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文章

      二十一世纪之方向——圣诗(上) 二十一世纪之方向——圣诗(上)
        二十一世纪之方向——诗篇 二十一世纪之方向——诗篇
          二十一世纪之方向——诗班 二十一世纪之方向——诗班
            二十一世纪之方向——实践 二十一世纪之方向——实践
              教会音乐作为福音的模拟 教会音乐作为福音的模拟

            热门文章

            最新文章

            管家职分(下)

            发布者: hibiscuspiggy 发布时间:2016-12-15 人气:1396 评论(0条) 收藏(0次) 文字大小:[ 默认 小字 大字 ]
            管家职分(下)

            成长——原则(二)


            才干的比喻显示,为健康圣经管家职分观,成长——我们第二个管家职分原则——是必要的。那两个获利的仆人带着赚到的钱回来见主人,他们两人都把主人给他们的增加了一倍。生命中好的管家职分需要把仁慈的上帝赐予的才能及物资倍增。衪不想我们站着不动,我们穿越时间,行走天路,在新的发现中成长及生活持续,是管家职分命令中的一部分。迈向成熟是醒觉及以行动去实践那在上帝里的生命在于达成日益丰盛的生命。邦甘(Heinrich Bornkamm)在他的书The Heart of Reformation Faith中强调这思想。生命是一个旅程、一个过程、一个改变。没有人一出生便是完全成长的。路德说:

            这生命不是现在敬虔,而是变得敬虔;不是现在完全,而是变得完全……不是静止,而是操练。我们尚未,但我们将会;这不是终结,而是过程。10

            成长需要透过某种形式的教育(指最广义的教育)。要经过正统的研究、观察、揭示或经验,是从一种状况到另一种状况永不止息的进展或改变。

            在教会内外音乐都是很普及的活动,也是包括在适当的管家职分之内。在任何文化都可找到音乐,它比其他文化现象更普遍及丰富。在西方世界,音乐遍布每一角落。甚至在崇拜,我们发觉音乐占了百分之三十至五十的时间。生命的管家职分一定要包括音乐的成长的推论是合乎逻辑的。我们不能轻忽音乐成熟这事,否则很多事都出现危机。如教会倡导音乐上的幼稚:迎合、安抚,而非鼓励甚至期望会众在音乐上成长,在神学上最终是错误的。

            上帝给我们的恩赐之一是欣赏音乐的能力,就像其他的恩赐一样,是各人不同的。然而,每个人通常拥有一些与生俱来的音乐才能,作为管家,我们需要在音乐的理解及欣赏中成长。

            当然,欣赏艺术作品的能力对大多数人不是现成的:按照他们个人的容纳能力,需要接受教育。对于任何智力的活动都是一样。11

            音乐工作者负有特别的责任去培养会众对音乐的理解有所增进成长,因为没有成长,音乐事工便会停滞下来,最终导致管家职分的萎缩,不只在音乐方面,也在生命中其他的范畴。维持现状阻碍整个音乐计划方案的发展。于是,音乐变成保姆装置、娱乐附件;使会众永远接受以「音乐奶」来喂养。正如儿童全部教育生涯光在幼儿园里消磨,就永远不能发展他们的潜能;因此上教会者如只在忍受次等的崇拜音乐,音乐上不会找到基督徒生命的丰盛。许多教会未曾认真地对待音乐成长训练此事。他们经常不适当地受培训,使宗教等同了次级的音乐,以致腐蚀了任何在中学阶段或私人课堂中获得的音乐理解和技巧。

            无论如何,如小心地培育会众,他们可在音乐理解上成长的。成长显明于更深而更有意义的崇拜及活的基督徒见证中。音乐指导及会众都应有责任促进音乐的成熟。传授、预备、填饲会众不应只是教牧的工作,上帝子民也需要更热切学习。儿童音乐计划方案应特别受重视,因为儿童阶段最适宜学习音乐及诗学的标准。路德说:

            我不赞同因福音的缘故强烈斥拒所有艺术,以致其消失,如异教者所期望的。我期望所有艺术——特别是音乐——都应用于事奉上帝,那位艺术创造及赐予者。不幸的是这世界忽略了青年人真正的需要,并忘了循正确的途径训练及教育他们的儿女。青年人的福利应是我们首要的关注。12

            因此,从技术立场而言,音乐计划方案应建基于音乐教育理念。这并不是说教会的音乐项目只被视为一个欣赏音乐的工具。基于圣经的教会音乐哲学有十分不同的看法,超越了只欣赏伟大音乐作品的艺术价值本身。第一,音乐欣赏应与会众的能力者有关,而不是其艺术价值是高或低,第二,身为管家我们被呼召去栽培及倍增上帝的恩赐,教会的成员应关心音乐的成长。在教会欣赏的动机,不在音乐或自身,而是更好地尊崇、荣耀创造主,祂将会要求领受恩赐者结账。像杰拿(Derek Kidner)所说的,基督徒在远距离看似美学家,但近距细察下应显示他们为运动员。13

