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文章

      二十一世纪之方向——圣诗(上) 二十一世纪之方向——圣诗(上)
        二十一世纪之方向——诗篇 二十一世纪之方向——诗篇
          二十一世纪之方向——诗班 二十一世纪之方向——诗班
            二十一世纪之方向——实践 二十一世纪之方向——实践
              教会音乐作为福音的模拟 教会音乐作为福音的模拟

            热门文章

            最新文章

            奥秘与敬畏(下)

            发布者: hibiscuspiggy 发布时间:2016-12-30 人气:1704 评论(0条) 收藏(0次) 文字大小:[ 默认 小字 大字 ]
            奥秘与敬畏(下)
            伟大音乐部分的连续性(我形容为流动)是取决于作品的凝聚力。孤立和不相关的事情在音乐上并不相干。作品应有内在的统一联合,使所有部分相互关联成为有意义的整体。联合是一种有系统的拉力,一种感觉到的性质完全渗透着整个作品以至每一部分,无论多么小,都是相关的。它显示一个整体,是比全部的总和为重要——正如一个人比手、脚、思想、灵魂重要,教会也是比全部会友的数目重要。这联合是扎根于上帝的。全能者同时是一而三的父、子、圣灵,上帝所创造的也显示同样的整全。例如,在人体内的每个单一细胞都是整个人的遗传编制。这「有机的联合(统一体)」是一切伟大艺术的标志。凝聚力是真理的一个标志。

            在这联合内每件作品亦要在不同层面展示变化、多样;如果音乐要有动力,离开主题而转入枝节是需要的。在物质世界,没有什么可以向前推进,除非某处有反动力。一支火箭依预定的飞行路线的相反方向引导其爆发的气体;步行时我们向前移动是跟脚步作用于地面之力的方向相反(如脚没有了继续朝向推动的方向附着摩擦力,我们会滑倒或跌交。)在纯艺术也有类似这相反的普遍原则。不同、对比、张力、不齐整和变化多样很重要。没有两片雪花是完全相同的,没有两棵树是完全一样的,人类也不是理想人类的复制品。上帝以祂的想象力创造宇宙,虽然是一个世界,但没有两样东西是完全一样的——一个活泼、有动力、向前进的创作,缺少了相关的不同(related difference)之张力,就没有艺术可言。当音乐尝试在上帝所创造的普遍原则以外运作——即联合中的不同原则——艺术的效力会被否定,变为一些次等的,甚至可笑的东西。

            作曲技巧亦需要优势原则(the principle of dominance)。有些音乐元素在时间的结构内较其他重要。作曲家采纳一种价值的层级,在其中较重要的特色是要胜过那些没有这样重要的。虽然每部分都有其特别之处,对整体都很重要,但不是每部分都是同样重要。作曲家不单要确保每个音乐组成部分的个别完整性,也要看到每部分对整个音乐表达都有所贡献。一个相似的原则在创造的秩序中可见,因上帝指派亚当、夏娃管理世界,祂则看管自然界及人类。这法规在政府、教会及家庭生活都可见。不是每个人都可以作领袖,也不是每个音符、节奏或和音都可以作为前景。当音乐贴近这优势原则,它展示普遍真理。

            然而,作品中的每一个组成部分都有其内在的价值。这就是说,它不是只依靠整个作品给予的价值而没有其本身的价值。如此其重要性全然是衍生出来的,会令较弱的元素被轻看了甚至看扁了其支持整体的工作。但上帝给予每人在祂面前独特的地位——这地位每个人都不相同,上帝赐予每人个别的价值,重要得祂为这一个生命赐下祂的爱子;既为全世界,也为个人。从上帝怎样看顾麻雀,连我们的头发也数过了,我们知道祂关心每一个人。这独特性——宇宙万有的一部分——是慈爱的上帝赐予的个别性。艺术家关注作品细节的爱心,反映了上帝对祂所创造的世界的关爱。当作品的每一部分都有其个别的价值时,音乐展示真理。

