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文章

      规训:通往成熟之途(下) 规训:通往成熟之途(下)
        规训:通往成熟之途(上) 规训:通往成熟之途(上)
          崇拜与音乐的人本化趋势(下) 崇拜与音乐的人本化趋势(下)
            崇拜与音乐的人本化趋势(上) 崇拜与音乐的人本化趋势(上)
              准备就绪(下) 准备就绪(下)

            热门文章

            最新文章

            建立诗歌曲目库(一)

            发布者: hibiscuspiggy 发布时间:2017-05-18 人气:93 评论(0条) 收藏(0次) 文字大小:[ 默认 小字 大字 ]
            建立诗歌曲目库(一)
            曲目库是神学

            「好了,你负责选择一些节奏明快的赞美诗歌,我就会负责神学部分。」牧者说道。在这一瞬间,很明显地,他与我对于会众的颂唱在灵命培育方画所担当的角色有着完全不同的看法。对他来说,音乐只是讲道这个真正属灵主菜的热身部分而已。对我来说,会众的颂唱是将基督教信仰放在人们的舌头上,好让这信仰能渐渐进入人的心里。

            问题并不在于究竟讲道抑或音乐对灵命的塑造更为重要;重点是要建构一个教会环境,让人可以浸育在文化环境中而获得信仰上的成长。所谓「文化濡化」(enculturation)就是让人的行为可以自然深化,而不是透过学习得来。每天,我们都在不知不觉间被四周许多潜移默化的信息,影响着我们的信念及行为;这些信息通常都比我们从父母、老师及社会直接接收到的信息来得更深刻有力。所以,当青少年导师要求少年人不要与人发生婚前性行为,他或她其实是在抗衡千千万万个那些少年人一直以来从电视及电影吸收了的信息,而那些信息告诉他们相爱的人不论婚姻状况如何,都可发生性行为。

            我们会在大众文化中「接收」一些深入人心的价值,同样地,信仰的价值观亦会在崇拜中被接收。有智慧的牧者及崇拜计划同工不单只会考虑崇拜实时带来的影响,更会考虑到周而复始地透过讲道、音乐及读经所强化的信息是什么。如果崇拜以「教养少年而不会使血压上升」为主题(我就曾亲身经历涡),或许可即时为一些父母提供有用的提示,但如果每周都是进行这种崇拜,所教导的会是什么呢?神的存在是为了你可以平静及成功么?圣经是神圣的自助手册吗?相反,领袖必须将会众看为「一棵栽在溪水旁的树」,所设计的崇拜需要持续地使他们能够慢慢地达致长远的成长。对于音乐传道而言,要达至持续成长的目标,便不单只要专注在每周为讲道主题找寻合适的诗歌,更要经年累月地建立曲目库,以至这曲目库能够有深度及宽度地描绘出一幅有关神及基督徒生命的图画。

            分析曲目库

            为了要明白透过崇拜音乐而潜移默化地绘画出一幅怎样有关神的图画,崇拜计划者必须评估教会现存的曲目库。评估曲目库最有系统及有效益的方法就是将每一首歌根据内容及功能分类,然后分析所得到的结果。以下是各种将诗歌分类的方法,可助你客观地分析教会的曲目库。

            沟通的向度

            在我们颂唱的诗歌中,谁在对谁说话呢?我们也许会自然地假设通常都是敬拜的人向神说话,但这并不是真实的情况。1

            人对人。很多会众诗款的向度都是水平的(人对人),通常彼此劝戒进入敬拜,例如:杜克森(Brian Doerksen)的《来向祂敬拜》(Come,Now Is the Time to Worship)。

            人对神。其他诗歌会是垂直向度的,由崇拜者直接唱给神听。诗歌称主为「祢」而不是「祂」,包括赞美的诗歌,例如;唐蒙恩(Don Moen)的「配得,祢真配得」(Worthy, You Are Worthy)及休斯(Tim Hughes)的《我在这里敬拜》(Here I Am to Worship)。

            神对人。另一个沟通的向度是神启示或神向人说话。在启示的诗歌中,神直接以第一身说话,例如:舒德(Dan Schutte)的《我在这里》(Here I Am,Lord)的正歌歌词,或一般引用经文字眼的歌词。改革宗教会或对这个类别特别注意,因为这正是他们那「启示与回应」的崇拜形式的骨干。

