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文章

      二十一世纪之方向——诗篇 二十一世纪之方向——诗篇
        二十一世纪之方向——诗班 二十一世纪之方向——诗班
          二十一世纪之方向——实践 二十一世纪之方向——实践
            教会音乐作为福音的模拟 教会音乐作为福音的模拟
              规训:通往成熟之途(下) 规训:通往成熟之途(下)

            热门文章

            最新文章

            准备就绪(中)

            发布者: hibiscuspiggy 发布时间:2017-03-24 人气:1447 评论(0条) 收藏(0次) 文字大小:[ 默认 小字 大字 ]
            准备就绪(中)
            评估领导班底

            教会政治并不是容易掌握的,以最差的情况来说,教会中不同的党派,水火不容,牧者与会众或会互相竞争,各有异象,又或有一小撮人宁可摧毁教台,也要坚持长期斗争。即使是健康的教会,每个故事都有不同角度去诠释,每个决定亦需要平衡众多的需要。我们必须尊重神在我们教会设立的管治权威,而当我们向他们表达新音乐建议时,必须有智慧地表达——灵巧像蛇,纯良像鸽子。

            牧者的异象是什么?如果牧者并不支持在崇拜中作出改变,那改变便注定失败。音乐同工的工作与异象必须同时配合牧者的异象。当然,你需要让牧者知道你的意见,但最终带动长执及会众的异象是由牧者主导的。当大家都明白异象,亦接纳崇拜改变的建议时,你的工作就是要将改变的计划实践出来。

            你亦需要确知牧者在实践异象方面的能力。我曾在一间教会当过崇拜顾问,那教会的牧者认为意见一致比一切都更重要。在这教会里,要意见一致几乎是不可能的。一方面,有一位传道同工对现代敬拜有异象,认为会令渐趋老化的会众得到更新,于是他积极地向年青人、单身人士及教会同工传递这异象。另一方面,音乐传道接受的是古典音乐训练,受任时亦以发展教会的合唱传统为首要任务。牧者并不能或不愿意对教会的敬拜整合出统一的异象。所以,该传道同工与音乐传道的矛盾,以及他们各自的跟随者之间的矛盾日益加剧。事实上,即使事隔十年,该传道同工与音乐传道的职位虽亦分别有人继任,矛盾却依然存在,当中的教训显而易见:如果牧者并不全力支持改变到底,则不要进行任何改变。

            长执支持吗?长执的反应多少也反映了全会众对崇拜改变的反应。要听取他们的意见。如果他们接纳在崇拜中使用现代音乐,但不支持开设一场新的崇拜,要顺从他们的决定。如果他们对你的建议某些方面有所保留,要与他们沟通有关的问题;否则,你亦会被迫要向全会众再次沟通有关的问题。如果你能令长执对于有关崇拜的一个改变感到雀跃,他们每一个都会将那异象传递给他们的配偶、朋友及小组。所以,跟他们之间存有合作友好的关系是很重要的。

            音乐风格的改变会否偏重了某一个特定群体?根据我的经验,通常都是有一小撮喜爱唱歌的弟兄姊妹——青少年、灵恩派或某一「细胞」小组——因经历了一种新的敬拜音乐而感到很有意义,所以积极提倡那种新音乐。这些组别的弟兄姊妹对敬拜热心确是美事,而能够运用他们的魄力,亦是好事,但要小心,不要好像偏重了某一个群体或某一类人,而忽略了其他人。比如说,少年人参加了一次退修,回来后对敬拜充满了热忱,他们问可否在崇拜中唱一些新歌,亦希望可以组成乐队带领唱诗。其他会众或会认为这只是「孩子的玩意」。他们甚至会猜想为什么年青人可以在崇拜中加入他们最喜爱的音乐,而年长的会众要求唱圣诗又不被接纳。总括而言,选择某一群体较喜爱的歌曲的同时,要令全会众都得益才是较健康的做法。