            运动员在某一项运动中克服越多困难的功课,他们发展得越好。他们被要求肌肉做尚未能作的,在不断尝试下,其力量和灵巧得以发展到新的水平。然后订定更高的标准,这循环再开始。音乐上的失误不能刺激音乐成长。会众需要锻练音乐肌肉去成长,克服摆在眼前的困难,到达新的理解高地,从那里循环可以再次开始。

            例如通常,教会会友因着长期使用那些粗劣歌曲或作品而产生依恋,以致漠视对此有关的批评。很多时候,信徒最珍视的记忆是来自教会,特别是教会给予那人生命新的意义。初信者或在成长中的孩子在特定处境中吸收了这些音乐,并与自己的属灵经验联系起来。因此「教会特别容易患上「伤他闷透(sentimental)」的依恋或缅怀,导使我们唤起与音乐不相干的回忆时,将品味暂时中断」14这样的心理支配非常真实,使音乐成长产生困难。基督徒的一个特点是他们该有受教的心,明乎此基督的肢体应该愿意一听较佳的音乐而除去渣滓。

            缺乏谙熟及良好的联系,加上音乐语言上的困难和缺乏坚定不移的决心,常使艺术音乐——特别是二十世纪的——难以与教会的音乐生命持续的结合。但当我们操练我们音乐的才能,努力去理解,我们便成为音乐上的运动员。例如,明显地

            当代音乐要求聆听者主动及广泛的努力。那不是一种容易的音乐。如听众是被动的,耳朵是迟钝的(今天普遍的情况),将永不能欣赏当代的音乐。15

            有价值的当代教会音乐应是音乐表达的普遍方法,但是,若要积极聆听此类音乐,就需要持续的教育计划以扩阔会众的音乐视野。我们要提供环境去显示神学上的洞见,透过旧或新的曲调,旋律和节奏——二十及二十一世纪的创作声音。

            教会的音乐教育需要拥有技巧、灵活聪慧、开放、耐性及成熟的音乐事工。「从人们所在处开始」这说法是好的。问题是我们停留在那里太久了!「从人们所在处开始」实际上变成「停留在人们所在处」,有些教会甚至在流行文化的沉重压力下,变成「从人们所在处倒退下去。」

            音乐欣赏的成长,可以在任何一群会众中产生,只要他们受惠于有秩序、结构、连贯性及广泛理解的音乐教育计划。这可能是漫长的过程,但这是能成事的。

            教会音乐教育


            会众的音乐教育具体细节要视乎会众的文化背景、天赋才智、教会关系、态度及兴趣;然而,有两个通用的方法进行音乐教育。较明显的是透过某种技术上的训练去正面进攻问题。这是自然的方法去训练分级的诗班项目,包括成人诗班及音乐组织,如交响乐团、乐队、手铃队、直笛小组等。会众也可为特定的项目,在崇拜前接受有限度的训练,例如「会众协奏曲」或一首新的诗歌、合唱、或一首崇拜乐章。无论如何,广泛的技术训练,对会众整体而言是不切实际的。

            会众音乐教育的第二个方法是运用贯彻而难度恰当的音乐曲目去充分扩展音乐资源。对会众缺乏正式的音乐训练,我们不需要哀叹,因为有时候那些对音乐上并不老练的人比那些受过专门训练的人更开放及热心学习;却要因文化的影响强烈使人倾向于并接受同业的平庸而哀伤。如会众有开放的态度,持续接触好音乐,会大大提升他们对音乐欣赏的水平。重点在于行动多于说话。「主动地」聆听多于「被动地」听。这是需要一个人

            静静地坐下,聚精会神于音乐。起初是不容易的。事实上,聆听和其他用脑的活动一样使人疲累。16

            作为音乐教育者,音乐牧者应知道价值和喜好是两回事。价值涉及理解与判断,比喜好更重要,后者是关乎爱好及感情。教会的音乐计划方案不应只以口味来评断。然而掌握是在对好的音乐评价的成长过程中发展,音乐指导可以肯定喜爱最终会随着评价而来。

            管家职分的概念给整个音乐计划方案平衡的看法。有些情况下只排练巴赫(Bach)、拜尔特(Byrd)、平克汉(Pinkham)、莫扎特(Mozart)、维多利亚(Victoria)、高大宜(Kodaly)、布拉姆斯(Brahms)、门德尔逊(Mendelssohn)、巴伯(Barber)和佛汉?威廉士(Vaughan Williams)的曲目不只不能增加听众的欣赏兴趣,反令他们抗拒,而使新音乐得不到公平的聆听机会。我们不应觉得每间教会都应达到拜尔特及平克汉的水平。如教会用这曲目而停止在音乐上成长,跟那个使用斯特那(J.Stainer)、桑基(I.Sankey)、彼德逊(J.peterson)、佳特(Bill Gaither)或希斯(M. Hayes)等的曲目而自鸣得意的教会一样要承担拙劣管家职分的罪。虽然上帝没有厘定一个硬性的成功标准来判定我们,但祂关心我们是否尽我们所能并在衪给我们的岗位上和能力范围内成长。在音乐上停滞不前的沉溺是不应存在的。