            其他。崇拜诗歌还有其他沟通向度的可能性,例如:人对其他受造物(例如:《万物颂主》,(All Creatures of Our God and King),以及崇拜者在唱颂时对自己说话。不过,后者应是非常罕有的。

            有些诗歌的向度,例如:巴洛赫(Rita Baloche)的《我要来欢呼》(I Will Celebrate)2,不但排除了崇拜聚会的群体,亦将崇拜建基于崇拜者的思想及行动,而不是基督的工作。圣经中虽有这种表达的先例(诗四十二5)3,有些圣诗亦用同样的手法(《我灵镇静》,Be Still, I My Soul),但崇拜计划者如在公众崇拜中选用这种向度的诗歌资源时应小心,亦不应鼓励曲目库中的诗歌偏重这向度。

            崇拜行动

            第二个类别是与崇拜行动有关的,或好像雷恩斯特拿(Ron Rienstra)所说的「客观」的歌曲类别。雷恩斯特拿的意思是,当我们经常在选曲时注重主观的效果(节奏明快的赞美诗歌,或慢而感性的歌等),我们更应关注的是那些诗歌实际上所沟通的信息是什么。他列出的类别包括有庆典、颂赞、认罪/哀诉(lamentation)、救赎、(为宣道)预备、代求/代祷、立志等。4包含类似这个清单上列出的崇拜行动,可有助会众获得健康的属灵饮食,同时亦将崇拜计划者的关注转移,选曲不再是为达到情感上的效果——令参与崇拜的人感觉很开心、很严肃、充满敬畏——而是建立一个曲目库,在属灵上产生影响,带领参与崇拜的人进入认罪、感恩及立志。当然,两者并不是互相排斥的,但达到属灵的影响应是最重要的目标。

            就以上两个类别,我们都可用诗篇作为我们量度崇拜曲目库的参考指引。诗篇是以神为中心,但亦不排斥人的实况。诗篇鼓励群体的表达,但亦不排除使用第一身人称。诗篇当中有充满颂赞的经文,亦有充满哀诉及代求的经文。许多崇拜计划者只专注在节奏明快的赞美诗歌,但诗篇并非如此,生命也亦非如此。

            礼仪功用

            这个类别分析一首诗歌在教会年及每周崇拜程序中发挥着什么功能。每间教会都应该有些诗歌专门在教会节期间使用,例如:复活节期、将临节期及圣诞节期等;以及在每周崇拜聚会不同部分使用,例如:呼召、信经及祝福等。当然,每间教会每年及每周的崇拜设计都会根据其神学及传统有所不同。当教会为了迎合音乐而改变其神学,危机便会出现,例如:在某些例子中,崇拜计划者排除了集体认罪的部分,因为崇拜采用了「欢庆」的曲目;或者教会只唱所有「前来就近耶稣」的诗歌,但完全不唱「出外服事群众」的诗歌。

            诗歌主题

            加阔诗歌主题涵盖的范围,不单只对以讲道或以主题为中心的崇拜很重要,颂唱圣灵的工作、耶稣的复活、信徒的成圣、以及有关布道等的诗歌,更可有助培养信徒对那些命题有更多了解,并更能付诸行动。普兰丁格(Cornelius Plantinga)评估了Word Music出版的一本很受欢迎的诗集《敬拜赞美诗歌集》(Songs for Praise and Worship),指出他发现到(或没有发现到)的主题,可作为我们的参考:

            只有三首诗歌同时提及三一神的三个位格,而没有任何诗歌是与三一神这主题有关的。没有诗歌提及三位一体、或「三」而合一、或神是三位一体这事实。没有任何一首这样做,一首也没有。亦只有很少敬拜赞美的诗歌会为教会、或为圣约、或为圣餐向神献上赞美,亦没有诗歌为浸礼这个公开宣认我们与基督及基督的身体联合的礼仪赞美神。5

