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文章

      二十一世纪之方向——圣诗(上) 二十一世纪之方向——圣诗(上)
        二十一世纪之方向——诗篇 二十一世纪之方向——诗篇
          二十一世纪之方向——诗班 二十一世纪之方向——诗班
            二十一世纪之方向——实践 二十一世纪之方向——实践
              教会音乐作为福音的模拟 教会音乐作为福音的模拟

            热门文章

            最新文章

            十架牺牲与复活

            发布者: hibiscuspiggy 发布时间:2017-01-18 人气:2167 评论(0条) 收藏(0次) 文字大小:[ 默认 小字 大字 ]
            十架牺牲与复活
            主耶稣被钉十字架与复活是基督教信仰的焦点,也是开创新纪元的大事,成为历史的转折点。正如旧约的中心在于出埃及,新约的中心则在主的死与复活。主的被钉与复活是上帝对人类的自我显露的重要行动。没有它们,所有关于上帝的其他认知也不能正确地被了解。

            事实上,基督的死与复活是不能分割的。分开了使两者都无效。保罗宣告「基督照圣经所说:为我们的罪死了。」(林前15:3),但他也说「基督若没有复活,你们的信便是徒然,你们仍在罪里。」(林前15:17)惟有两者一起才能完成上帝主动的救赎行动,虽然将它分拆为较小的单位有助于我们理解及得启发。因此我们将分别地看被钉与复活对音乐工作者有何启示,然后再视之为整体,尝试找出音乐牧养事工的方向。

            十架牺牲

            主十架牺牲标志了道成肉身的完成。耶稣降生为人,也像人同样经历死亡。祂降卑成为婴孩来到世界(道成肉身),被钉死,衪最终

            沉到无人曾达的更渊深之处;祂降至那本来是我们该掉进去的阴间……没有一个垂死的人如祂一样曾预尝地狱。1

            透过耶稣这最后的屈辱,我们看到上帝对人类完全的爱。祂以行动给我们显示衪的爱,这爱是音乐牧者应效法的态度,以牧养上帝所托付他们的人。耶稣在十架上忍受的残酷、羞辱及不公平的谦卑远远超过在圣诞故事所表达的谦卑。同样的,音乐工作者被呼召像基督一般受苦,放弃一切地去爱。靠着主那默不作声,温顺、柔和、忍耐、无怨受苦而谦让的榜样,带着教会的音乐工作者度过失望与沮丧的时刻。

            耶稣的死是无上的牺牲,藉此祂全然承担了人类的罪责。衪对我们的大爱,显示于祂甘愿接受必须的赎罪刑罚以成就救恩。祂所受的苦难无可比拟;祂的心灵、肉体俱苦。祂的痛苦给予我们新生及拯救,这苦难教导我们如何过基督化的生活,无形中指示我们受苦和操练不单是人类的实况,更是达至美善的工具。

            艺术世界对克制的操练是没有例外的,那是通往新领域的途径。虽然某程度上挣扎浮现于作品本身,惟有创作者才充分体验到。就像人类的诞生,阵痛伴随着作品出生。艺术品都是被赋予生命而不只是被制造出来的。这不是说所有艺术的努力都是经从十架之道而来——远不是。然而,在想象上开创新境界又真诚的作品都是大师经过巧手的工艺,努力、艰苦挣扎去反映点滴现实的成果。同样,演出者不是轻率地进行其工作,而是要下苦工练习及钻研音乐。演出者有一定的纪律一一如放弃次一等的东西——去成为伟大的技师及世界伟大作曲家的演绎者。如果他们不把那更「令人愉快的」搁置一旁,专注在音乐跟前学习(这通常会是有点不安,起初在云雾中摸索,当他挣扎去掌握所不知的,然后才渐渐变得清晰。),听众将永远不会知道音乐包含的真理和美感的整全潜质。

            在所有音乐中,教会音乐若是以圣经为基础的,定必受十架所影响。作曲家、演出者及会众都不应试图除去我们主的死亡对他们音乐的影响,因十架映照出平淡乏味及松散的教会音乐固有的自我寻欢症候是极其不正确的。华尔德(Amos Wilder)和劳特励(Erik Routley)均坦白地论及教会和她正常的艺术和神学姿态:

            这是一个基本原则……没有好的艺术是不费力、或唾手可得、或借用、或二手的。一件真正有意义的艺术作品——更何况是属教会的——不只需要有技艺上的教授,更要有严格的属灵操练。2

