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文章

      规训:通往成熟之途(下) 规训:通往成熟之途(下)
        规训:通往成熟之途(上) 规训:通往成熟之途(上)
          崇拜与音乐的人本化趋势(下) 崇拜与音乐的人本化趋势(下)
            崇拜与音乐的人本化趋势(上) 崇拜与音乐的人本化趋势(上)
              准备就绪(下) 准备就绪(下)

            热门文章

            最新文章

            门训音乐事工(上)

            发布者: hibiscuspiggy 发布时间:2017-05-09 人气:267 评论(0条) 收藏(0次) 文字大小:[ 默认 小字 大字 ]
            门训音乐事工(上)
            在此章我们以两个相互关联的方法探究「门训音乐事工」这片语。我们会审视那些规训教会音乐和赋予音乐(及音乐事工)潜能成为门训中介的特征。我们也会检视一个以培育信徒成长为目标的门训音乐计划方案之特征。

            一、规训音乐的特征

            教会音乐一如任何其他活动,可以展现超越事物自身意义的特征。音乐可以悲哀、快乐、创新、软弱、乏味、满足、叛逆或富有其他特色,可以是军乐、庄严或舞蹈性,又或能引起听众的爱国情操、乡愁怀旧或学校精神。每当作曲家创作一个作品,同时也是一个宣告。每一个作品的特质都展示一个独特非凡的个人风格。撇开歌词来说,一般音符、节奏及和声的格调所建造的音乐气质,成为我们成熟或不成熟其进程的中介。

            音乐语法影响成熟

            建基于不成熟的乐理概念的音乐,在听众的内里培养相类似的情况。例如较流行乐曲类型音乐的轻浮与平淡乏味音乐特质是相联系的。对于一些教会音乐(那代表着福音的意义)经常有这种特性,影响崇拜者趋于平淡乏味——不单音乐上,也在灵性上。我们吸收的教会音乐,影响我们整全(全人)生命的灵性成熟。正如阅读影响我们整个生命,我们聆听的音乐也同样如是。这并非自然而然的,因为还有很多其他变项同时产生作用;然而我们必须承认成熟的教会音乐是使基督徒成熟的强大力量。

            音乐语汇

            音乐督导必须知道是什么使音乐受规训,以致他们可以作称职的选择。我们一方面认为应该使用规训的音乐,而另一方面又不注意这种音乐选取的尺度是无用的。单单同意成熟的过程需要门训是不足够的!好的意向实在需要有分量的音乐语汇。音乐督导必须有能力及技巧去分析蕴藏于语汇及语法中的意义。除非音乐所表达的是音乐督导本意,否则牧养上的目的不会达到。

            音乐正如所有语言是个文化现象,其意义取决于它所存在的社会架构。对我们来说,西方文化是我们意义指涉广泛的参考依据。东方或非洲的音阶、节奏、旋律、和声与乐器对我们来说都是陌生的。它们的声音效果是在我们经验之外,大部分我们无能力使用。对西方人来说,实在必须长时间浸淫在东方文化中至被同化,才能明白及欣赏东方音乐。

            对那些西方文明领域中人来说,意义是在其推论架构中去理解的。尽管不同的文化有着共同的普遍音乐原则,我们特定的认知是基于支配我们文化之音乐一套独特的音乐参照观点。即使我们对之未必喜欢或同意,然而它们实际在运作,也是我们不能改变的假设。这也不足为奇,实际上,一个没有基本语法的文化语言会因着难于理解而根本永无重要性可言,只不过是胡言乱语而已。因此,我们可以在自己的文化环境中,在某程度上准确地为音乐作出一些可接受的一般论述。一些描述词语可被选定来配合特定的音乐要求。例如,我们形容快的音乐有动力,慢的音乐则较软弱无力。三度音程较七度音程更和谐。协和的音程令人愉快,不协和的则使人烦燥。强劲节拍的音乐让人觉得赶急,相反的则流畅。相似地,当我们论到音乐规训时,是在作前提的西方文化理解范畴之内。

            和声

            一般来说,音乐受规训直至趋于简朴。一些简约稀薄、相当简朴的和声远较一些丰满浓厚的超常浪漫和声、那些夜总会——俱乐部格调、过分甜腻的附加与平行二度、六度、九度、及十三度的和声,或一些理发店(男声)四重唱里平行上升的属七和弦来得更为规训。这类的和声不如规训音乐者那么实在有力。正如严谨、尖锐、直接的远较懒散、甜言蜜语及徒具外表、华而不实的更合用于牧养职事。

            开放的四及五度有如收敛剂一样。我们可以察看《何等奇妙大爱》(What Wondrous Love Is This)的和声效果,在例一中那些严谨的和声。



            留意开放的四度及五度优势,作为基本的简朴处理手法使之成为一个规训的作品。同样的旋律,但不用开放的四度、五度及八度的处理,给人较欠缺鲜明的感觉。例二的和声「较好听」、较「讨好」一些,然而在两个编曲中这是较不规训的。



            另一个例子就是《如今我口所出奥秘的话》(Now,My Tongue,the Mystery Telling)的和声处理。例三使用很多三度和声效果,例四和声则比较纯真简朴,采用一些没有三度、明显地较开放的和弦。





            我们也该这么说:最规范的演绎此诗歌的方法是不加任何的和声,亦即无伴奏,以此方法处理素歌效果最佳。

            让我们将熟悉的《根基何等稳固》(How Firm a Foundation)其曲调Foundation在例五及例六中作比较。注意例五是饱满的四部和声,四个终止/收束,其中两个使用属七和弦(Dominant Seventh)。例六则较「粗略而直接」,更朴实,更坚决。这种不经修饰的直接性为歌词带来极佳的承托。这是一个比较规训的编曲。