            教会的崇拜历史是怎样的?我曾在一间教会事奉,那儿的两批会众一直都有嫌隙:一批是对宗派忠心的老会友,另一批是来自附近大学区较为外展布道型的会友。有时他们的嫌隙就在崇拜风格中被突显出来,其实这早在六十年代耶稣运动时期便已开始了。在这些情况之下,教会应尽量小心,避免触及旧患。相反,他们应该慢慢继续向前走,发掘新方案,避免再次出现于之前那些崇拜改变中的那种「我们与他们」的思维。

            评估你的动机

            单单评估教会的牧者、长执及会众而不察验你自己的心思意念,并不能反映出最真实的情况。为何你希望为教会的崇拜带来改变?你真的相信一种新的音乐风格会复兴你教会的崇拜吗?抑或你只是希望「人有我有」?有太多教会急着对其崇拜作出改变,带来的害处比好处更多,是的,许多崇拜战争都源自刚硬的心,但有时候矛盾的产生是因为领袖的计划最终并不是为切合会众所致。你的教会可能真的需要新的音乐风格,但若新的音乐风格并不适合你教会的话,你亦必须放手。

            传递异象

            昂查理(Charles Arn)表明任何需要教会作出改变的提议都会遇到五种不同反应的人:「先驱者」(2%)——对改变存着梦想;「早期采纳者」(18%)——他们一接触到良好的概念便会知道:「中期采纳者」(60%)——除非有非常具说服力的原因去作出改变,否则一直保持原状;「后期采纳者」(18%)——十分不情愿地跟随多数人的意见;「死硬不采纳者」(2%)——若有任何改变,便会散播不利谣传或离开。1

            在现实中,不幸的就是大部分敬拜领袖不是先驱者便是早期采纳者,他们很难与中期采纳者沟通甚至去明白他们,然而中期采纳者却占会众的大多数。也许这就是很多时有人尝试在教会引进新的音乐风格,通常都会失败的原因了。昂查理提议到「战争是为中间阵线的人」。如果先驱者能与早期采纳者联成一线,便可慢慢地取得中间阵线的人的认同,在崇拜中尝试有新的表达方式。

            多数人都对改变感到不安,所以他们需要确认改变的价值,以及得到保证在过程中有份参与。许多会友都在教会崇拜中投放了很多感情,他们未必会像先驱者般视创新做法为对圣灵的感动富创意的回应,反而会视之为教会中一小撮人要夺权而已。尤其是当创新的做法令年长及年青两代人互不宽容时,便更是如此,这是引入新的敬拜风格时经常会发生的。

            音乐传道及其他教会领袖可以如何走过如此神圣又充满荆棘之地?

            为改变预备人心

            播种。
            在公开任何计划(甚至是讨论)之前,在会众中非正式地播种是必需的。许多音乐传道与其他教会同工讨论过一个意念,经牧者同意后,便犯下直接进入执行阶段的错误了。即使所有官方渠道都已通报,亦获得批准,长凳上的会众仍会感到好像发生了叛变一样,成为了敬拜的逃亡者。在得到牧者的批准后举办会众的论擅,其实都只是好一点点的做法而已,这样做好像是建立群体共识的良策,但却让异己份子(死硬不采纳者)有平台去播下不信任的种子,亦有机会摇动持中间立场的弟兄姊妹。

            其实,更好的做法就是慢慢建立众人对改变的期望,找出教会不同组别中较开放的弟兄姊妹,花时间单对单解释整个计划,亦聆听他们的回应。就着这些对话,音乐传道可以对创新的计划加以调整,关注到各方弟兄姊妹的疑虑,并与教会内可在不同单位争取支持的人成为盟友。这一种基层网络令会众感到自己有份参与决定,最终使改变可获得广泛会众支持。