            教会音乐在创作和实践上有一个危险,就是教会总是转向容易而熟悉的,企图绕过十架的道路带领人到基督那里。3

            十架告诉教会音乐工作者克己自制的操练是需要的——要追求那有价值及优秀的,就要把个人的舒适搁在一旁。多数的维多利亚教会音乐、福音诗歌、宗教摇滚音乐,都是忽略了十架的音乐例子。普遍来说,它们缺少了音乐的「辛辣劲度」,只表达是一些表面肤浅的基督教观念;并没有音乐的角力,没有谦卑的力量。给人的印象只是滥情或(在摇滚音乐中)歇斯底里的放任。创作、传播及使用这些音乐而不作严谨的判断,可以说在提倡幼稚的「基督教」上要负很大的责任。这使人觉得做一个基督徒是不用受苦的,上帝变成供应及满足人类胃口的仆人,在世界上有一定地位与认受性并有舒适的职位——简单来说,上帝旨在来服侍被造之物。这类音乐多是陈腐、重复、沉闷、刺耳、松散、甚至教人恶心的,散发出来是只求安乐椅上的舒适及对流行认受的气息,或虚无主义的混乱,而非十架的纪律。基督同钉十架,我们音乐上需要超越使人安然入睡、流行的吸引、带来混乱或看似美丽、悦耳及富娱乐性。教会需要的音乐是正直诚实的、经训练的、朝气勃勃的,甚至完全的,要求听众在教堂的长椅上「侧耳倾听」,领悟其意思,而非安坐接受娱乐。这些音乐有权要求及挑战崇拜者为信仰辛劳受苦。这样做是在音乐上使人较认识多一点十架的真义。

            复活

            复活是十架受难的高潮,对基督教信仰是如此的重要,所以布恩纳(Emil Brunner)这样说:

            没有复活,所有关于耶稣基督位格奥秘及救赎工作的讨论——其实,全部的基督信仰的宣称——就毫无意义了。然而它们是有意义的,因为祂已复活了。4

            要是耶稣仍在坟墓里,祂就不可能是弥赛亚。死的基督完全不是基督。若祂没有战胜罪及死亡,祂就不可能有祂所宣称的身分。新约的每一卷书都是环绕着复活而构思,并明确地提到基督的复活及这些记载正是已成就之事的认知及理解。最早期纪录的使徒讲道多强调基督的复活。这些充满热情的劝诫成了早期教会讲道的模范。复活使沮丧的门徒重新得力,给他们新的希望,也成为了新约教会的基础。在门徒的见证中,耶稣战胜死亡有着非常突出的地位。每个礼拜的第一天成为庆祝复活的神迹;礼拜日是复活节庆典!他们知道没有主复活这中心,便没有基督教信仰。这是一个主要的教义,需要在这世代重新的强调及重视,不单是为了讲道,而且也为了教会的音乐。

            我们在这里看到一个神迹,其意义深刻超越我们有限的头脑。这复活为脆弱的肉体开启了新生命,是对将来的应许。它拆毁了现在的界限,显示那可能发生的。复活完成了救赎工程。我们的得赎带给我们一个全新的取向,是超乎现世的(虽然现在我们仍被现世所限制),但我们有一异象能给我们对什么不是、什么可能、将来如何有新的洞见。直接一些说,这复活释放了人类的灵性去梦想和刺激想象。十架指导操练的技巧,而复活是指导原创性。为得赎者展开的生命是更新、朝气勃勃、奋兴而有创意的,那该影响他们的整个生活,包括他们的艺术。

            音乐是不受这世界上所看到、品尝到、嗅到或接触到的东西所限制的,在创作的层面上,它具有令人羡慕的地位。复活告诉我们有关永恒、不朽、无穷尽及无边际的事。音乐比其他艺术更自然地处理这些素质,因为音乐是有关天上的、超凡的;诚然是「天上的音乐——天籁」,它不是一种发现之学,像物理学或生物学;它是一种虽在世却作超世的探索——一种被模塑成尝试超越世界的声音化身。人类不停的寻求美丽,甚至从基督徒在复活的主基督内所认识的真正自由和完美中看见一模糊的影像。复活完成了救赎工程,开启了每个人在直觉上、创意上、想像上、独创性及创作精力上新的远景。

            骤眼看来,我们好像绕了一个圈:我们从创造的教义及所蕴含的创造力开始,如今又再次面对面。然而我们并非绕圈,其实是沿着持续发展的轨道进行而已。我们现在有一个新创造,而基督——第二亚当——是那新创造的初熟果子。透过完全的救恩及复活来看艺术,我们要同意布恩纳所说艺术「关系救赎多于创世」。5当然这对好的音乐而言是十分真确的。它带我们更接近那不清楚但真实的感觉——那追求圆满的需要;更接近那与世界的极限,到那除去肉体约束的境界,就像复活所达到的。当然音乐永不能完全做到这点。但它可指出人类需要从现世释放得自由的真理。对创造教义的研究是较多关乎这世界的活动,而复活则较多关乎来世的事。复活为作曲家开拓艺术创作灵感来自未知的世界之可能性——一个直觉、想象的层次,是受新天新地的完美所影响。