            很少基督徒在认知或直觉上明白一些类似三位一体的概念是否很出奇呢?崇拜带领者可善用机会将这些主题放在他们的舌头上及心坎中 。

            使用率

            在实际层面来说,一首诗歌被使用的频密程度不单告诉了我们有哪些主题出现过,更重要的是该些主题出现了多少次 。例如:使用诗集的教会可唱的诗歌有五百首,包含来自教会历史中不同时代信徒可想象到的主题,但很少教会会使用超过其中的一百首诗歌。通常被选用的诗歌都反映了牧者或崇拜计划者的信念;无可避免地,他们经常使用的诗歌亦会同时塑造了会众的信念。将使用诗歌的次数记录下来是很好的做法,可以监察着有没有过度及重复出现的崇拜主题。以经常使用、间中使用、及较少使用的类别来记录诗歌的使用率,可使崇拜计划者在需要作决定时获得有用的资料,例如:决定某首诗歌的熟悉程度,是否可达致会众在崇拜开始时能有信心地颂唱。

            音乐风络

            我们可指出整个基督教崇拜历史是以当代及地方的分枝接枝到历史的大树上的——只有传统,树会枯死;只有当代,树会无根。根据这原则而对曲目库作出分析便可看清楚历史与当代来源的平衡。不过,这些并不是唯一并取得平衡的事情。韦斯特迈耶(Paul Westermeyer)辩说:「音乐的型态所承载的信息并不是抽象的,而是实在「道成肉身」地成为特定民族独有的声音。」但与此同时,「我们需要确保自己不单颂唱个别民族的诗歌,亦需要颂唱一些更广为人知的诗歌。」6在音乐上,要平衡这两方面,即个别教会的独特性,以及在地域上或历史上都能涵盖基督身体的普遍性,就是意味着要一并使用一些对你的本土教会很重要而独特的诗歌——可能甚或是由其中一位会友所剧作的诗歌——以及一些历世历代全球信徒都使用的诗歌,例如:《奇异恩典》(Amazing Grace)、《主,我高举祢的名》(Lord, I Lift Your Name on High)或《我们在上帝的光中向前行》(Siyahamba)等诗歌。

            当然,将教会的曲目作分类并不就像写出来那么简单——许多诗歌在其类别中都有很多功用,有关使用率的资料亦可能难以掌握,而那些评估曲目分类的人,可能会对分类或每首诗歌应如何被编放在不同类别等存有不同意见。纵然如此,我们需要为会众诗歌作尽责的管家,认清崇拜处境及重复元素都是影响崇拜者属灵成长重要的因素。柏奇(Gary Burge)对于牧者在崇拜中所扮演的角色的看法亦正可借用来参考音乐在崇拜中的角色:

            当我饿着肚子走到厨房,通常都拿拿起最能伸手可及的食物。我们心里饥渴,来到崇拜中,我们会吸收那些最垂手可得的形象……当他们(牧者)主持崇拜时,他们就设定样式,在崇拜者的意念中塑造了神的形象。7

            评估诗歌素质

            会众音乐是需要适合于会众颂唱的……会众不很会数算任何时期或风格中那些不规则或很长的休止符,他们并不懂颂唱过分复杂的切分音。约定俗成地,他们并不能唱好没有足够预备的增四度成大七度或类似的音程。他们一般不能唱原本为独唱而写的音乐……崇拜聚合的会众可做到人们在没有练习的情况下做到的事情——以他们能明白的惯用语法唱出音乐结构简单的作品,音乐的结构需合乎乐理,以致那些诗歌对一般人来说是易于记忆的。8

            像我这样的音乐技术员,很清楚知道这种「优质」音乐通常都是颇平儿——是真诚而不花巧的东西,并没有什么可提及之处。「一般」教会并不需要无时无刻尝试唱得很卓越;相反,他们应将对音乐的努力投放在优良、健全、简单及平实的音乐之中。9

            韦斯特迈耶及戴尔(Thomas Day)二人都不约而同地指出一点,就是评估会众诗歌的基准,一定要与评估管弦乐团、流行乐队、独奏家或最受欢迎的电台的音乐有所不同。会众诗歌是一种带有功能的艺术,所有其他艺术的感动,都必须为会众集体声音的技巧及好处而服务。

            该文章转载自:敬拜Guide Book——现代敬拜带领指南 舒尔 Greg Scheer 著 刘凝慧 译

            我们仅推送有助于敬拜者生命成长以及司琴技巧提升的高品质内容

            请扫一扫关注赞美诗网微信公众号

            wechat-code
            上一篇文章: 选民的赞美
            下一篇文章:没有了
            您将会是第一位在这里发表评论的人哦:)
            微信公众号
            客户端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