            我们可以继续阐述音乐怎样显示真理,论及秩序和自由、张力和解决、高潮、均衡、对称、节约及其他有关音乐创作过程的事。要注意的是艺术,特别是音乐,当它们参与存在中的普遍原则时,可以证明与普遍的关系。在某种意义上说,艺术是世界秩序的缩影。当艺术有着管理自然生命那真而不变的原则,它显示一种使其有价值的正当与真,并在人心中激起了一种潜在的反应共鸣。不是所有艺术都能达致这样高的水平,然而,有些音乐为了风格上的效果,刻意违反这些原则。在音乐牧养事工上,教会的音乐工作者需要分析能力及直觉,去制定音乐计划方案中所采用的音乐的价值水平。在这过程中去评估某一些作品的真理。

            因此,音乐在正确恰当的内在关系中所展示的艺术美德显示真理,而其真与普遍启示相近。因此伟大艺术并非外围及不重要的。那些认为基督徒的注意力只钉牢于圣道的人,是曲解了圣经。圣经是信心及实践最终的规则,把知识转化为适当的架构,永不应视之为我们可藉以认识上帝途径的全部总和。上帝使我们成为发现者,在发现的过程中,我们更加认识真理。衪以「上帝形象」印记我们,奇妙地装备我们去实现创造上及文化上的训令,以致启示更多上帝的真理。音乐告诉我们更多全能创造者的事。施华德(Calvin Seerveld)引用盖柏(Abraham Kuyper)所说,

            艺术并非系于衣服的繸子,也不是加于生命中的娱乐,而是在我们现今存在的最重要力量。艺术启示了创造的法则,不是科学、政治、宗教生活,甚至圣经的启示可以揭示的。8

            音乐的使命远超于大部分教会音乐工作者的想象。作为寻找永恒奥秘的途径,它是供新发展的一大广阔领域。

            在文字的明确意义之外


            圣经中记录的真理不常是清晰明了的。留意许多圣经译本及不同版本,都在尝试稍微进一步厘清经文的「真正」意思。有许许多多的书本解释某一段经文;而那些伟大的信仰力辩家在一般神学的事上有所争议。圣经被神秘所笼罩的原因是:(1)其主题乃是关于无限的,远超过我们有限的人类;(2)语言的限制使沟通超凡奥秘的事困难。上帝圣道根本上超越文字-象征。语言无疑是最正确的媒介去传递有关上帝的信息,但就是在圣经本身,要陈述的事实有时也被丢在老远的背后,作者采用了诗、歌、故事、比喻等表达方式。通常圣经尝试去说那不能说的,去讲那不能讲的,去解释那远超文本范围的伟大奥秘。语言的精准能力不能保证文字背后的真实能被表达出来。这里音乐能够帮助:(1)凭借着固有的神秘本质,(2)靠着其探讨生命中基本动力的能力;(3)靠着其在音乐上探讨某一主题的真理的能力。

            第一,音乐其本然不明确特性与抽象性给它神秘的素质。作品的神秘超越分析及解释,因为艺术有自己的生命,而生命不容易透露其秘密。详细地分析、思考和探究音乐创作揭示多些关于作品要说的。这对我们有帮助。但要恰当地谈到什么使伟大的音乐在艺术上生动活泼,我们要承认我们不知道。这就是音乐的神秘。我们知道很多关于它的事,如创作、表演及聆听——然而那灵感、眼界、天赋的创作火花,只能以音乐语言表达出来,及在奥秘的境界被认识。在我们的事工上,音乐的神秘特质该被重视,在圣经的纪录需要一些文本本身没有的感性语调、神秘的感觉、栩栩如生的气质之处,上帝给予我们音乐。

