
          二十一世纪之方向——诗班 二十一世纪之方向——诗班
            二十一世纪之方向——实践 二十一世纪之方向——实践
              教会音乐作为福音的模拟 教会音乐作为福音的模拟

            热门文章

            最新文章

            教会音乐作为福音的模拟

            发布者: hibiscuspiggy 发布时间:2017-06-14 人气:2527 评论(0条) 收藏(1次) 文字大小:[ 默认 小字 大字 ]
            教会音乐作为福音的模拟
            一、象征(Symbols)

            对象征的需要

            惟独人类才有能力及需要靠象征而活。我们对整个——包括过去及现在——经历层面客观化的需要,使我们成为制造象征的受造物。人类凭直觉以象征编译他们生命中最有意义的事。例如一只结婚指环,不单象征一个婚礼,更象征婚姻生活与婚姻制度。一只指环的意义显然取代其物质的属性。

            人类历史以丰富的象征为饰,是我们身分认知的贮存库。没有了这些象征,我们无法处理定义我们作为人的复合实在。旗帜、十架甚或纳粹党征诉说象征背后刻下的意义,代表着过往的一切,同时亦指示现在未来的方向。象征是一些物件、声音或行动,然而却可以述说完全不同的意义。它具有一股使我们明白其意义又驱动我们有进一步的行动的力量。象征既引发,也激发。                                                                                                                                              

            象征作为隐喻

            象征是个隐喻。也就是说,象征使用熟悉的东西去传达及开启新的理解深度。在以色列古时,树木不是真的拍掌,而溪流也不是真的歌唱。树木「拍掌」与溪水「歌唱」乃是藉着隐喻,让我们从诗篇作者的观点理解大自然对上帝的赞美。不严谨地说,道成肉身的基督自己是终极的隐喻!耶稣成为人,祂成为人的样式,上帝因而可以与我们沟通,开启了任何其他方法都不能达到的了悟层次。世上好些东西如水、火、面包及油被用作解释祂的世界,作为上帝与人中间鸿沟的桥梁之象征。我们在尘世事物中去领悟神圣。水反映上帝内在的清洗及洁净;羔羊指示基督在救赎的地位;白鸽意指着纯洁与和平。此外,教会的洗礼与圣餐礼等教会仪节都是隐喻——内在属灵的恩典其外在可见的象征。

            音乐也是个隐喻,以象征说话,并同时在不同的层面上发出超越其本身的意义。有情感的层面如喜乐、忧愁及渴慕,也有美的层面如优美、高雅及形式。还有的是,音乐可开启多个与语言相对应的意义层面,正如在标题音乐中所见的。其中音乐的动机/乐旨(motifs)及主题(themes)代表着故事人物角色;不同主题的交错运用述说故事。音乐可使我们武装起来,带出热切的爱国情怀,又或使人唤起对母校的怀念。因着受到世上事物的束缚,象征往往是比较明确一点的。音乐却可以提供一个跨脱尘世而达到超越之境,触及生命终极问题的实在层次。

            二、教会音乐作为福音的模拟

            教会音乐是个象征,是福音的模拟,也是福音意义的音乐见证。它不单被动地代表着神圣的,更主动地藉着乐音、节奏及和声带出福音的原则,用音乐具体展现、说明这就是福音。毫无疑问,很少人有这个想法,因为音乐通常被认为是客观而中性的。无论如何,音乐总是发出神学性见证,而那见证有意或无意地/自觉或不自觉地被吸收了。不管我们的意欲如何,教会音乐作为福音的模拟总是发表某种声明。音乐象征性地代表福音的能力对发展门训音乐事工是项重要的考虑。

            「音乐能否作见证?」并不是那大问题,「我们的音乐见证内容会是什么?」才是。我们不应理所当然地认为教会音乐永远是一个正面的信仰确认。有一些音乐象征集(即一首首教会音乐作品)是比另一些代表信仰更好得多、真得多。音乐督导的职责是确保门训事工的音乐其语法蕴含教会的神学。音乐必须受到旋律、和声、节奏、音色及配乐上受实际的神学应用所影响。福音强烈倾向于窄路、艰难的方法及规范的途径,指出需要一种能模拟及象征性地表达这些特点的音乐。完整/正直、真诚、创造力、纯洁、节约及自我否定比炫耀花巧、消遣、平庸乏味、低劣及娱乐性等特征更为适合教会音乐。然而后者却往往是教会音乐实际所采用的!正如一个基督徒的言行与福音的要求不相称羞辱福音,差劲的音乐也如是。

            当代精神的模拟

            对很多人来说,这个对基督教信仰能转译成音乐/福音的象征性的提法,是个明了教会音乐全新的方法。在乐音之外,寻找它们代表的意义显示出一些教会音乐常常是世界的模拟多于福音的模拟。

            教会音乐对非一神论的世界观采取了一个模拟的关系,是因为会众、牧者及音乐工作者没有小心地检视我们现时的音乐、文化、教会文化其间的关系。通常我们都会注目于使教会音乐易于接受及取悦人——就是:流行。在这个普遍漠视最高音乐素质的文化中,为了流行意味着牺牲完整性。有时这是刻意做成的,正如梵蒂冈第二次大公会议后之音乐,大多都是赞同世界的。基督新教的某些宗派也设计一些取悦世人口味的节目,造成作曲素质的低降。当音乐被认为在神学上是中性时,就再无必要使用最好的音乐。反之,我们却专注于不惜代价使教会音乐取悦自我。