            节奏

            节奏为音乐的基础(音乐乃时间的艺术),也需要受规训。我们需要留意在十七世纪及十八世纪初,消除/抚平十六世纪德国圣诗粗犷的节奏的方法现正被重新评价。有研究留意到原作品那些坚强有力的节奏,与那些一个世纪后经稀释减弱、「改良」的均匀四分音符版本相比,是更正宗的音乐表达,更符合宗教改革期的特性。原作通常比较难唱,尤以在开始的时候,但实在是值得下些功夫去依原作处理。原作的节奏赋予圣诗的歌词一个最独特而强有力的风格。宗教改革的精神是充满动力而振奋人心的。《坚固保障歌》是一首战斗的圣咏,而不是一首镇静的圣咏。从诗词上看,1978年版本《路德宗崇拜集》(Lutheran Book of Worship)的翻译清楚表明这一点。1上帝是一个坚固的城堡(保障),但也是我们抵抗敌人的剑和盾,因为我们正在争战中。撒但是我们的敌人,而耶稣基督是我们的得胜之主。我们以「圣灵的军装」来装备,藉主基督而成胜利者。在音乐上,歌词的激奋力量以原作粗犷的节奏表达为最佳。试比较例七与例八,留意前者的稳定保守节奏与后者动力澎湃的处理。





            在教会音乐而言,当节奏用来表达欢乐蹈舞之感时,节奏就不能达致应有的规训。在不否定在崇拜中身体参与的重要性之同时,公平一点来说,节奏的强制力其大,致使身体动作至终会带来分散对歌词(同时对歌词的主体——上帝)的注意。当圣诗的节奏使人不禁要用拍掌、舞蹈、踏步去表达时,我们可能蛮有乐趣,但这些歌曲最终自毁长城。所有过度强烈节奏驱动带来失控的肉体反应之音乐都是自娱的。让「我」有个欢乐好时光,但失却了达致成熟的规训。当重心转移到肉体反应之上时,教会音乐已屈从于幼稚的自我中心。

            以下两首圣诗说明对同一诗词两个不同的处理,第一首(例九)显示一个嬉戏而节奏松散的处理,第二首(例十)是一个节制、却喜乐而富节奏感的规范。





            一般来说,何时节奏引起我们去满足自己的感觉及需要,它就会使我们不能专注于崇拜与建立圣徒的目标。享乐主义成为支配的精神,崇拜者被转内向,至终引致自我的娱乐。

            旋律

            旋律之如何制作,会增加规训的整体印象或展现有所缺欠。使用非自然音阶音(变化/色彩音)修饰的旋律带来甜腻的效果。当大量使用时,这些旋律就失去规训音乐所需的强有力特质。这种色彩半音阶的运用企图毫不费劲就可表情丰富。对音乐内在运作而言,这不过是偶发附件、外表装饰而已。这类轻浮、使人兴奋的处理缺乏了乐曲目的之严谨。即或为许多其他职分再好不过,然而却失效于崇拜。我们可以看看例十一之半音阶处理。



            另一个例子是《小伯利恒歌》。配以熟悉之St. Louis调子(例十二)时,比配以Forest Green调子(例十三)为弱。St. Louis调子的半音阶及很多平行六度使旋律带出Forest Green所没有的甜得过腻的味道。后者是两者中较规训的。





            另一种表现欠缺规训的旋律是极度的内部重复,使音乐个性沉闷、样板。这好像作曲家决意让人一听钟情——就像催眠一样地吸引(即时满足)他,致使其后的重复成为反射或自动。这类音乐、虽然沉闷,却非常易于接近。可惜就是因为太易于接近,流露出一种幼稚或不成熟性格,并以那正正同样的参考架构去塑造崇拜者。请参考例十四。



            留意诗节及副歌都使用两个重复乐句。他们都是将第二句的结尾转变。这分量与种类的转变不是问题所在。对歌曲的创作规训最差劲的处理是里面的附点八分及十六音符,好像在第一小节的及副歌开头的乐旨(motif)。他们的节奏及旋律是重复又重复地出现而没有突破发展。比较第二及三小节和第一小节,同时留意第二、三小节及其后的小节使用相同的处理方法。这样的旋律结构为「陈腔滥调」一词组带来一个新意义!使人成熟的事工所需的音乐规训则欠奉。这旋律肯定可作其他用途,不过却缺少了使人成熟的工具之坚韧。

            另一个极度重复的例子可见于例十五。整首乐曲是以第一、二小节的乐旨来建立的。留意每一小节皆为第一、二小节明显不过的重复或模进(sequence)。每一乐句的终止都是在旋律上相似,而且是从第一小节的乐旨中衍生出来的。这个曲调单调乏味,既不出所料,又令人厌倦。



            这种旋律结构在我们所用的合唱短歌、诗歌、福音诗歌改编曲及圣颂中比比皆是;这是音乐督导需留意的。虽然未必有如上述那些例子那样极端,在教会音乐中,像这类沉闷的旋律实在比我们愿意承认的为多。最好的作品既有足够的旋律变化使它不流于浅薄,又有足够的重复使它不会肢离破碎。那些千篇一律的旋律是差劲的音乐,绝不适用于使人成熟的音乐事工。

            该文章转载自:圣乐事工(下) 门训音乐事工——二十一世纪之方向 Calvin Johansson 著 伍德贤 译

            我们仅推送有助于敬拜者生命成长以及司琴技巧提升的高品质内容

            请扫一扫关注赞美诗网微信公众号

            wechat-code
            上一篇文章: 学习感恩
            下一篇文章: 门训音乐事工(中)
            您将会是第一位在这里发表评论的人哦:)
            微信公众号
            客户端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