            除了要注意以上种种,还有两点是非常重要的。第一,实行任何计划去争取基层对改变的支持,都假设会众是相对地健康的。如果有一小撮人正作长期斗争,又或者会众的意见特别强势或自我中心,根本没有任何沟通的桥梁可令会众达成共识的话,最终音乐传道亦只会成为所有磨擦的中心。第二,那些死硬不采纳者虽然占很少数,他们的声音却可以很大。能够专注于通常是沉默的大多数的需要,而不是声音大的少数人的需要,是很重要的。

            设立试验期。要缓和因崇拜改变而经常会产生的磨擦的另一办法,就是设立试验期。一般人对未知的事物的本能反映就是恐惧,参与崇拜的人也不例外。要消除种族定型或种族歧视,最好的做法就是让人亲身与其他种族人士相处;同样地,在试验期间,参与崇拜的人可亲身经历一种新的敬拜体验,这样便可消除他们对于任何改变的那种自然反应了。

            设立试验期亦可协助会众较易作出决定;他们并不需要作出不能挽回的决定,他们只是决定作出一些尝试而已。例如:教会正在考虑由传统崇拜过渡至揉合崇拜(blended service,或译:共融崇拜,包含有历史性元素,又有现代敬拜的元素),可趁着人数较少及崇拜气氛亦较轻松的夏季期间试验一下新的形式。如果教会的人数已接近礼堂坐位的总数目,可以在某些人数较多的日子——圣诞与复活节——举行两堂崇拜,这样可先尝试在永久开设多一场新崇拜之前,解决一些潜在问题。

            试验期间可收集会众的回应。这些回应是根据崇拜中实际的改变,而不是根据预期的改变而得出的,这样对教会领袖在两方面来说,都是非常宝贵的,一是在实际运作方面(例如:「有敬拜队是好事,但当中有儿童导师参与;可否在他们完成领诗部分才让儿童离开崇拜?」)又或是在教会合一的问题方面(「新的音乐虽然好,但有八个人拿着麦克风站满台中间的位置,令新的音乐与圣诗有很大差距——我们可否将歌手移到一旁?」)。

            允许失败。很多时,要帮助会众转型去使用新的敬拜表达方式,唯一需要的就是要「允许失败」。这不是说领袖期待着改变会失败,或鼓励大家不要作出尝试。相反,如果我们允许失败的话,便会让会众知道他们即使出错也没有大碍。例如:当引进新歌或新风格时,可用一些短句去介绍,比如说:「下一首歌是新歌,当你大概掌握到音乐时,便可尽快加入一起颂唱。」这样,在会众一同学习诗歌的同时,他们会感到互相之间那份信任与包容,这便会使大家对此事的共同理解由「我们失败了」转变成「不错的第一次」。

            假使一部分会众对新引入的敬拜元素都不会太陌生,那是否还需要去协助全会众作出准备呢?是的,因为这样做可去除任何局内人/局外人的想法。有次,有一个年长的女士与我讨论有关年长会友在颂唱敬拜赞美诗歌时遇到的问题。「并不是我们反对改变」,她解释道:「但那些印在程序表的歌词,通常都与大家所唱的有所不同,我们都不知道何时应该重复,或应重复哪句,而全部年青人好像都已很熟悉那些诗歌了,最终,我们都感到就像自己教会中的局外人一样。」

            慢慢地建立。对于要引进改变的人,尤其是引进一种新音乐风格的人,我的最后忠告就是步伐要慢。你的目的并不是要在最短时间内变成最前卫的教会;你的目的是要帮助你的会众以心灵和诚实去敬拜。就让会众在经验新的敬拜方式时获得信心,,然后在此基础上稳定地继续建立。
            该文章转载自:敬拜Guide Book——现代敬拜带领指南 舒尔 Greg Scheer 著 刘凝慧 译

            我们仅推送有助于敬拜者生命成长以及司琴技巧提升的高品质内容

            请扫一扫关注赞美诗网微信公众号

            wechat-code
            上一篇文章: 准备就绪(上)
            下一篇文章: 准备就绪(下)
            您将会是第一位在这里发表评论的人哦:)
            微信公众号
            客户端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