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文章

      二十一世纪之方向——圣诗(上) 二十一世纪之方向——圣诗(上)
        二十一世纪之方向——诗篇 二十一世纪之方向——诗篇
          二十一世纪之方向——诗班 二十一世纪之方向——诗班
            二十一世纪之方向——实践 二十一世纪之方向——实践
              教会音乐作为福音的模拟 教会音乐作为福音的模拟

            热门文章

            最新文章

            门训音乐事工(下)

            发布者: hibiscuspiggy 发布时间:2017-05-14 人气:584 评论(0条) 收藏(0次) 文字大小:[ 默认 小字 大字 ]
            门训音乐事工(下)
            单音吟诵(Monotonic Recitation)

            有一种几乎无人使用的音乐品类是大部分教会已大多放弃了的——单音吟诵。这是一种简单而不修饰、用一个单音有如读散文一样唱出来的方法。这种有时称为吟唱(cantillation)方式在教会非常有用,因为很多文字如全部的诗篇、颂歌或其他经文,可以不需要经意译以配合特定音乐节拍就可唱出来。

            单音吟诵及其伴奏的形式(例如贵格利及萨伦[Sarum]诗篇颂调)避免了将散文文辞配入节拍及节奏引起的棘手难题。整段可用一个单音唱出来或者唱诗篇时可在一单音颂唱前加一小句起音节(inititum)及一个完结句(cadence)。我们可见例二十一以诗篇141:2上为单音吟诵的例子。



            这简单的吟唱确保人的注意力完全集中于文字的意义。这种把文字与音乐合在一起的方法使聆听者及唱者有时间去反思歌词。我们不会被音乐的美吸引住而使歌词变得多余。唱出文字比读出文字较为慎重而步伐稳定。古谚云:「唱颂是双倍的祷告。」在此最为真确。我们应知道在大部分的基督教历史中,差不多在崇拜里各个项目,包括祷和读经大都是唱出来的,很少读出来的!许多都使用某些吟唱方法。

            单音吟诵是需要所有参予者某程度规训的练习方法。这不是为音乐而音乐的乐种,而是纯粹功用性音乐。这种音乐那简洁纯朴而不骄饰的素质与福音的精神非常相似。它因无「曲调」、无「节奏」、无「拍子」而不太受欢迎。几种我们文化中对音乐所欣赏的,它都欠奉。这正正是它为何在门训音乐事工中那么有用的原委。这种音乐可以帮助我们抗衡文化中享乐主义的潮流,让我们召回归于崇拜正途:不是娱乐而是培育,不是自我放纵的而是有益的,不是无节制的而是整全的。我们可以在这些音乐的简洁、朴素和不复杂中清楚见到基督的十字架。它可以规训教会音乐回到基本,强调单纯,虚心及真诚的谦卑。

            贵格利素歌(Gregorian Chant)

            比单音吟诵更精巧的贵格利素歌实在是一个名副其实的规训教会音乐金矿。素歌是以圣贵格利(c.540-604)命名以示对他的尊敬,因着他对搜集、编纂早期教会颂歌成为可用而易于处理的材料体系的影响。这些素歌(又称单声圣歌)根据风格、礼仪用途及颂唱方法分作多类。虽然很多素歌的承传都因年代久远而模糊不清,我们也不能完全无误地知道其历史,然而依可追溯的证据显示,大部分教会的素歌都是来自希伯来宗源。3贵格利素歌比我们认知的更近似十二门徒、使徒及我们的主耶稣所颂唱的。我们认为素歌具有那种规训的特色去行出使万民作主门徒的圣经训令。

            素歌是一种特别属于教会的音乐,延续至今已近二千年了。虽然梵蒂冈第二次会议强调相关性的决定大幅地削减了素歌,然而这仍是我们时代中可行的音乐形式。事实上,素歌是现今音乐其中一种最好的规训音乐形式。虽然素歌原来为拉丁文而作,但使用本土语言(如英文)颂唱并无不可。