            第二,音乐探讨生命的基本动力:张力与释放、挣扎与战胜、活动与静止、声音与寂静、生长与衰退、肯定与否决、生命与死亡等等。9人们在日常生活中经历这些动力,但只是印象模糊地认识它们。作曲家拿取这些动力与生命的真实,把它们放在另一个语境,把它们回赠我们,启发我们。在音乐中,创作的过程反映生命的过程。人们只需聆听好的音乐,注意其挣扎、得胜、静止时刻、张力、高潮、联合及多样。进行中的声音是进行中的生命。它搅动我们内心深处,我们受感动,被送到属天的领域,得到新的异象。

            因此音乐必须被聆听,并了解为一些不单是娱乐我们的悦耳声音,也必须视之为一种认识多些关于我们世界真理——最终属上帝的真理——的认真尝试。

            在处理奥秘、敬畏、爱、接纳、拒斥等的范畴,我们也发现音乐透过它本身有秩序与规范的声音去探讨的范畴。这些与任何明确的神学没有关连,却是相近于普遍启示的含蓄音乐版本。这些奥秘的真理是不能言喻、不能解说、无言而独特。就好像对百思不得其解的事恍然大悟而惊叫:「当然(是这样)啰!」仅作事后诸葛亮,我们永远不会明了从一开始就有使人困惑的难题。当音乐探讨「真在事实之上、之下、周围、后面、其外的真理原素」10就让我们明了多一些上帝的真理、祂的创造,并身处这个堕落的世界,但因着上帝的恩典而能得救赎的意义。

            第三,音乐发掘文本隐藏意思的能力,对教会音乐工作者有许多的实用价值。因为其意义是受文字所限制,甚至圣经也通常从艺术的直觉助力上得益,使之更清楚表达文字所指出的奥秘的神圣实存(divine reality)。关于音乐事工采用的歌词是同样真实的。严格地说,文字并非声乐独唱或合唱作品中最重要的元素。如兰卓(Susanne Langer)所说:「每件(艺术)作品其存在只归从一艺术种类。」音乐「常常淹没了文字及情节(藉此)创作出歌剧、神剧或歌曲。」11我们从最崇高的声乐艺术发现歌词向聆听者传递音乐象征所代表的明确事实。我们便可紧随真理的音乐发展到达更高的水平,这正是作品的主题。了解「快乐颂」的文字,让我们对明白贝多芬在第九交响乐最后一乐章要表达的意思,有更明确的参考架构。在巴赫B小调弥撒曲中的《十架受难》乐章,我们感受到那哀伤悲痛,是因为我们知道歌词是指向基督被钉十架的情境。文字带我们到具体事实上,但音乐本身特有的性质,带我们超越了事实。单是文字「快乐、快乐,我们崇拜」和「祂被钉,死而埋葬」不能在我们内心产生属天的忘我极乐或沮丧绝望的神秘感觉,我们需要音乐,使我们明白及感受到这些事实的真理。我们永不明白音乐怎能做到这些——它仍是奥秘。我们只得感谢它确能做到。

            传递奥秘的感觉


            大卫逊(Archibald Davison)和洛夫莱斯(Austin Lovelace)都认为音乐与宗教其中一个共同点是奥秘,洛夫莱斯说:

            人类的思想不能理解上帝的奇妙;它只能看见从生命的光荣洞穴透进那偶然照耀的闪光。在生命奥秘的可畏范围内,音乐帮助我们去表达那不能表达的。12

            然而,这并不代表崇拜者自动知道和感到上帝的奥秘,虽然以最好及最高层次而言,崇拜应有一种被「教人颤栗敬畏的奥秘」(mysterium tremendum)所胜过、淹没的感觉。在实践上,基督徒在崇拜中应培养一种对全能者的惊服感觉。在教会周刊或讲坛报告中提醒会众:「主在祂的圣殿中:全地的人都当在他面前肃敬静默」是不足够的。基督徒需要完全体认到在崇拜全能上帝时,其中所含的奥秘和敬畏,上帝超越的真理应从内到外、从外到内透彻地被了解及感受。崇拜者「把他们的鞋脱下来」——他们正立于圣地。