            三、对门训音乐事工的一些关注

            道成肉身——有限的包客

            福音某方面部分与文化兼容。若问福音到底是何事,那就是道成肉身。上帝取人样式来到世界。音乐作为反映神学的福音意义模拟,是在人与神之间的张力中运作。要道成肉身,意即音乐不能太艰涩难懂以致不能理解,又或不能太认同世界使之成为毫无廉耻的娱乐。我们要走钢索,建立对位及达致平衡。

            教会音乐应该是上帝与衪儿女关系的一幅象征性图画,以音乐模拟天国降临地上,而世界如何被天国所拥有及引导。描述这过程的最好方法就是看神——人的奥迹为世界与天国的对位。于是,处理教会音乐的过程成为一个对位的过程,在其中属天的可让属地的明了,而属地的被提升到属天的层次。那样,音乐作为福音的模拟,不可只受福音特征的规训,同时亦要顾及受众正确地诠释音乐象征的能力。这并不是看起来那么困难的。在西方文化中有一个人所共有的对音乐普遍的理解,尽管是基本的。诚然,每一群人会有稍稍不同的表达方法,但在这些音乐表达中也可找到那些最适合用来作福音见证的。

            适应文化是音乐作为福音模拟一个必要的部分。我们若相信福音是为每一个人的,则音乐的选取,部分需要基于那些受众明了的。因此,教会音乐需要是个有足够开放度的邀请,以致对普通的听众有意义。如门训事工的音乐与受众的境况全无关系,是不会有好处的。最关键的是我们需要有智慧知道音乐见证在何时已变得扭曲了。换句话说,真正的危险并非教会音乐太属天以致在世上没有价值,反之是太属世以致对建立属天价值无益。会众通常渴想那些取悦他们或那些被证实为滥情的。在适应的问题上这实在走得太远了,因为不取悦众人的音乐对他们并不一定疏离格格不入。

            教会人士自然地以为,与音乐享乐主义相关之事的文化立场,正显示了确实需要一个尝试改正此想法的音乐计划方案,而且是刻不容缓的。音乐作为福音的模拟只能在有限的象征层面上包容文化,即是,所有剥夺福音中规训原则的享乐主义音乐都不应采用。若有问题,教会音乐该或失诸过分规训而已。

            并非受会众喜好的流行音乐类的音乐一样可以适应会众。问题在于可被理解与否而不在受喜爱与否。道成肉身的音乐适应并非一定就是流行福音诗歌。

            完整性

            教会音乐运用一定要有深度。那些缺少深度的象征缺乏完整性。那些有深度地以隐喻表达福音意义的教会音乐,必须健康而没有任何情欲上的联想,同时亦需要有好的艺术特点与素质,其创造性、延缓的满足及审美上的真,展示了象征基督教信仰所需要的特点。肤浅、新异或陈腐则缺乏了应有的水平,反倒羞辱了福音。

            社群的象征

            音乐的象征必须是群体认识接纳的。意即那些象征必须从为群众整体所接受。私有化对基督身体的合一本质来说不能伸张正义。这可能引起一个两难的情况,因为受众是来自各行各业、不同的教育、社会经济阶级,同时他们的音乐能力、属灵成熟及艺术倾向皆各有不同,究竟有没有可能为这样一个多元化的组合找到合适的音乐象征?答案是可以的。因为音乐语言的普遍性,使我们有信心知道真诚完整的教会音乐可以被各人在理性上及感性上理解的。我们按受众在音乐及属灵的平均水平并忠于福音见证的准则,在上述这些限制中适应切合他们的需要。

            教导

            若要音乐象征在普遍处境中被了解,能在这多元文化中达致此方向最好的方法,就是教导信众认识教会音乐的象征性意义。当此类教导成为当务之急时会发生两种情况:第一,会众越趋接近,培育出对信仰有一种共同的音乐表达;第二,音乐工作者可以在牧养教友朝向门徒训练/本分时更有效地施行先知恩赐的服侍。当会众明白教会音乐不光是为喜爱的音乐配上歌词,一个会众、牧者及音乐工作者齐为共同的好处——亦即圣徒成长——效力的门训计划便可实行出来。受圣经规训而又为福音忠实的模拟之教会音乐,是需要在信仰群体中小心培育的。

            牧养音乐职事的导向平衡

            牧养音乐职事知道世界与天国二者的张力,因而支持一个以一足踏足于世界领域内,而另一足站稳于天国领域内的事工。它藉帮助受众变得越来越像上帝的完全形象来肯定他们。牧养工作往往为人最好而努力,并非单单确认他们尘世的肉体渴求。当我们以我们受众的最终好处着想时,我们使用的音乐象征必须富纯正福音特征(在文化的范畴内)。

            如果教会音乐要作为对福音完整的音乐模拟,那么,教会音乐制作需要的门训方法是以牧养一词其完整意义为依归。我们会更清楚知道现在身处何地,明白我们该往何处,然后指引我们事工向应走的方向。


            该文章转载自:圣乐事工(下) 门训音乐事工——二十一世纪之方向 Calvin Johansson 著 伍德贤 译

            我们仅推送有助于敬拜者生命成长以及司琴技巧提升的高品质内容

            请扫一扫关注赞美诗网微信公众号

            wechat-code
            上一篇文章: 基督与赞颂
            下一篇文章: 计划崇拜(一)
            您将会是第一位在这里发表评论的人哦:)
            微信公众号
            客户端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