            素歌丰盛的生命力与超越时代的特性,来自其不受制于尘世那常变的兴致或潮流。素歌其存有的核心是属灵,并以超凡出世为导向。它非为优美、美感默观、享受、娱乐或情感的满足而设,与我们所想及的音乐相比,素歌独树一帜,迥然不同。

            素歌对后基督教文化而言是陌生的。这类音乐,尽管与我们世代的价值观脱节不谐协,但却可帮助重整它们,再让之由永恒而非现世掌管,以上帝而非自我为中心。约瑟•薛特勒(Joseph Sittler)为贵格利素歌的失落有如下的哀叹:

            教会往昔的立场满载超越时间与高度客观性——这正是基督徒——上帝关系最精粹的所在。我来到世界前是这样,我离开世界后也是这样。上帝在我生命中的主动工作不会受我主观幻变奇想所影响。

            这正是古老的素歌能为当代基督教的自我扭曲带来一个必要而可闻的平衡。4

            素歌的音乐

            素歌因其有限及谨慎的动态,在旋律上不会过分骄饰。它极其节约地使用音乐原始素材表达了好管家如何使用有限的资源。它的贫乏实在是它的富足;它在旋律上的节约提醒我们上帝如何藉此为我们带来音乐上五饼二鱼的神迹。门徒训练里有限这一带来丰盛的结果。

            中世纪素歌的准确节奏(及旋律)演唱习惯或许因着没有确实纪录而成为一个不能解决的问题。然而,在法国苏理梅(Solesmes)修院的圣本笃会修士在十九及二十世纪间作了很多工作,以与中世崇拜的虔敬精神一致的手法演绎及转译/改编素歌。苏理梅式的用法是以他们的《音乐集》(Paleographie Musicale)为根据的,直至现在被普遍接纳为颂唱贵格利素歌的方法。在他们公开给其他音乐工作者的众多出版中,他们为一致性的演绎下了很多功夫。他们的出版不单包括那些素歌,而且包含如何演绎记谱法。他们转译的乐谱中的音符长度处理,除了少数的例外都倾向于等值。其他的学者则相信贵格利素歌的方形音符不能准确记录长短,一些较节奏性的演绎是可行的。

            虽然我们未能确切肯定素歌错综复杂的节奏,我们根据最佳的研究可知强而稳定驱动的拍子从不是它的特色。这些节奏只不过是文字的抑扬顿错而已,并无有规律地重复的节拍韵律。这种没有节拍的音乐近乎飘逸多于机械式的推动,翱翔多于猛然推动。这种缺乏节奏驱动的特色,带来一种规训的含蓄克制,可与超越时间的永恒同步。因着其常常转变的节奏组合,它没有严格时间规限。这种没有节奏推动、平顺从容的音乐进行使我们瞬间瞥见另一个世界。这种自由浮动的节奏,近似没有时间限制的天国步伐多于受固定时间限制的世界步伐。

            素歌的力量在于它绝不朽坏性、纯洁及诚挚无伪。没有那操控人的目的,为圣洁提供再适合不过的纯真。当代的听众可能最初觉得素歌枯燥乏味而又沉闷,缺少了他们习惯的刺激:既无拍子,也无和声,更少色彩,又无伴奏。其旋律甚至与现今作曲惯用手法完全脱节。不过,假以时日,加上认识及熟悉,听众会发现素歌境界高超,近乎天籁。当我们抛开音乐及宗教上的偏见,这类音乐拥有教人惊叹的清新。平静而安宁,规训却自由,素歌可作个教人信服的音乐媒介,推展恭谨而以上帝为中心的崇拜。此种特别缺乏肉体吸引力的特色使之成为促进信徒全人成熟的上佳音乐工具。