            另一个在教会欣赏音乐的方法是特定某些时间,无论在崇拜时间、一特别的周中(mid-week)研习或主日学中,只要教会音乐的圣经观点得到清晰说明。我们不能期望会众会自动明白音乐在教会所举行的一切,圣经教导对音乐成长的管家职分,及生命中其他范畴同样重要。唯一途径使会众明白音乐指导所做的是透过解释和教导。如音乐督导有好的理由,基于圣经原则,教会音乐计划方案才有进展。诚然,我们不能强迫别人欣赏音乐,但一开始便要使信徒知道音乐是经过深思熟虑、有祷告承托及被上帝的话语试验的。会众然后方会比先前更明白音乐事工的真正意义。就让音乐工作者成为老师吧!

            在管家职分的指引内工作的教会音乐工作者,远比那些把武断的标准强加于别人的人更适合牧养信徒。音乐督导的成功在于会众的成长,而不在某一特别的音乐演出。不管教会颂唱圣咏曲、十九世纪的福音歌曲或「当代基督教音乐」调子,这都只是开始的基础。会众在成长中见证了福音的命令——回报上帝在祂的孩子身上所投放的。

            对位的管家职分


            管家职分的两个原则是(1)克尽己职,(2)成长。在音乐哲学上若太侧重任何一方都是危险的。另外,在音乐计划中,若全然主观而没有客观的标准是危险的。极端的实用主义者只采用有效成功的音乐,可以按计划完成的音乐——被这些指导者视之为「最好」的音乐。实用主义者不关心这音乐是否有任何客观权威的支持,只是把他们和他们的事工有效地包裹在一个紧紧的主观茧内。无论如何,把这「最好」变成音乐水平的封锁,是误解了基督的比喻,因为第二个原则——成长——被忽略了。

            另一方面,单单关注客观的成长形成心理上的交战。所有努力都未能找到目标;一件工作干得好而得不到满足因未达绝对卓越。会众、合唱/奏团或个人的音乐能力不逮、崇高的希望和美好的异象被粉碎,音乐牧者因此而感到不满、迷惘,甚至苦恼。结果可能是他们放弃尝试。我们需要客观的准则去衡量教会的音乐成长,但客观的标准应是一个指南,而不是一个严厉的监工。

            这两个管家职分的原则要相辅相成才有实效——一个对位的工作关系。原则(1)(克尽己职)倾向主观而音乐则被动。但这对特别关心艺术技巧的客观者是一个必要的对位。另一方面,原则(2)(成长)倾向客观而音乐则积极进取。这对关心口味及现状的主观者是一个必要的对位。

            在音乐的葡萄园里蒙上帝呼召为管家,需要我们和会众(1)竭尽所能去制作教会音乐及(2)培养一个远大的音乐教育计划,当我们操练我们的音乐才能时,这计划帮助我们成长。音乐在上帝伟大的设计中,是一个有用的工具,使我们成为祂想我们成为的样子。

            我们的满足感来自我们深信上帝看重衪子民的努力。当然也有音乐上的回报。但更大的满足是「牧养」的收获,透过慈爱父亲的眼睛,看见人所献上的音乐合唱/奏,有若一位父亲关心的是自己三岁的孩子,因爱他的缘故而给他造的一张生日卡(美丽——尽管不完美)。他看的是孩子的心意,而不是那卡艺术水平的高低。他欣赏那工作动机背后所显示的爱。牧养的音乐工作者受这些管家职分原则的感化,领悟到一个音乐之外更深刻的意义。他们知道上帝是看我们的心。

            附注:


            10. Heinrich Bornkamm, The Heart of Reformation Faith (trans. John W. Doberstein; New York: Harper and Row, 1965), 116.

            11. Russell Coleburt, The Search for Values (New York Sheed and Ward,1960),69.我(本书作者)会更喜欢说充分欣赏艺术作品的能力不是天赋的。

            12. 取自Walter E. Buszin, "Luther's Quotes on Music," Journal of Church Music 13 (October 1971) : 5.

            13. Derek Kidner, The Christian and the Arts (Chicago : Inter-Varsity, 1961), 11.

            14. Robert Stone Tangeman, "Religion and the Arts," part 2,”Music and the Church," Union Seminary Quarterly Review 12 (March 1957):56.

            15. Arthur B. Hunkins, "The Serious Contemporary Composer and the Church Today," Music Ministry 2 (1970) : 13.

            16. Robert Elmore, "The Place of Music in Christian Life,” Christianity Today, 31 January 1964, 8.

            该文章转载自:圣乐事工(上) 音乐与职事——圣经的对位 Calvin Johansson 著 伍德荣 译

            我们仅推送有助于敬拜者生命成长以及司琴技巧提升的高品质内容

            请扫一扫关注赞美诗网微信公众号

            wechat-code
            上一篇文章: 诗班事奉的反省——合唱美育(二)
            下一篇文章: 处理原型材料的个案
            您将会是第一位在这里发表评论的人哦:)
            微信公众号
            客户端
            反馈