            或者我们需要为崇拜的处境恢复其奥秘、寅畏、惊服而实施一些补救的方法。当然音乐不能独自做到,但它能帮助。例如流行音乐是为娱乐、为了即时了解而创作,它没有未知或神秘的感觉,不能表达一些超越的奥秘,而风格的取向是实时及容易的吸收。内森(Walter Nathan)说要引起敬畏是信仰的基础,艺术作品定要对听众有所要求。音乐做到这些能力,全靠其艺术价值及其真,多于不折不扣的奇特或出世的联想。无论我们对巴赫的《圣马太受难圣曲》如何熟悉,它永没有停止传递寅畏及惊叹的感觉。有价值的音乐是那些能在崇拜中帮助培养奥秘气氛的。贝连斯基(Herman Berlinski)说:

            为何需要联系这文章的题目来界定音乐艺术的基本法则?这些基本法则的定义(时间的原则,趋向的满足、曲式)变得必要,因为它们给予音乐超越的价值。13

            寻找能传递神圣奥秘的音乐之时,艺术价值是主要的考虑。

            小结


            作为上帝话语的音乐演绎者,音乐督导直接面对着上帝超越的真理。上帝是神圣的,人类在他面前颤栗。衪是「全然有别于我们」,是永恒的奥秘,我们肃然敬畏祂。这些作事实陈述的概念,指引基督徒往上帝更深之实存的方向。然而音乐为「真」在于反映普遍的艺术原则,在富创意而精巧,在更完全地探讨及称颂、展示、细察照亮神圣的奥秘。在崇拜中,枯燥而有关事实的神学参考架构,可用优美的音乐去演绎成有深度、可感可知的品质。音乐事工需要涵盖可以有效地处理这些类别的音乐。艺术上了无新意的音乐,不能使听众运用智慧及幻想力。那些采用容易及(过分)熟悉的方法的音乐,只创造出完全舒适及满足的情绪,失去了产生敬畏及奇妙感觉的能力。它已失去了其超越的潜能与感情的能力:圣颂及圣诗若是温和甜美、陈腐地多愁善感就是敬畏的破坏者。音乐督导应避免这些表达方式。音乐可以是有趣、与生命相关、个人、可理解的、甚至戏剧性的,但也须是有艺术价值的,以艺术的优雅为基础,音乐捕捉且呈现超越的上帝之真理。音乐将是一道门带领崇拜者到一个领域,使崇拜者进入、更充分掌握上帝奥秘的真理,更完全地明白上帝的神圣。那蒙上面纱(隐藏)而教人颤栗敬畏的奥秘(mysterium tremendum)的流动就在音符中。

            附注

            8. Calvin Seerveld, A Christian Critique of Art and Literature, 29.

            9. Carl Halter对意义、奥秘与真理在God and Man in Music及在“Church Music as Art and Witness," Journal of Church Music 5 (December 1963):2-5中写得特别清楚。

            10. Halter, "Church Music as Art and Witness,"3.

            11. Michael Tippett, 于”A Child of Our Time," in Tle Composer's point of View: Essays on Twentieth-Century Choral Music by Those Who Wrote lt (ed. Robert Stephan Hines; Norman : University of Oklahoma Press,1963),113所引。自括号为Tippett所加。

            12. Austin C. Lovelace and William C. Rice, Music and Worship in the Church (Nashville : Abingdon, 1960), 15.

            13. Berlinski, "Pop, Rock and Sacred,"49.

            该文章转载自:圣乐事工(上) 音乐与职事——圣经的对位 Calvin Johansson 著 伍德荣 译

            我们仅推送有助于敬拜者生命成长以及司琴技巧提升的高品质内容

            请扫一扫关注赞美诗网微信公众号

            wechat-code
            上一篇文章: 音乐教育
            下一篇文章: 会众诗歌的选取(一)
            您将会是第一位在这里发表评论的人哦:)
            微信公众号
            客户端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