            教会音乐的克制

            一般来说,作曲家往往使用较含蓄克制的风格去描绘属发层面(天堂、美善及德行)多于描绘属世层面(地狱、邪恶及堕落)。在教会开始形成的时期,经常提醒基督徒戒除异教荒宴礼仪、节日那充满肉欲的音乐:一些过度及放纵的音乐。教会的法令及公告经常宁取事物保守的一面。教士们注意到「太讨好」的音乐都是在属灵上不健康的。他们拼命力争不让属世音乐文化的入侵教会。教会音乐是约束限制之一。以早期巴洛克音乐来说,几个不同的音乐风格显示出教会音乐是偏向中庸方面的。教会/堂风格(stylus ecclesiasticus)或第方法(prima prattica)是那些风格保守一些的创作。室乐风格(Stylus cubicularias)包括第二方法(seconda prattica)中一些比较不太激进的作曲元素,如那些适合牧歌、单声部独唱(solo monody)及合奏等的元素。剧院风格(styluw theatralis)是最激进的,包括第二方法中较大胆创新的手法,特别适合舞台演出的风格。

            一直以来,直到最近教会都普遍认为教会音乐必须有界限、受约束及得体庄重。音乐工作者往往选择高雅及有条理者。可是,世俗文化则倾向除掉约束,并确认放纵。这并不是教会选择了一些全无生气、灰暗及没趣味的音乐;反之,教会将音乐的创造性大都规限于一个强调福音的规训、审慎的传统之内。

            今天,最好的作曲家仍继续使用一些较简朴及冷僻/眇远一点的音乐手法,以仿真的方法来代表德行多于代表堕落。例如梅西瑟安(Olivier Messiaen),他的宗教乐曲中不只使用转离传统的作曲法,当他想用来描绘邪恶及罪的时候,更夸大至一个程度「与传统及对称相违背」。5似乎在大自然事物中蕴含着:平静及条理代表着神圣,相反的暴力及失控代表着肉欲。这种克制的原则不可在当代教会音乐中失去。

            三、门训音乐事工

            我们提及任重道远的门训音乐事工,使用规训的音乐作为达致成熟的基本中介,帮助上帝圣徒全人灵性成熟。我们曾在本章第一部分审视过使和声、节奏及旋律规训的一些特征,我们亦就规训音乐举出一些例子。除非我们职事召命里用的音乐,其音乐特点与我们期盼我们会众的成长一致,否则音乐督导的好意大部分会给浪费掉。会众、牧者及音乐工作者必须如早期教父及宗教改革家一样,认识并看待音乐是强而有力的中介。让我们不要以为就世界观而言,音乐在理论上是中性的。我们不应该以悦耳、兴奋、受欢迎、热烈、触动心弦或感官享受作为决定选取音乐的条件优次,我们不得不接受广告商、心理学家、电影作曲家及流行音乐家都知道的:音乐很有力量,它可以影响、驱使、教育及门训我们。耶稣基督的教会需要高瞻远瞩;我们须超越表面的。规训对音乐事工正如其对人生同样都是关键性的。

            从审视人本主义对教会音乐的影响点点滴滴地捜集得来的洞见,使人忧虑不安。虽然过往数不清的好处是由人的创意及巧工而来,我们也看到许多音乐新发展的辩解是自娱令人感叹。这情况在二十世纪发展到极端,往往使崇拜内向。藉着学习哪种音乐特点是以上帝为中心的文化特征(好像中世纪文化及初期教会的信徒情况),我们领略到相同目的音乐原则。门训音乐事工必须帮助广泛的教会重回轨道上来,去使崇拜里所用音乐达致符合圣经标准的平衡。

            如此的事工与活出的信仰有关。投入重理智的神学而离开真实生活,这并非音乐事工的目标。相对来说,音乐事工是个帮助会众去建立能应用于每天真实生活的信仰之方法。这事工是透过由音乐里承袭来的规训,并明智的音乐使用方法,以协助抗衡使教会衰弱的当代主要哲学潮流。