            透过复活看到创作恩赐的人可获得某程度的艺术生活。我们从基督的复活可找到创作的泉源及呼召。那是说,在基督内,创意的生活属于我们的。基督会赐给我们新的异象和新的艺术恩赐。但我们要感到需要留心衪对新生命的呼召(甚至在艺术里),看到要这样做的迫切性,并知道复活的生命原意上让我们活得更丰盛而非贫乏。以音乐的不足去反映上帝不仅不对(像在<上帝形象>一章中提过),更有真正的需要充分善用上帝丰富的创意财宝。那就是在复活中我们尽可能把永恒的生命具体化,然而在我们现在肉体的形态里,就有永恒的生命。因此作为基督徒,我们有足够的理由去尽力贴近天国的领域生活——甚至在音乐上。做得不足在音乐上来说,是摒弃了复活。为什么基督在我们面前摆设了丰富的筵席,还要靠吃饼干及干酪过活呢?生命在活的主里、在上帝圣灵里,是无穷创意的想象,是言语未能表达的,所以我们需要转向音乐!

            十架牺牲及复活为基督徒及教会开展了对生命全新的看法。救赎意味着艺术在处理美感方面,将对基督徒有一崭新及特别的意义。在圣灵里的生命——得赎的生命——与琐碎及平庸之事无关。在有关正直、真实、公义及清洁的事上,信徒应追求丰盛及完全。这当然会有弹性,在不同的情况下有不同的考虑。我们不是意图狭隘地为教会找某一种特定的音乐。但在会众的个人及教会文化中,我们努力寻找会达致复活的完美之音乐。因为信徒有新生命,他们最能了解救赎对一般艺术,特别是对音乐的意义。教会的音乐计划,由于是由基督徒所组成,应能作一面擦亮了的镜子,反映救赎的创造力、十架牺牲和复活的创造力、克己自律及无穷想像的创造力。

            教会音乐计划方案是得赎者活动的一部分,应该清楚地反映有神论的世界观。理想地说,教会是上帝对每个人完全的心意都可以实现的地方。救赎恢复我们在上帝面前原本的地位。虽然尚未完全,基督徒已从上帝里得到新的渠道,通过它们,救赎的创造力能够流露。生命的艺术向度经常与教会疏远,是因为很多人不智地裁定真正的赞美、见证音乐表达并不重要,只不过是像其他生命方面一样从上帝所领受的恩典。一个重生得救的基督徒,视生命全部属乎上帝,并知道艺术属于信仰群体,因为它们属于人类,是上帝的创造物,因它们是衪给予我们整全生命的一部分,也因为在艺术里面和透过艺术,丰富我们被造的生命及赞美祂——我们的上帝、君王。6

            教会的音乐计划方案,是个圣经创造意向的缩影,是个让基督徒发现、改进及发挥音乐恩赐的地方。但首先他们要明白及欣赏这些音乐行动的神学向度,使这些行动及恩赐的真正重要性都得聚焦。重生得救的人唱颂并唱得出色是因为他们都有一些值得唱的。宇宙的主宰曾到过世上来,为了罪人死而复活,这比任何东西都更值得唱颂。但首先我们要深切了解才能把全部荣耀归予上帝。会众向上帝的崇拜,是劳苦的初熟果子,是贵重的,并由纯洁神圣无私的爱所引发的。有正直心的音乐工作者不能不勉力而为。

            无论我们是多么想假设教会音乐只是一种娱乐,只是一个单纯中立没有价值的东西,或只是一种美感的满足,十架牺牲及复活给我们展示别识别见。作为新生命的一部分,教会音乐的作曲、表演及欣赏,一定要通过十架之路、受苦之路及操练之路。这样,复活才会在喜乐及欢欣中被显示。被赎者的音乐将有别于世界上的音乐。它将会是一种建基于圣道、坚固地栽植于这世界的实存的音乐,成熟地被天国无尽的想象力及创造力所改变。

            附注:

            1.Brunner, The Christian Doctrine of Creation and Redemption,363.

            2.Amos Wilder, "The Arts as Interpreters of the Modem World," Encounter 28 (Autumn 1967): 306.

            3.Routley, Church Music and Theology, 56.

            4.J. Robert Nelson, "Emil Brunner," in A Handbook of Christian Theologians (ed. Dean G. Peerman and Martin E. Marty; New York: World, 1965), 416-17.

            5.Brunner, The Divine Imperative, 500.

            6.Robert W. Wood, "The Aesthetic-A Forgotten Aspect of the Christian Life," Japan Christian Quarterly 28(January 1962): 36.

            该文章转载自:圣乐事工(上) 音乐与职事——圣经的对位 Calvin Johansson 著 伍德荣 译

            我们仅推送有助于敬拜者生命成长以及司琴技巧提升的高品质内容

            请扫一扫关注赞美诗网微信公众号

            wechat-code
            上一篇文章: 我最欣赏敬拜带领者做这十件事
            下一篇文章: 基督徒的创作
            您将会是第一位在这里发表评论的人哦:)
            微信公众号
            客户端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