            音乐为履行其正义确当的责任,正如任何先知职事的结果,经常会带来投诉。但敌对的反应并非表示某一事工是错误的。假如音乐工作者明智地去实行,会众有某程度的痛苦是无可避免的。成长往往不是愉快的经历。同时,我们不应为不能取悦所有人而有罪咎感或挫败感,因为可能上帝需要正是这种不愉快的感觉去作为一种催化剂以帮助个人纠正其性情,从而使他的灵命更为成熟。

            以素歌为例,其不流行普及或「不相干」不应吓阻我们考虑使用之。如果我们同意有时会使用这类音乐是因为它有很多规训的特性,我们就可正面地去考虑它的不普及性。若素歌是那样的不受欢迎而致使会众变得不理性地愤怒,这种态度是可好转过来的。帮助信徒认识他们需要一个更像基督的灵,是音乐事工帮助会众在肖似圣子形象上趋于成熟的一小小方法。让我们充塞着令人欢愉的音乐体验不应是教会崇拜的特色。同时,素歌可以促成一个较客观、信心导向的基督徒生命之旅。我们越少倚靠主观感觉,越多学会信靠在圣经中所启示的上帝。素歌这种非个人的客观性帮助我们在达致如此的成长。

            小结

            所有上帝的子民都被呼召作祂的门徒。进一步而言,是规训使人成为门徒。一个门训会众的音乐计划方案的潜力,是与规训音乐的应用及门训的音乐计划方案的实行相称。教会音乐能成为规训音乐是由于它采纳如延缓满足、诚实及完整真诚等艺术元素。当教会音乐使用一些元素使它易于被接纳及平凡庸俗,它就变得没有规训。

            在教会音乐计划方案中受规训的内容是决定性的。属灵健康有如身体健康一样靠赖规训。强健的体格需要在实时或延缓满足中不断挣扎:薯条或焗薯、糖果或蔬菜、不动或运动。我们吃下什么就变作什么。所以我们不能以为崇拜的环节可以设计得能给崇拜者极力渴求之自娱满足——文化带领他们去相信这是与生俱来的权利——却又能培养出健康的基督徒。成熟要求一个崇拜的深度,而根据现今自我肯定的世俗人本主义的音乐形式是不能达到的。我们必须弃绝那摧毁我们想保存之信仰精义的包装崇拜惯例。只有以贯彻一致的一神论去抗衡社会的各种「主义」,加上基督徒门训需要的规训才可使教会成为上帝所命定的。信众之歌必须是一关规训之歌。音乐具体活现基督徒的规训,同时依照上帝真实的心意门训我们。

            注:

            1. Lutheran Book of Worhsip (Minneapolis,Minn. : Augsburg Publishing House,1978), 228.

            2. Deryck Cooke,The Language of Music (London : Oxford University 1962),54.

            3. 参看Eric Werner,The Sacred Bridge (New York: Columbia University,1959)。这是Werner的论点,古代犹太教与基督教在音乐上有明确的联系。新出现的基督教会同时挪用了许多犹太教的音乐原则与习惯,并大量的音乐。亦请参看A.Z. Idelsohn,Jewish Music (New York : Schocken Books,1967),及Suzanne Haik-Vantoura,The Music the Bible Revealed,( 由 Dennis Weber 及 John Wheeler 自法文译成英文,Berkeley,Calif.:BIBAL Press,1991),140.

            4. Joseph Sittler,"Provocations on the Church and the Arts," The Christian Century,19-26 March 1986,293.

            5. Virgil Thomson,"Ethical Content," The Art of Judging Music (Westport,Conn.: Greenwood, 1948),302.

            该文章转载自:圣乐事工(下) 门训音乐事工——二十一世纪之方向 Calvin Johansson 著 伍德贤 译

            我们仅推送有助于敬拜者生命成长以及司琴技巧提升的高品质内容

            请扫一扫关注赞美诗网微信公众号

            wechat-code
            上一篇文章: 门训音乐事工(中)
            下一篇文章: 选民的赞美
            您将会是第一位在这里发表评论的人哦:)
            微信公众号
            客户端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